不期而爱小说全文阅读_不期而爱泰剧小说完结

TAG标签: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这本小说的名字是《不期而爱》,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贺景承是带着火气出来的,今天的火他总要发出来,他不能怎么样沈清澜,还不能怎么样那个男人吗?离开酒店贺景承给严靳打了一通电话,问人关在什么地方了,听到那边的回答,贺景承才挂了电话。开着车子去了关肖跃的地方。
 
《不期而爱》精彩试读
这几个统一着装的保镖,都是练家子,一个能敌普通的保镖五个。也是隐在暗处的守护者,贺家树大招风,像李怡芸出门,暗处都有保镖。明面上是看不出来的,就像贺景承,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污点,只是他手段高,都隐在了暗处。贺景承立在肖跃对面,摸了根烟叼在嘴里,严靳上来点火,明明灭灭的光闪烁着,映照着贺景承森冷凌冽的目光,他吐了口白雾,云淡风轻的道,“先给他一点教训。”
 
保镖应了一声说是,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软胶条,照准了肖跃身上就抽?
软胶条抽在人身上不会烂,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是会很疼,他们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知道怎么能折磨人,又不会有明显的伤。一下一下的打在肖跃的身上,没有什么响声,只有肖跃痛苦的闷哼声,和因为过于疼痛而颤栗的身体。一直到肖跃昏过去,贺景承都没有叫停,轻蔑的撇了一眼晕过去的肖跃,冰冷的吩咐:“弄醒,继续。”
 
听到贺景承的吩咐,保镖也不敢怠慢,到外面用废弃的铁桶,到河里提了一桶水回来,因为这里已近废弃很久,水龙头早就断水了。小河离废弃的厂房很近,几分钟,保镖就把水提回来,没有任何犹豫,朝肖跃身上就泼了过去,肖跃瞬间被浇醒,拼命的摇头,想要为自己解释一两句。就算要他死,也得给个死的理由吧。千言万语他想说,却没有机会说出口,贺景承根本就不想听他说什么,他不能怎么样沈清依,不能怎么样沈清澜,还不能怎么样他?他的怒火总要有个人来买单。贺景承抬手示意让人继续,保镖拿起软胶条继续往肖跃身上招呼,肖跃瞪着眼睛因为疼痛想要动,椅子腿咣当咣当的响,嘴里一直发出呜呜的声音,他很想说话,可是却又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很煎熬。眼看肖跃又一次要昏过去的时候,贺景承抬手让人停下,肖跃以为贺景承要放了他,原本无光的眸子,重新闪耀着光芒,可是接下了贺景承的话,让他如坠地狱“换种不会晕的方法,继续。”
 
肖跃原本刚燃起的希望想眼眸暗淡下去,变得死气沉沉。这是要他死都死不明白?严靳知道这次贺景承是真的气狠了,才会不顾弄出人命的来教训肖跃。可是,肖跃有艾滋病,本来也活不久,没必要因为他手上沾了脏。没必要。严靳小心翼翼的走到贺景承身边,低声道,“沈清依的心挺狠,找这么个人,不但是要毁了沈清澜,还是要她死呀。”
 
严靳不能直说让贺景承放人,只能用迂回的方式,把这件事的导火索引出来,分担一些贺景承的怒火。贺景承的眉目倏的一沉,快而狠,他故意将火气撒在肖跃身上。就是想要忽略沈清依干的事。说到底,她跟过自己,他不能把她打一顿,只能将火气尽数发泄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身上。贺景承知道严靳的用意,他揉了揉眉心,略显疲惫,最后给严靳丢下话,“以后不要让他出现在我面。”
 
严靳说是,绝对会让他消失在婺城市。黑影里,贺景承丢掉烟头,烟头上的火一闪一闪,照出他那张鬼影般阴沉的脸。离开废旧的炼铁厂,贺景承把车子停在路边,没有回酒店。此时此刻,他不想面对沈清澜,他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感情,什么的表情。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4点钟,他启动车子回老宅,洗漱过后换了一套衣服便去了公司。沈清澜窝在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已经快十点钟,她以为贺景承回来又走了,可是看过卧室之后,才知道贺景承根本就没回来过。想到昨晚的事,她想打电话给贺景承,但是这个想法在脑子里闪过,就被她否决。以贺景承的脾气,要是她去问肖跃的事,恐怕肖跃的处境更糟。她只能想其他办法,她起身离开房间,打车回家,念恩和陈妈没在家,应该是陈妈带念恩出去了,她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衣服,又出了门。没直接去找贺景承,而是打了电话给严靳。严靳是贺景承信任的人,更是贺景承身边的人,他一定知道肖跃的情况。严靳接到沈清澜的电话很意外,自己在报告肖跃被处置的事儿,正在贺景承的办公室,抬起头看了一眼贺景承,但没说,既然沈清澜是把电话打给他,那也就是说,沈清澜可能不想让贺景承知道。严靳也想看看沈清澜打电话找他有什么目的,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告诉贺景承,严靳觉得这样非常可行。就没有和贺景承说,是沈清澜给他打电话。沈清澜约他中午一起吃饭,他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严靳挂断电话,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也是怕贺景承发现端倪,因为他就站在贺景承的办公桌前,怕贺景承会听到。贺景承抬起眼眸就看到,严靳那小心翼翼,一副好像做了贼,怕被人发现的模样,挑了挑唇角,“你干对不起我的事了?”
 
严靳连忙摇头否认道:“我怎么敢。”
 
贺景承将签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撂,不急不缓的道,“干了也别被我发现。”
 
严靳拿过文件,抹了一把冷汗,“我没那胆。”
 
贺景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严靳滚,他今天心情不大好。严靳低着头,退出办公室,站在门口,他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中午,严靳如约来到和沈清澜约好的地点,他到时,沈清澜已经到了,他走过去在沈清澜对面坐下。视线落在沈清澜身上,在她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虽然她用头发挡住了脸,可是依旧能看得出来,那边的脸明显有红印子。这种事情他不会多问。收回视线正了正脸色,“有事情?”
 
严靳问道。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