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满园全章节小说林涛李菊香完结版阅读

TAG标签:春色满园  林涛李菊香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春色满园》是由林上涛哥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节选:苇茜彤会意的把**撅起来,在两座雪丘之间一道惊人的山沟,其中可见柔顺并弯曲的芳草。原来苇茜彤一直有修剪芳草的习惯,但是自从跟我回来之后,在我的要求下她婚前就没再修,今天才结婚的第二天,看来她还没来的及修剪。
 
《春色满园》精彩试读:

像这次十里洼征地,要不是西河制药催的急,也不至于会出人命这种大事。
 
当然,这种事也不能全怪药企,政府和农民都有责任,区别就是谁责任更大的问题。
 
听到韩战西让我直接去十里洼,我问道:“韩主任,十里洼那边现在谁在那里?”
 
“十里洼的村主任,农机站干事程国中和郝景文都在。”
 
听到韩战西这话,我差点骂了娘,特么的出了人命这种大事,乡里的头头们一个个的都成了缩头乌龟,派两个干事过去管个几巴用?
 
嗯,目前的我身份也只是个干事,过去也没有什么几巴用。
 
韩战西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气的我直想摔手机,特么的,这叫什么破几巴事?
 
倒是韦茜彤问了两句后开始开导我:“别发牢骚了,好办的事还能轮得上你?越是困难的事,才能越显出一个人的能力,赶紧穿上衣服过去吧。”
 
让韦茜彤一提醒,我倒是回过味儿来,先前自己的凌云壮志哪里去了?刚遇到一个小挫折就怨天怨地,这可不是应该有的情绪。
 
急忙穿上衣服,推开屋门边往外走边回头叮嘱:“中午我多数回不来了,你要自己不想做饭就去镇上二嫂的饭馆吃,要不然去我爸妈那边吃也行。”
 
韦茜彤催着我赶紧走:“行了、行了,我一个大活人还不知道吃饭?你赶紧去吧,工作方面我可是帮不了你什么。”
 
听到韦茜彤最后一句,我抱过她来狠狠的亲了一句:“谢谢你。”
 
韦茜彤眼里光彩一闪而过,然后推开我:“赶紧去,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骑上我的破电动车,“风驰电掣”的向十里洼奔去。
 
十里洼是卅里铺乡一片荒芜的盐碱地和沼泽,前几年附近的村子有几个人承包了几块地搞特色养殖,听说有野鸡、大雁什么的。
 
西河制药来到这里考察后,对于十里洼的整体环境还算满意,最后拍板落户卅里铺乡。
 
但事情麻烦就麻烦这几家养殖户上,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打听到了西河制药划定的地基范围,头天晚上硬是在西河制药划定的范围内建了两个野鸡棚。
 
也怪当初这几家养殖户当初和乡里签定合同的时候,合同书里面没有划定标准的范围。
 
当时也没想到卅里铺这种穷乡僻壤能迎来西河制药这种大财神,并且十洼那种鬼地方除了有两条河流,其他是一片盐碱沼泽地,根本种不出庄稼来,谁知道今天却成了个香饽饽。
 
我一路骑着电动车冲到十里洼,远远的就听到有人争吵,好像正闹的不可开交。
 
等我冲进去之后,才发现在人群分成两派正在对峙,一边是几十个十里洼的村民,手里拿着木棍、粪叉等东西。
 
另一边是乡镇的几个拆迁员,旁边还有两个生面孔,几人前面是一台推土机,程国中和郝景文也在其中。
 
看样子一言不合推土机就要横推过去,这可是要出人命的。
 
我急忙丢下电动车跑过去:“大家都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慢慢说,千万别动手。”
 
十里洼人群里面有人叫道:“小山,你怎么来了?”
 
我回头一看,可正好,那个人是我妗子的大哥,按辈份来说我要叫他大舅。
 
“大舅,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我叫大舅,十里洼的众人脸色都缓和下来,毕竟在村里,人们对于亲戚关系还是非常看重的。
 
说起来,我这个妗子的大哥和我还有点交情,我刚考上公务员分到乡镇上那年,他家在乡镇上读中学的小儿子被几个坏小子欺负,正好被我看到。
 
把那几个坏小子教训了一顿后,我联系了学校的老师,让老师多照顾照顾那个孩子。
 
因为这个事大舅对我很是感激,这几年在乡里没什么成绩,但每次在我舅家碰到这个大舅时,他却没有和别人那样瞧不起我,反而对我很是关心,一直说如果在十里洼碰到什么事一定去找他。
 
但是因为我这两年一直没混出什么模样,从来也没有下过村,也就没和这个大舅打过交道,没想到今天还真碰到了。
 
我急忙安抚住这些人,因为有大舅帮忙劝阻,十里洼的人终于停下手,但棍棒、粪叉什么的可没丢下。
 
这时程国中冲我叫道:“吕弘山,你不是在休假吗?跑过来干嘛?”
 
我走过去对程国中说道:“刚才办公室韩主任打电话让我过来,我也没办法啊。”
 
这个事就是个烫手的热山芋,谁也不想沾,果然程国中听到我是韩战西派过来的,立时问道:“韩主任没说我们……”
 
话没说完他的手机就响起来:“韩主任,我是程国中……哦……,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程国中眼中闪过一丝嘲弄之色,然后对我说道:“韩主任让我和景文回去准备今年冬天农田水利的计划报告,这里就辛苦你了。”
 
不等我说什么,程国中和郝景文匆匆的骑上电动车一溜烟的跑掉了。
 
这两个人跑掉后,现场拆迁队这边就剩下除了我之外的七个人,其中两个明显是外乡人,可能是西河制药派来的。
 
回头看看十里洼那边的几十个人,我头皮一阵发麻,就算那边有我的亲戚在,但真要冲突起来谁还管你是谁的亲戚啊?
 
我转头问拆迁队的队长:“我听说刚才有人伤亡,人呢?”
 
拆迁队的人其实是乡里雇用合同工,说白了都是临时工,但这些临时工可都有背景,而且都是各村的二流子,没一个好鸟儿。
 
队长是乡驻地卅里铺村的叫马大胡子,这厮四十多岁的年纪,留着满脸的络腮胡子:“没死,那小子被推土机撞折了几根骨头,被人送去医院了。”
 
没死人就好,我长出了口气,急忙给田正桂打过电话去报告,联系医院那边救治当然得他大乡长出面。
 
然后我走到十里洼那边,对这些人说道:“拆迁的事不着急,大家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咱们慢慢商量,大家看好不好?”
 
因为有大舅帮忙劝阻,十里洼这些人总算不那么激动,然后提出第一个要求就是刚才受伤的那个人的医药费要乡里全部负责。
 
这个好办,我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回头让马大胡子先把推土机开走。
 
马大胡子犹豫了一下,虽然他们是拿钱办事,可先前和乡里签的有合同,规定的时限内必须把这片鸡棚鸭舍拆了,要不然他们连钱都拿不着。
 
因为对方叫骂了一句后就挂了电话,我一下没听出是谁来,而且这个声音十分陌生,肯定不是我认识的人。
 
但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对方怎么一口就叫出了我的名字呢?
 
算了,只要不是单位有事就行,我一把把苇茜彤从我身上拽下来,反手把她摁到沙发上。
 
苇茜彤会意的把**撅起来,在两座雪丘之间一道惊人的山沟,其中可见柔顺并弯曲的芳草。
 
原来苇茜彤一直有修剪芳草的习惯,但是自从跟我回来之后,在我的要求下她婚前就没再修,今天才结婚的第二天,看来她还没来的及修剪。
 
我毫不怜惜的挥剑杀入,来回抽送之间根本没考虑她的感受,只是想狠狠的发泄,把胸口的那股怒气发泄出来。
 
中午我和苇茜彤都没力气再做饭,甚至连出门都懒得出去。
 
这种地方外卖连想都别想了,我五肢无力的躺在床上,苇茜彤像猫一样的蜷缩在我的旁边。
 
“刚才你和田正桂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出乎意外,苇茜彤先问的却是我工作上的问题。
 
想到十里洼的难题,我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我也是没有头绪,看现在的情况如果不提高补偿款十里洼的村民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但是要想提高补偿款乡里早就提了,哪里还会轮到我说?”
 
苇茜彤把手放到我的额头来回揉着:“别皱眉头,眉头皱多了会长皱纹,就不帅了。”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