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妻难缠》小说免费阅读《尸妻难缠》最新章节阅读

TAG标签:尸妻难缠  陈平安小九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尸妻难缠》是兰陵书生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齐酒鬼道:“憋宝人是不同于常人,可还没到无所不知的地步。”作为一个憋宝人,齐酒鬼对于宝是非常渴望的,通过之前的认知我也能感觉出来,可这一次我却觉得他有点怪。我看着他,问道:“你是憋宝人,难道就不对河神的尸体和分水剑感兴趣?”
 
《尸妻难缠》精彩试读:

宛如一个植物人,什么都做不了。
 
倒是眼睛和耳朵还好使,能看到事物,也能听到声音。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推开,走进来几个人,还在说着什么。
 
除了齐酒鬼和刘老先生的声音,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
 
声音清脆悦耳,只是很冷漠,听着就让人觉得不太好相处。
 
几个人来到床前,才发现我已经醒了。
 
齐酒鬼舒了一口气,咧嘴说道:“我的大少爷啊,你总算是醒了,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我张张嘴,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行了行了,你先老实躺着,我请了大夫给你看病。”
 
这时候,我才看到刚才那道悦耳声音的主人,也就是齐酒鬼请来的大夫。
 
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
 
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可能也就正在上高中的年纪。
 
女孩长得清秀漂亮,身上随穿着普通的农家衣衫,却一点也不像农村出来的女孩,肤色雪白,气质如兰,一看就是城市里的富家女。
 
只不过美丽的脸上没有半点笑容,那一对漂亮的眼睛更是冷漠,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齐酒鬼很客气,给她让出路来。
 
“大姑娘,请。”
 
女孩没带什么医疗工具,走上前瞥了我一眼,也没问是怎么回事,就直接给我下了结论。
 
“他中毒了!”
 
刘老先生沉声问道:“中毒?怎么会中毒?”
 
女孩眉角一挑,有些不悦地回道:“我怎会知道。”
 
齐酒鬼打个哈哈:“哈哈,大姑娘,我瞧着他也像是中了毒,而我请你过来,就是让你给解毒,还请你能及时出方解毒,免得耽误了。”
 
“你掀开他的衣服,看看心口是不是有些黑线。”女孩又道。
 
齐酒鬼愣了一下,也没多言,按照她所说的做了。
 
掀开我的衣服,看了一眼。
 
“有!和蜘蛛网一样的黑线!”
 
女孩看都不看,转身往外走去了,一边走一边说:“这个毒我解不了。”
 
齐酒鬼拦住她。
 
“还有你们药门解不了的毒?”
 
女孩回道:“这毒不单纯是毒,而是一种阴阳邪法所致,要解此毒,必须先破了邪法,这需用特殊的秘法,你恐怕给不出足够的报酬。另外能下得了这种毒的人,肯定非常人,我虽不知道其中的恩怨情仇,但不想为此得罪那人。”
 
她说完,越过齐酒鬼去,直接往外门走去,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
 
咔嚓!
 
门已经被推开了。
 
这时候,齐酒鬼用低沉的声音说了句:“你救他,无论用什么办法!我给你一颗鲛人珠。”
 
此话一出,本来决绝要走的女孩,猛地停了下来。
 
她慢慢转过身来,脸上浮现出一种激动的神情,声音竟变得沙哑。
 
“鲛人珠?真的?”
 
齐酒鬼点头:“我还能骗你一个小辈。”
 
停顿一会儿,又舒了口气,继续道:“我知道你下过宝帖,寻鲛人珠,甚至以自己作为代价来换取,虽不知道到底做什么用,但想来对你很重要。”
 
女孩很快冷静下来,道:“好,我答应了,但我要先看到鲛人珠。”
 
“不行,先救人。”齐酒鬼又保证道。
 
“好!”
 
女孩似乎很想要鲛人珠,无论齐酒鬼说什么,她都答应下来。
 
对她来说这是唯一得到鲛人珠的希望,只要有可能,就会去尝试,哪怕冒着被齐酒鬼骗的风险。
 
接着,她从口袋掏出一个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这里面有一枚药丸,让他吃了,能暂时压制毒性。一天之后,我会带着药回来,帮他解毒,到时候请你准备好我要的东西,若是你真敢骗我,会有你承受不住的后果。”
 
“还有,对他来说,最致命的不是毒,而是身上被下的邪法。这种邪法以‘死人血’为引,又通过极重的尸邪之气入体,为的是要操控他。门口的那些尸体便是导火索,你们赶紧处理了吧。另外要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免得被施法之人察觉,直接要了他的命,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他。”
 
齐酒鬼心思缜密,当即反问了一句:“你知道这种邪法?”
 
“药门有记载,此法乃是《死人经》上的邪法,名为‘牵魂引’。”
 
听到这话,齐酒鬼脸色微变,似乎是在忌惮什么,也不说话了。
 
“施展此法的人,肯定早就盯上这小子了,毕竟死人血至少种进体内一天才会生效,而且还弄来这么多尸体,绝对是准备充分。”
 
女孩沉声说了句,又好奇地问道。
 
“都说憋宝人喜欢独来独往,除了从小培养自己的传承人,不会与人交好徒留牵绊,如今我倒是好奇,你这酒鬼为何愿意如此帮这小子?,莫不是也认为他和这汶水河里的那件东西有关系,想通过他图谋那物?”
 
当时,刘老先生先变了脸色,看向齐酒鬼,有些防备起来。
 
齐酒鬼随口回了句:“他要是能知道那物件,我早拿到手躲起来了。”河神已死?
 
分水剑成了无主之物?
 
我听齐酒鬼的语气十分沉重,却不明白他话里面的意思。
 
河神死了,我还能听懂一点,可这风水剑是什么,我就不知晓了。
 
“河神死了?分水剑又是什么?”
 
齐酒鬼道:“分水剑可是宝,黄河的大宝!至于河神死没死,我也不知道,反正外面都这么传。”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若河神真的死了,那很可能是小九所为。
 
她说过的,要平了汶水河,难不成她真的强大到连河神都能杀了?
 
齐酒鬼虽不像刘老先生这般敬畏河神,可他也从未谈过河神之事,说明他心里面是有顾忌的。
 
若真是如此,那他就算见到小九,知道她是宝,恐怕也抓不住。
 
我心中想着这些事,而齐酒鬼在一旁盯着我,见我不说话,便又问道:“咋了,你想啥呢,怎么不说话?”
 
“啊啊。”我回过神来,随口道:“没什么,我就在想,河神真的是死了吗,那为什么汶水河没有动静呢?”
 
齐酒鬼说:“正因为汶水河没动静,才说明是有问题。”
 
“啥意思?”
 
“你想啊,这几天发生这么多的事,河神石像被毁、水里不知怎的出来那么多尸体、各方势力的人都汇聚在此,要是河神还在的话,它岂能这么安稳。”
 
我惊道:“这么说,河神真死了?”
 
“不知道。”说罢,他反问我:“这事可是和那个女人有关系,听闻是她那晚镇了汶水河之后,才出现了问题。你和她有关系,难道就不知道任何消息吗?”
 
他这么问,不排除打探消息的目的。
 
“这我哪里清楚,天天和你在一起,我知道的你不都知道嘛。”我也回答的滴水不露。
 
“唉,你这话就算我相信,别的人也不信,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想法设法地对付你了。”
 
齐酒鬼见套不出什么话来,也不多问了,直接告诉我其中的缘由。
 
“成为了一方河神,自是已经得道,身具灵性,就算是死了,其尸体也是绝世大宝,妙用无穷,谁人不想得到呢?另外我说的分水剑,是比河神尸体还要珍贵的宝贝,能够分水定河、变更河道流向等等,有了这东西,就能控制住整条汶水河。曾有传言,得分水剑者为河神,这话的真假可能有出入,但分水剑这玩意儿在憋宝人的榜上也是排名靠前的,堪称是无价之宝。这次汶水河的分水剑恐怕会搅起腥风血雨。”
 
一番说明解释之后,他看着我,阴阳怪气地说道。
 
“娃子,你若是真知道这方面的线索,也和我说一声,咱两去得了宝,利益共享,也不枉我花费一颗鲛人珠救你。”
 
这倒不是我不说,而是我真的不清楚。
 
如今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还满肚子疑惑呢。
 
随即就反驳了一句:“我没线索!你不是憋宝人吗,不是能眼看六路耳听八方的,还能看到宝发光,怎么现在不行了?”
 
齐酒鬼道:“憋宝人是不同于常人,可还没到无所不知的地步。”
 
作为一个憋宝人,齐酒鬼对于宝是非常渴望的,通过之前的认知我也能感觉出来,可这一次我却觉得他有点怪。
 
我看着他,问道:“你是憋宝人,难道就不对河神的尸体和分水剑感兴趣?”
 
“感兴趣呀。”齐酒鬼点头。
 
“那你不去找,不去想办法抢?”
 
“人太多了,想来别的憋宝人也会来,再说那些东西太扎眼,万一真被我得了,那我就成了众矢之的了,倒还不如保命要紧。”
 
这样解释也没有错,完全说得通。
 
可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你一点也不心动?这不对吧,你还想瞒着我?”
 
齐酒鬼为人爽快,倒也不隐瞒,直接说道:“嘿嘿,你也能猜得到,那什么河神的尸体和分水剑,的确是大宝,要是以前的话,我绝对也是拿出全身的力气去争夺一番,可现在不一样了,我盯上了更大的宝,而那个宝呀别人还都不知道。”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