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妻难缠全本小说_尸妻难缠陈平安小九完结免费阅读

TAG标签:尸妻难缠  陈平安小九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推荐精彩小说《尸妻难缠》本文讲述了陈平安小九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今天晚上这人出现的太突兀了,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谁能想到这家伙就这么在我家里等着了。齐酒鬼一口一口的灌着酒,我看出他脸上的凝重,便询问了一句。“齐师傅,刚才那个…是人吗?”他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是吧。”“那他说自己是死人?”
 
《尸妻难缠》精彩试读:

刘老先生也的确是准备充分,走进去我才看清,树林里差不多全是跟着他的捞尸人,几乎把这片树林给围起来了。
 
堪称是“包围式”的保护。
 
我一来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我身上,如今我也算是镇上的名人,很多人都认识我。
 
走到刘老先生那边,便看到了孙瞎子的尸体。
 
被人用一根线扣着脖子,另一端挂在树上,腰上围着一条黑色的绸子,手上和腿上都绑着一根红色的线,上面还挂了铃铛。
 
那晚上我见的他时候,身上并没有这些,是有人又对尸体动了手脚。
 
而在挂着他的槐树上,的确写了几个大字:陈平安可动。
 
血红色的大字,像是用刷子蘸着红漆涂上去的。
 
刘老先生道:“平安,情况你都了解了吧,孙瞎子的尸体不能一直在这里挂着,必须尽快处理了,旁人一动尸体就出问题,只能是你来。”
 
“我明白。”
 
说完,我向旁边的刘强喊了句:“强哥,把你的手电筒借我用一下呗。”
 
刘强把手电筒扔过来,我走到旁边,用灯光照着孙瞎子的尸体。
 
在灯光的照射下,旁边的刘老先生等人,脚下都映着自己的影子,唯有孙瞎子还是没有影子。
 
“还没影子…”我嘟囔了一句。
 
齐酒鬼有些不耐烦了,扯着嗓子喊道:“行了行了,就别看了,既然只有你能放下来,快把瞎子放下来,找个地方安葬了吧,别在这里耗着了。”
 
“对,快放下来吧。”刘老先生也附和。
 
我点头,将手电筒重新扔给刘强,走到孙瞎子尸体下面,小心翼翼地碰了它一下,并没有什么问题。
 
一切正常。
 
我的胆子也大了,抱住他的腿,慢慢往上举了一下,同时开始喊道。
 
“来帮把手,把上面的线挑下来。”
 
齐酒鬼找了根枝条,把挂着脖子的线挑下来,如此我才将尸体放了下来。
 
随后,我又把他身上的黑绸子和红线全都解下来,嘴里还嘟囔着:“这穿红戴绿的,搞什么名堂呀。”
 
“看他这个样子,倒像是一种特殊的祭祀秘法,或许你之前中毒昏倒,也和这里有关系,毕竟你身上的引子‘死人血’是他的。”
 
齐酒鬼一句话,倒是点醒了我。
 
“那…我把尸体放下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齐酒鬼乐了,道:“呵呵,现在怕了,刚才不是挺能耐吗?”
 
“我也没想到…”
 
“好了,就别担心了,要真是对你有影响,你现在就不能好好的在这里说话了。而且孙瞎子的尸体早没发现、晚没发现,偏偏这个时候被发现了,还特意留了你的名字,我感觉是那人故意为之,似乎是在告诉你,关于你的一切他都知道。”
 
我还是不放心:“他废了这么大劲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齐酒鬼摇头,然后又说了一个蹩脚的理由:“说不定他知道药门的大姑娘插手了,被吓跑了呢。”
 
这样的理由我自然是不相信的,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把孙瞎子的尸体处理了一番,刘老先生就派人将他抬回去,准备连夜找地方安葬了,还特意派了十个人护送我们回家。
 
没有发生意外,我忐忑不安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
 
捞尸人把我们送到家门口,客套几句便回去了,并没有进家。
 
齐酒鬼和我走到屋门口,一拍大腿,喊道:“忘了,家里的酒没了,你先回去吧,我去村头小卖部赊瓶酒回来。”
 
“啥?我家床下那几箱酒,都被你喝光了?”
 
“嘿嘿,那么点酒,你还好意思说呀,早就没了。”
 
他留下一句话,一溜烟儿跑了,生怕我再怪他。
 
对于一个酒鬼,嗜酒如命,我不理解,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摇头无语。
 
我开门进屋,也不自觉地舒了一口气,这次出去安然回来了,确实是意料之外。
 
正准备到床上躺下好好休息一会儿呢,却猛地一下子停下来。
 
刚才我隐隐看到,家里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
 
齐酒鬼回来,我也算有了依仗,心里放松不少。
 
至于那面具人,在听了齐酒鬼的话后,却没有半点回应。
 
他只是稍稍停顿了片刻,便继续往前走去,推开门离开。
 
我和齐酒鬼死死盯着盯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拦,直到他走出屋。
 
“喂,阁下既然露面,就不打算报上姓名吗?”
 
“无名!”我一边走着一边回了句。
 
我听到齐酒鬼嘴里嘟囔了一句:“装什么?还无名!”
 
这话当然不能被面具人听到。
 
明面上,齐酒鬼则对他大声喊道:“阁下是捞尸人吧?否则不可能懂得‘河神泣血’这等捞尸之法。”
 
“算是吧。”
 
“那你施展了此等禁法,为何还可安然无恙?”
 
面具人因为这句话停了下来,站在大门口那儿,静静地过了将近半分钟,他才回答。
 
“‘河神泣血是’一门要命的禁法,可我本就是死人,又怎能再死一次?死亡…对我没有意义的。”
 
留下这句话,他便离开了。
 
我们没有阻拦,也不敢阻拦。
 
待了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冷静下来。
 
今天晚上这人出现的太突兀了,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谁能想到这家伙就这么在我家里等着了。
 
齐酒鬼一口一口的灌着酒,我看出他脸上的凝重,便询问了一句。
 
“齐师傅,刚才那个…是人吗?”
 
他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是吧。”
 
“那他说自己是死人?”
 
齐酒鬼没再答话,可能他心里面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沉默了一会儿,他走到我面前,认真地说道:“刚才那家伙很可怕,如果真动起手来、斗了法,我也没有胜算。”
 
话锋一转,又问:“他来找你,是为了什么?不是要对你下手吗?”
 
我回道:“我也不知道,他开始问我分水剑的下落,后来又抓着我的头,好像要读取我的记忆,不过似乎失败了,说什么我也是修行之人,体内有灵气。”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