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冰夜尹亦浠小说_宫冰夜尹亦浠全文免费

TAG标签:宫冰夜尹亦浠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宠妻无度哑妻有喜了》,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宫冰夜尹亦浠小说精选:“没关系,我今天不忙,不着急。”声音清朗,带着一贯的笑意。“……我还是去看一下。”不多时,佣人来到主卧前敲门,试探着叫了声“夫人”。尹亦浠伸手在床头柜上敲击几下,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即匆匆起床洗漱。
 
《宠妻无度哑妻有喜了》精彩试读:

他摇摇头,嘟囔着“错了错了”,又回头去找门边的尹亦浠。
 
“妈妈!”他张开手臂,一把抱住尹亦浠的小腿。
 
尹亦浠低头看着自己两岁多的儿子,心里柔软得不像话。
 
——为什么不睡觉?
 
她在睿睿面前蹲下来,比了几个简单的手势。
 
“麻麻房间里‘嘭’的一声,好响好响,我就醒了。”睿睿揉揉眼睛,绘声绘色的向她描述刚才的情况。
 
门外照顾孩子的保姆继续解释:“小少爷被吵醒了,非要过来找您,我怎么哄都哄不住,只好跟他过来。”
 
说着,又对宫冰夜和尹亦浠分别道了歉。
 
尹亦浠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心想睿睿听到的声音应该是她刚才在浴室里摔倒,不小心撞倒了旁边置物柜发出来的。
 
她和宫冰夜的卧室与婴儿房紧邻,声音肯定不会小。
 
而且有一次她和宫冰夜因为旧事闹得不可开交,而且可能她当时的模样太狼狈,所以睿睿下意识把她当成了受害者,以后每当听到卧室传出大动静,总要跑过来“救”她。
 
包括现在,睿睿肉呼呼的小手还攥着她的小指不松开,睡意朦胧的眼睛里写满紧张。
 
尹亦浠心中酸涩,愧疚又心疼。
 
小孩子是最敏感的,她和宫冰夜关系漠然,因为她不能说话,在外人面前或者可以稍作掩饰,却瞒不住孩子。
 
也许正因为感受不到父母之间的爱,所以睿睿才会整日害怕他们吵架吧。
 
尹亦浠的眼睫颤了颤,用力扯出个笑容,抱起睿睿准备哄他去睡觉。
 
可刚刚站起身,肩膀处便传来钝痛,似乎是摔倒时扭伤了,同时小腿也隐隐作痛。
 
见她忽然僵住不动,睿睿歪着脑袋问:“妈妈,你怎么了?”
 
尹亦浠笑着摇摇头,忍着疼痛继续向前走,身体却紧绷着。
 
卧室中只剩下宫冰夜一个人,他望着尹亦浠的背影,几不可察的皱了下眉,目光深邃。
 
正值暮春时节,阳光熹微,缥缈的几缕云层缓缓浮动,柔和的光线透进房间,将沉睡中的尹亦浠唤醒。
 
掀开被子坐起来,揉着眼睛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主卧。尹亦浠微微偏过头,神色略显茫然。
 
昨天夜里睿睿被吵醒,又害怕她和宫冰夜吵架,所以一直拉着她不准她走,她也答应了,缩在睿睿的小床上准备陪他一夜,可是怎么一觉醒来会回到主卧?
 
她看向身侧,那里空空如也,显然宫冰夜已经上班去了。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响动,似乎是开门的声音,然后便响起断断续续的对话声。
 
“徐医生……夫人还没起……”
 
“没关系,我今天不忙,不着急。”声音清朗,带着一贯的笑意。
 
“……我还是去看一下。”
 
不多时,佣人来到主卧前敲门,试探着叫了声“夫人”。
 
尹亦浠伸手在床头柜上敲击几下,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即匆匆起床洗漱。
 
昨天的摔伤经过一夜时间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愈发酸痛,洗澡时她看到自己的膝盖上有两块青紫,不小心碰到就是钻心的疼。
 
不过徐医生还等在外面,她不好意思磨蹭太久,忍着疼痛飞快擦净身子,换上衣服后便快步走出卧室。
 
这位徐医生名叫徐子良,是她的主治医生。
 
当时她因为怀孕,被尹腾设计嫁进宫家,登记过后宫家才发现她无法发声,虽然愤懑不已却也没有办法,只好四处寻找专业权威的医生,希望通过积极治疗能让她恢复正常。
 
初见徐子良时,她不免惊讶。
 
原以为顶着“专业”“权威”这种名号的医生要么是慈祥可亲的老者,要么是梳着地中海头型的中年男人,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徐医生居然是个年轻男人。
 
而且他对待医学虽然认真严谨,性格却并不严肃,会在察觉到她紧张时开几句玩笑活跃气氛,或者朝她眨眼微笑。
 
不过父母去世后,她就很少笑了,再加上他是宫家找来的医生,似乎和宫冰夜的关系也不错,所以她对他客气有礼,但并不觉得亲近,只想着病情缓解后就会成为无关的人。
 
可是整整两年过去,她的情况并没有任何好转,徐子良便也继续定期为她做检查和治疗。
 
但算一下时间,今天应该不是检查的日子。
 
疑惑间,已经走进客厅,尹亦浠快速整理好表情,对正靠在沙发上喝咖啡玩手机的男人微微颔首。
 
见他没有反应,只得无奈走近一步,倾身扣了下桌子。
 
徐子良这才反应过来,仰起头看向她,笑眯眯的说:“你来了?坐这儿,我给你做检查。”
 
他没解释检查时间为什么提前,尹亦浠知道自己表达困难,便也没问,只像往常一样听话配合。
 
医疗箱中的物品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尹亦浠再熟悉不过,按照他的要求微抬起下巴,张开口……
 
“咽部之前的肿胀已经消失,上次你在医院做的喉镜结果也出来了,声带没有任何问题。”
 
检查结束后,徐子良整理好医疗箱,摘下乳胶手套,重新坐回沙发上。
 
尹亦浠闻言点点头,然后嘴唇开口几次,抬手摇了摇。
 
徐子良会意,扁着嘴无奈道:“之前的检查结果没错,你失声原因是大脑神经受到刺激,与躯体方面无关,所以外用药物也没用……想要重新获得声音,只能靠你自己。”
 
言下之意,如果她足够幸运,或者能够战胜过往的魔魇,失去的声音才会重新归来。
 
同样的话已经说了两年,未来或许还要更久。尹亦浠苦笑着垂下头,沉浸在熟悉的失望之中。
 
徐子良任务完成,告辞离开,出门后还没等上车,就接到宫冰夜的电话。
 
“去了?”宫冰夜刚结束早会,此时正站在落地窗前,从顶层俯视脚下的城市。
 
徐子良转头望了眼身后的独栋别墅,眼中泛起促狭的笑意:“一大清早把我赶过来,你那小妻子还没起床呢,害我白等了半天,你说怎么办吧?”
 
他嬉皮笑脸惯了,话也多,与宫冰夜简直是两个极端。
 
宫冰夜选择性忽略多余的部分,继续问道:“结果?”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