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狂农全章节小说-楚易陆琴全文阅读

TAG标签:护花狂农  楚易陆琴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护花狂农》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泡饭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楚易陆琴,讲述了:按风俗在王家吃了午饭,又呆到了吉时三点时,楚易才将新娘牵进了轿子里头。她的手心且是汗,手也特别的白晰细腻,握起来的时候软软的,特别的舒服。牵的时候,楚易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的紧张。如果不是自己的丈母娘和岳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楚易都要怀疑新娘子是不是别人假扮的了。
 
《护花狂农》精彩试读:

自身的元气,是储存在丹田之中,从别人或者其他生物身上吸收来的气是存在气海之中。
 
气,可以是一种武器,是一种无形的武器,也是一种有形的武器。
 
这也是天运门最独特的武器,也是天运门这种独特的炼气功法,导致了天运门被各派围攻,最终覆灭。
 
楚易看了一眼,发现陆琴小腹的地方还盘踞着病气,而且颜色很深。这,就是她病症所在。
 
除了小腹之外,他还在陆琴的肝部和肺部发现了病气。也就是说,那些东西转移到了这两个地方。
 
再认真些看的话,这些气与她头顶的死气之间有一些细细连接在一起。
 
考虑之后,楚易还是打算先吸收死气。
 
因为,只要没有死气,哪怕是病气再多,理论上都不会死亡的。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楚易立马使用御气术调动了丹田中的元气,一股暧流就从他的腹部流到了他的右手。
 
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的右手蔓延出去,来到了陆琴的头部,然后包裹住了一团黑色的死气,然后那股力量快速的回到了楚易的身体之中,经过了气海时,那些死气就留了下来,而元气则是回到了楚易的丹田之中。
 
“损耗这么大?”楚易有些惊讶,元气出去一趟,竟然少了一半的量。
 
他体内的元气本身就不多,刚才已经将所有的元气调动出去了。要是再来一趟,怕是楚易的丹田一点元气都不剩了。
 
那样的话,对楚易可是很大的影响的。
 
“看来,还得尽快开始修炼啊。”楚易嘀咕了一句,再次看了一眼陆琴的头顶。
 
黑色的死气少了一小半,也淡了一些。
 
这样的结果,让楚易松了一口气。
 
至少,近十天之内,陆琴不会死了。有了这十天时间,足够楚易找到一个元气充足的地方温养陆琴,让自己吸收更多的元气来吸收她的死气了。
 
陆琴还在睡觉,楚易并没有打扰她,离开了房间之后,楚易立马用手机申请了一下贷款。
 
没有贷多,三万,用来办一场婚礼肯定是够了。
 
借来了摩托车,楚易带上了陆明,去镇里取了钱,置办结婚用的东西。陆明问了钱的来路,楚易是说跟同学借的,便搪塞了过去。
 
然后,楚易和陆明就往返在村里和镇上,跑了七八趟,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回到家里。
 
因为太晚了,楚易就没有出去寻找元气充沛地方,而是回到房间盘腿坐下,准备开始吸收元气。
 
结果他发现,不管怎么如何转运《天运诀》,都无法吸收到一丝元气。最后,实在困的受不了,他便睡着了。
 
睡着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又进入了天运宝印的空间里。在这里面修炼,可以吸收到元气。
 
第二天醒来时,楚易发现自己的丹田里的元气增加了一些。
 
于是,他又偿试了一下修炼《天运诀》,发现果然不能吸收元气。又忙了一天,晚上睡觉时,他果然又进入了天运宝印的空间里面了。
 
如此,楚易明白过来,他这《天运诀》是睡觉的时候自动修炼的,根本不用他拼命苦修。
 
虽说是懒人的最爱,但是进步却比较缓慢,毕竟楚易不可能什么也不干,光睡觉。
 
今天便是第三天了,楚易早起之后,就换上了喜服,十点多的时候就和陆家人抬着轿子去王军家接亲了。
 
贡岩村不大,除了陆家楚易也没有什么亲戚,哪怕是陆家的人全出席了,也没有多少人的。
 
加上大家都知道楚易为什么会娶王家的疯丫头,就更加冷清了。
 
按风俗在王家吃了午饭,又呆到了吉时三点时,楚易才将新娘牵进了轿子里头。
 
她的手心且是汗,手也特别的白晰细腻,握起来的时候软软的,特别的舒服。牵的时候,楚易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的紧张。
 
如果不是自己的丈母娘和岳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楚易都要怀疑新娘子是不是别人假扮的了。
 
将新娘子接回去之后,陆家这边按风俗给他们拜了堂。
 
今天的陆琴穿着一件红色的喜服,画了妆,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病人。她坐在高堂位上,笑盈盈的看着穿着喜服的楚易,还有和他一道牵着绵团的新娘子。
 
走完流程,便是喜宴。
 
楚易在喜宴上面就花了两万,可以说是非常丰盛,所以气氛也热闹了起来。
 
陆琴拉着楚易挨桌敬酒,大有托孤的意思。
 
楚易自然没有少被灌酒,散场时,已经有些晕乎了。余下的事情,陆家人会帮忙操持,也不需要他这个新郎官操心了。他只要把大门一关,洞房花烛就行了。
 
送完了宾客之后,楚易关上了大门,准备回去看一看陆琴。
 
刚一回头,就发现陆琴站在他的身后。
 
“姐……”
 
“叫我陆琴,我不喜欢听你叫我姐姐,你知道的。”陆琴走到楚易面前,伸出手来,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
 
“你偷喝酒了?”楚易看了一眼陆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他以前很少叫陆琴姐姐,都是直接叫名字的。从她病了之后,楚易才改的口。
 
“嗯,喝了……那这么多瓶。”说着,陆琴笑嘻嘻的伸出了两个指头。
 
“胡闹,你不知道你的身体吗,怎么能喝酒。”楚易一下着急了起来,他这几天都在使用御气术将陆琴身上的死气吸收走。喝了酒,怕会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出现。
 
“我怎么就不能胡闹了,我都要死了。在我死之前,胡闹一下怎么了。我喜欢的人,今天结婚了,我不能胡闹吗?”说着,陆琴一下子扑进了楚易的怀中,用拳头砸着楚易的胸口。
 
楚易的泪水一下子就滚落了下来。
 
她,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原本,他以为,陆琴哪怕到了死亡的时候,都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
 
“那你还要怎么胡闹,我陪你。”楚易抹着陆琴的泪水,无比心疼的问了一句。
 
“不行!”楚易掏了掏被陆琴的气息哈的有些痒的耳朵。
 
“为什么不能满足我,我都快死了,这可是我十多想的梦想,做梦的时候经常那么想。”说着,陆琴的耳红和脖子都一片绯红。
 
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其他因素。
 
楚易的脸也十分发烫,觉得刚刚陆琴的想法有些不能接受。
 
虽说他和陆琴不是亲姐弟,但也不能那样啊!
 
“有我在,你死不了,这辈子都死不了。”楚易将陆琴横抱了起来,准备送回她房间去,然后接着吸收她的死气。
 
“骗人,你骗人。”陆琴砸着楚易的肩膀,泪如雨下。
 
不过楚易不为所动,他将陆琴抱回到了床上。她的房间,就在楚易新房的隔壁。毕竟,他要照顾陆琴,怕她有什么紧急情况。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