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女领导全文章节_丁浩吴楠笙免费阅读

TAG标签:私房女领导  丁浩吴楠笙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私房女领导》这部小说是上开中写的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现代短篇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王月娥拽着田芬的左手不放,把右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放,如同熊掌一样大手往田芬手上一拍,牢牢地把持住,热情地询问:“小田啊,你可算出来啦,礼送出了啊?!”“嗯。”田芬点了点头,送礼总归不是什么好事,王姐说的这么大声也不怕被人听见。
 
《私房女领导》精彩试读:

正得意洋洋的片刻,王月娥眼尖地发现田芬从编辑室走了出来,面带微笑,精气神都不同了,视线往田芬那两只空荡荡的手上一打,连礼都收了?
 
等田芬走到楼梯口,王月娥挪动的肥胖的身体提前迎了上去,转角的地方把田芬吓了一跳,趁着田芬一个愣神的当刻,王月娥几个飞步就带着肥肉堆到了小姑娘的身前,田芬的小手就被重力往前一拉,就像是遇到了黑洞一般直接被吸了过去。
 
王月娥拽着田芬的左手不放,把右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放,如同熊掌一样大手往田芬手上一拍,牢牢地把持住,热情地询问:“小田啊,你可算出来啦,礼送出了啊?!”
 
“嗯。”田芬点了点头,送礼总归不是什么好事,王姐说的这么大声也不怕被人听见。
 
“哎,你看你跟你关系多好,他还好意思收你的东西。”王月娥眯着眼,胖脸都嘟囔着:“这也太不应该的。”
 
“不,不是丁哥收的。”田芬慌忙地摇头,替丁浩辩解起来:“那些东西,丁哥没收。”
 
“没收啊,那你的这东西都?”王月娥脸上笑得更灿然了,眼睛盯着田芬,眼角撇指编辑室,没见着丁浩的身影,压低声音:“是不是帮你带给林处长啦?”
 
田芬想了想,丁哥好像是这么说的,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果然丁浩身后站的是林处长。
 
要是不知道丁浩和田芬有那事,王月娥可能还会有几分不确定,但自觉撞破两人奸情,她也觉得田芬
 
王月娥确定了想法,拉着田丰的手:“咱们这宣传处这些小姑娘啊,我就看小田你最讨人喜欢,以后有啥难事,都和你王姐说,都跟自己人一样。”
 
田芬还没转过弯来:“王姐?”
 
王月娥苦着一张脸,拉着田芬往外走:“既然是自己人,那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王姐这里有件事要求你,请你丁哥吃饭……”
 
田芬和王月娥的身影从转角进去。
 
丁浩注视了一阵,见到王月娥那副笑容可掬的表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想了想,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印刷厂的老刘的电话:“老刘,对,是我,小丁。是,新出的厂报我看到了,宣传处突然来了紧急任务,我这边现在要加一个头版页面,需要全版。”
 
电话那头的声音顿时急了:“明天就要发行了,这临时加上一版,底下的人忙不过来啊。”
 
丁浩笑着说:“这次紧急任务,吴处长临走前特意交代的,这次厂报刊印延后两天发行。”
 
老刘说道:“那好,小丁你们编辑室可要快点。到时候校队,是找你还是找那个叫姜什么来着的小姑娘,我说,你们怎么招了这么一个人,狗屁不会。要是找她,你可得给我们的人申请加班费。”
 
“不好意思啊,刘老师。”丁浩捏着鼻子替姜秀秀道歉,说道:“直接给我吧。”
 
说定了这件事,丁浩撂下电话,动动桌上的鼠标,电脑屏幕隔了几秒被唤醒。
 
丁浩新建了一个word文件,打了开,十指在键盘上上飞扬,迅速地打出了一行标题:《特刊:永恒的英雄,纪念田杰华通知逝世两周年》。
 
丁浩闭上眼睛,皱眉思索,《江庆化工厂报》发行周期厂,虽然是小报,但用的是对开的版面,一页纸容量在八千字,一张田杰华的生前生活照扣去300个字,一张田杰华在医院的临终照片扣去300个字,一张田芬家现今生活照扣去1000个字,
 
自己需要写6000左右的长篇纪实。内容要深刻,煽情,引人同情,全篇既要有客观的理性事实,有需要强烈的煽情,却不能让人看出自己的主观意图。
 
真不好写啊。
 
丁浩睁开眼睛,从键盘垫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习惯性地牙齿按住烟嘴,在烟雾弥漫的视野里,构建起二年前自己的所见所闻。
 
一直到午饭时间结束,这篇文章才完成。
 
也不做修改,稍微挑了几个错别字,看看电脑上的时间,这姜秀秀今天连班都不打算上了。
 
丁浩把文件打包进邮箱,准备发给了吴楠笙,老刘和校队,本来打算忽略姜秀秀,略微一思考后,选择把姜秀秀也加进抄送的名单。
 
发送完毕之后丁浩手上也没有停,继续新建了另一个文件,写下标题:《总厂宣传处林汝霖处长对于减员增效的若干指示》。
 
思考了大概十分钟,丁浩正考虑怎么把这个文件需要表达的意思表达出来,需要掩盖的意图掩盖住,铃铃铃地桌边办公电话又响了起来。
 
电话里又是老刘的电话:“我说你这速度可真够快的啊,这篇文才几个小时就写好了。”
 
丁浩笑道:“您看什么时候能出刊?”
 
老刘说:“尽快给你出吧,你这就是加一个刊页。”紧接着有用疑问地语气:“放头版?”
 
丁浩斩钉截铁地说:“放头版。”
 
“好!”老刘答应一声,随即:“对了,咱们厂还有这种事迹,之前我怎么没听说过?我看这里头你两年前采访过,也没见着报道啊,小丁你可不是这么马虎的人。”
 
丁浩猛吸了一口烟,烟头闪亮在他的瞳孔里,亮的刺眼,吐出烟雾,一口没尽,再吐出一口,低沉地说道:“当时厂领导要求低调处理。”
 
听到这句,老刘那边也沉默了,都不是刚入厂,里面的道道或多或少地会有感应,恐怕是原本酝酿的大事故要是曝光了,影响某些领导的未来仕途,有些压抑地说:“这特么叫什么事啊,这么一个人,一个人,为了厂里,也是为了他们,真他妈一群狗草的王八蛋!不过还算他们有良心,人没了两年,终于肯给个说法了,也算,也算,唉,也算是给个说法了,就是我看这报里,这孤儿寡母的,这厂里照顾的真还不够啊。”
 
丁浩开玩笑道:“老刘,你身边没人吧?”
 
“我还有一年就退休了,怕他们个卵子!”老刘大笑道,随即说:“好了,好了,不说了。”
 
厚重的玻璃烟灰缸,烟头已经堆积了一层,没有灭尽的烟灰还在为办公室内的烟雾缭绕贡献着自己的余烟,还没有等零星的火星熄灭,一个烧焦的烟嘴突兀地扎了进来,原本奄奄一息的余烟又开始蓬勃起来。
 
丁浩又是顺手熄灭了一个烟灰,午后建立起的新文件仍旧是一片空白,连最初建立撰写出来的标题,在思考了大概二十分钟后,也都被删的一干二净。
 
烟是男人思考的最佳伴侣,丁浩浑然不觉间又翻寻起自己的烟盒,一摸,轻的够可以的,打开一看,就剩下孤零零的一支困在烟盒里,和自己的处境何其相似。
 
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种状况,明明嘴巴里苦的难受,心里就想着再来一颗烟缓解缓解心瘾,但他居然还是把烟盒给合上了。
 
他都觉得自己好笑,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居然对一支香烟动起了恻隐之心,不忍心抽它,仿佛这支香烟也是有生命的一般。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