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有幸总裁的撩人娇妻小说-宋怀楠顾明月小说全章节阅读

TAG标签:宋怀楠顾明月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推荐精彩小说《三生有幸总裁的撩人娇妻》本文讲述了宋怀楠顾明月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夏世臻捏了下顾明月的手,示意她挽着自己的手臂。两对壁人手挽手走在红毯上,得体的礼服,价值连城的首饰,精致的餐具,美味的菜肴,无一不彰显着这场婚礼的豪华。
 
《三生有幸总裁的撩人娇妻》精彩试读:

顾元生的到来让顾明月不得不面对她努力逃避的现实,明天就是她的婚礼了,一个利益关系维护的婚姻。
 
放下手上的设计稿,顾明月缓缓开口,“你来这干什么?明天婚礼我会如约而至的,不会给顾家丢脸。”
 
“明月,我是来接你回家的,按照桐城的风俗,结婚前,女儿是要在娘家住一夜的。”顾元生苍老着脸庞,声音沙哑。
 
顾明月听着沙哑的声音,有一丝动容,却还是语气生硬,“这么大的人了,我自己回家就好了,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顾元生看着眼前嘴硬的女儿,拍了拍她的肩膀,缓缓拿出身后的丝绒盒子,声音颤抖,“这是你妈妈留给你的遗物,给你当嫁妆的。”
 
顾明月眼眶盈满了泪水,泪珠在眼底不停打着转,手臂颤抖地接过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银色手镯赫然躺在盒子里,手镯内侧刻着mingyue,再也控制不住的泪水夺框而出,出国留学的时候她什么都没带走,家里有关妈妈的东西都被蒋玉燕扔了。
 
顾元生步履蹒跚,心疼地抱住眼前哭成泪人的女儿,这一生是他对不起妻子,对不起女儿,他不奢求别的,只希望女儿可以过得好,以后明白他的用心良苦。
 
怀里的顾明月这次没有推开顾元生,此刻的她太需要家人的温暖了,她恨爸爸,恨他追求功利,恨他害死了妈妈,可是她知道顾元生是妈妈一辈子最爱的人,在心底深处,他还是她的爸爸。
 
“明月,我们回家。”顾元生用手轻柔地抚去顾明月眼角的泪水,缓缓开口。
 
擦干了脸上的泪痕,顾明月关上灯,锁上了工作室的门,在门口给小吴留了一个字条“明天早晨把婚纱送到顾家。”
 
回家的路上,顾明月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她直勾勾地看着驾驶座上的顾元生,白头发比自己出国时候多了,脸上长满了皱纹,记忆中俊郎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成了这个样子。
 
她想伸手摸一摸父亲的脸庞,手举在半空又落了回去,她还是无法原谅父亲,他用顾家的荣辱逼自己放弃沈佑宁,嫁给夏世臻,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幸福,眼里只有金钱地位。
 
察觉到顾明月的动作,顾元生叹了口气,眼神幽幽地看着前方,这个女儿还真是倔强,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妻子,想起妻子,顾元生满脸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久违的微笑。
 
一回到顾家,顾明月就看到蒋玉燕在客厅里盘点着什么,嘴里还振振有词,“天哪,夏家还真是有钱,送来这么多彩礼,这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吧。”
 
彩礼,听到彩礼,顾明月下意识地往桌子上看了一眼,大大小小的盒子堆满了房间里每一个角落,果然是桐城有名的豪门,出手不凡。
 
“姐姐,这件礼服真好看,送给我好吗。”辛畅假惺惺地与顾明月装亲昵。
 
满身挂满珠宝的蒋玉燕回头,“喜欢就拿,这都是给顾家的,又不是给顾明月个人的,是吧,明月。”
 
顾明月心里暗讽,还是当年那个爱慕虚荣,贪图名利的女人,这副嘴脸一点都没变,辛畅倒是比原来更虚假做作了,不过和小时候一样还是爱抢自己的东西。
 
“你们随意吧,到时候夏家问起来,你们看着办!”清冷的话语从顾明月嘴里吐出来,没有任何修饰。
 
蒋玉燕听见顾明月搬出了夏家吓唬自己,一股怒火涌上心头,“顾明月,你别忘了,可是我让你嫁入夏家的,你这丫头,可别忘恩负义!”
 
顾明月不想和蒋玉燕争辩,她想把顾明月赶出顾家的心思,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看着顾明月转身上楼的身影,蒋玉燕气不打一处来,这丫头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睛里了,“元生,你看明月这孩子一点都没辛畅懂事,连我都不放在眼里。”
 
顾元生看着眼前嘟嘟囔囔不停抱怨的蒋玉燕,无可奈何,当初娶她,也是迫不得已,这么多年她欺负明月,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玉燕,明月还是孩子,别跟她计较了,”
 
“元生,辛畅年纪也不小了,也该为她选一个好人家了,”蒋玉燕看顾元生没有向着自己,又提出了别的话题。
 
“你自己给她挑一个就是了,桐城这么多名门望族。”顾元生叹了口气。
 
顾元生随便的态度,再次激起了蒋玉燕的怒火,眼角闪过一丝矫捷,“给顾明月挑夫婿,你就精挑细选,畅儿,你就这么不在乎,顾元生,虽然她不是你亲生的,可这么多年她好歹叫你声爸。”
 
“够了,玉燕,你也知道我心脏不好,少说几句好吗?”顾元生忍无可忍,提高声音大吼。
 
蒋玉燕很明显被这样的顾元生吓到了,她很多年没有见过顾元生这么生气了,只好弱弱地说:“那我扶你上楼休息吧。”
 
顾明月躺在房间久久不能睡去,楼下父亲和蒋玉燕的争吵声越来越大,现在的顾家支离破碎,已经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顾家了。
 
想着明天就要结婚了,嫁给夏世臻,顾明月心头涌上一股复杂的情绪,苦涩刺骨,恍惚觉得,她的一生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老婆,明天见!”夏世臻的短信扰乱了顾明月的思绪,而宋怀楠的脸不合时宜的进入她的脑海,他强势霸道的话,深情的吻让顾明月脸颊微红。
 
清晨,顾明月是被院子里的礼炮声吵醒,睡眼惺忪的她迷迷糊糊地记起今天是自己和夏世臻的婚礼。
 
叮咚,床边的手机响了,是小吴的短信,“明月姐,婚纱送到了。”顾明月还没来得及回复,就被一股脑冲进屋子里的人拉到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顾明月没有任何粉黛的修饰,白皙的小脸,明亮的眼眸,朱红的嘴唇。顾明月任由这些人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妆容画淡一点。”顾明月不喜欢画浓妆。
 
“可是新娘妆,要画浓一些才精神啊!”化妆师对着面前的顾明月说。
 
顾明月眼睛紧紧地盯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淡淡地说:“那就画浓一点吧。”她的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微笑,决定不了自己的婚姻就算了,如今连化妆都决定不了。
 
小吴拿着婚纱的礼盒推门进来,看着化好妆容的顾明月,不由眼前一亮,“明月姐,你今天真好看,祝福你。”听着小吴的祝福,顾明月更加觉得讽刺,一场豪门联姻,能有什么幸福。
 
换好婚纱,顾明月在小吴的搀扶下缓缓走下楼梯,看着浓妆艳抹,精心打扮的蒋玉燕,辛畅母女两。顾明月只觉得讽刺,一看就是为了吸引豪门公子哥。
 
辛畅看着眼前的顾明月,又看了看自己的装扮,不由攥紧了手,凭什么顾明月天生出身高贵,还长得好看,而自己只是被带进顾家的拖油瓶。
 
她在心里暗自告诉自己,一定要嫁给b市最有权势的男人,宋怀楠。
 
“女儿长大了,要离开家了。”沙发上的顾元生自顾自地感慨着,“你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后一句话顾元生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念道。
 
管家的话打破了顾元生的思绪,“老爷,夏家的迎亲车已经到了。”
 
顾元生走到女儿面前,轻轻地抱了下顾明月,“明月,走吧,你终有一天会明白爸爸的苦心的。”“苦心,我看你是为了你的顾氏吧。”顾明月很想原谅顾元生,可是她做不到,“照顾好你自己的身体。”
 
虽说不原谅,可那也是他的父亲,昨天还去工作室给她送母亲的遗物,她还是一样顾元生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老婆!”夏世臻的声音从宅院外传来,顾明月顺着声源看了过去。夏世臻一身深色手工西装,黑色古驰皮鞋,手上拿着一束红色玫瑰花。
 
他走到顾明月面前,自然地牵起顾明月的手,向顾元生深深地鞠了一躬,“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明月的。”眼眸温情似水,顾明月看着温柔的男子,心想他要是沈佑宁该有多好。
 
“明月,我们走吧。”夏世臻俯身轻吻了顾明月白皙的手背,牵着顾明月的手握得更紧。
 
两人缓缓迈出顾家,看着离去的背影,顾元生的脸上老泪纵横。
 
一路上顾明月就像个傀儡一样,安安静静地坐在夏世臻身旁,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夏世臻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顾明月的脸庞,眼眸中亮起一丝光芒,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到达宴会厅的顾明月看见等候多时的夏诗敏和宋怀楠,眼神瞥向了别处,“怎么这么久啊,我和怀楠都等了好久了。”夏诗敏本就不喜欢顾明月这个弟妹,让她等待就更不开心了。
 
夏世臻帮忙打着圆场,“姐,今天路上堵车,桐城的车流量你又不是不知道。”
 
“走吧。”宋怀楠没有看顾明月,清冷地目光注视着前方。
 
夏世臻捏了下顾明月的手,示意她挽着自己的手臂。两对壁人手挽手走在红毯上,得体的礼服,价值连城的首饰,精致的餐具,美味的菜肴,无一不彰显着这场婚礼的豪华。
 
台上的夏世臻深情的拥吻着顾明月,眼眸中闪烁着光芒,让人怀疑这根本不是在演戏,而是他真的娶了心爱已久的女人。
 
顾明月微笑的配合着夏世臻,礼仪得体的敬酒,寒暄,问候。
 
那天顾明月感觉自己一直在重复着,接受每个宾客的祝福,然后礼貌地回敬一杯酒,还要适当的寒暄一两句。
 
这些人中有多少真心,多少假意,顾明月不是不知道,豪门盛宴,从来都是名门社交的场所,他们祝福自己,无非是趋炎附势,看自己嫁入豪门,这些人中,更不乏看笑话的,笑话自己嫁给了一个女人无数的病秧子。
 
穿着高跟鞋站了一天,趁着去酒店房间换礼服的机会,顾明月脱下鞋子,直直地躺在了床上。
 
门把手突然被转动,顾明月瞬间从床上起身,这个时候会有谁上来。
 
宋怀楠迈着长腿,缓缓走进房间,脸上布满了阴云,嘴角没有一丝温度,“我的弟妹,今天心情不错啊!”
 
“没……没有”顾明月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宋怀楠的接近。
 
宋怀楠一把拽住想要离开的顾明月,冰冷地开口,“躲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手腕被死死攥住的顾明月不敢发出声音,她害怕一出声,会招来下边的宾客。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