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免费小说-傅熹年陆晚晚大结局阅读

TAG标签:傅熹年陆晚晚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推荐精彩小说《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本文讲述了傅熹年陆晚晚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回到傅宅时已接近晚上七点,傅予景刚刚跨进花园的门,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随即接通,和电话对面的人聊了起来。陆晚晚没怎么走,就站在走廊下看花,等到傅予景打完电话走过来时,才微微转头看他,带着一丁点询问的眼神。
 
《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精彩试读:

“是吗?”傅予景不理会他假模假样的微笑,甚至看着还有点儿烦,轻嗤道:“最好是这样,邵先生大好前程,恐怕也不想为了些不相干的人和事而付诸东流吧。”
 
话说到这份儿上,邵则言再不懂就是他不知趣了。
 
眼前这人是傅熹年的亲弟弟,他能做到的不比傅熹年少,自己实在犯不上为了谁而得罪他。
 
想通这个理儿,邵则言即便心里郁气再深,脸上也始终毕恭毕敬地,礼貌而体面地回答他,“您说的是。”
 
傅予景瞥他一眼,不知怎地,他总觉得邵则言脸上像是带着张假面具,温和的笑容背后似乎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莫名的让人感觉到不大舒服,他挥挥手,转头对陆晚晚说道:“走吧。”
 
彼时陆晚晚还沉浸在方才傅予景对邵则言的言语威胁中,此刻听到傅予景的话,也只是略略收了自己脸上的讶异表情,跟在他身后,看也不看邵则言一眼,抬脚走了。
 
邵则言深邃的目光循着两人的背影看过去,十指狠狠交握在一起,先前面容上的礼貌笑容倏然间变成了深重的怨毒,像一条毒蛇蜿蜒前行在他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每一步,都闷痛的让人无法自拔。
 
他绝不可能认输,也绝不会再让陆晚晚看不起自己!
 
见问题的处理的差不多了,顾明清也没必要在露面儿,踏步出了店门后,在外面一边点烟一边等着傅予景他们。
 
傅予景和陆晚晚一出门,顾明清就冲着两人招了招手,清隽儒雅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黑衣黑裤下长身玉立,能让人在他身上嗅到一丝跳脱顽劣的港风,极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
 
陆晚晚呆了呆,随后略略低头跟在傅予景的身后,走到了顾明清的面前。
 
“晚晚。”顾明清优雅笑,将陆晚晚的名字叫的意外顺口,好像两人相识多年,语气中还带着一份亲近。
 
陆晚晚羽睫一颤,没料到眼前的人竟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她目光微微一偏,随后也了然了几分,恐怕傅予景这个大嘴巴,什么话都被他先说完了。
 
果然,傅予景扬眉一笑,俊秀容颜上带着十足的骄傲,冲着顾明清朗声说道:“别占便宜,晚晚是你该叫的吗,注意你的措辞!”
 
虽然这么说,但傅予景的语气里更多的却是揶揄,像是老友间的插科打诨,气氛轻松的很。
 
顾明清作势撇了撇嘴,显然有些不大满意,“要是老傅也就算了,你只不过比我大三天,也有资格跟我说这话?”
 
傅予景轻哼一声,在年龄问题上显然没有让步的打算,“那是当然!大一分钟那也是命,认了吧。”
 
顾明清无奈,悄然无声地递给陆晚晚一个眼神,复杂的神情像是在诉说傅予景的霸道和专制。
 
陆晚晚淡笑,乖巧地冲着顾明清点了点头,眉眼弯弯地,虽然没开口说话,但心里确实极其羡慕他们之间的友情。
 
“今天我太忙了,改日我专程请你们喝酒。”顾明清看了眼手表,脸上露出歉意,目光转向陆晚晚,神情随和的很,“晚晚,到时候你也一定要来。”
 
陆晚晚表情明显地一怔,想起了自己包里那件贵重的礼物,贝齿咬了咬红唇,继而低头将小盒拿了出来,递到了顾明清的面前,小声地说道:“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并非是她拿乔,实则是她确实不愿意做他们眼里被物质迷了眼睛的那种女人,好像那一丁点的恩惠,就足以让人感恩戴德。
 
她接受不了。
 
顾明清没伸手,甚至脸上连一丝的意外都没流露,只是眼尾翘了翘,狭长的黑眸像是璀璨的黑曜石,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傅予景撑着手臂,一幅好看戏的标准表情。
 
“我和小景是发小,和老傅也是朋友,你和老傅能成,我是衷心恭喜的,这一份就当是见面礼,既然是礼,晚晚以后也是要还的。”
 
“……”陆晚晚一时间舌尖都打着几分颤,在顾明清如沐春风的话音里,找不出一丝的破绽,甚至还因为他的某句话,险些红了脸颊。
 
她脑子一向清楚,却唯独不能沾傅熹年三个字,否则极容易乱地一塌糊涂。
 
见陆晚晚沉默,白皙的皮肤也因为心绪的变化而透着淡淡的粉色,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傅予景抓住话匣,轻拍了拍陆晚晚的肩膀,笑着宽慰她:“好了,走吧。”
 
回到傅宅时已接近晚上七点,傅予景刚刚跨进花园的门,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随即接通,和电话对面的人聊了起来。
 
陆晚晚没怎么走,就站在走廊下看花,等到傅予景打完电话走过来时,才微微转头看他,带着一丁点询问的眼神。
 
“有点小事,我要出去一下,晚晚你先进去吧。”说着话,傅予景将自己刚才在商场买的几件东西递给了陆晚晚,拜托她拿进去,说完人就转身走了,看样子还挺着急。
 
陆晚晚点头,快速的接过傅予景手里的东西,朝着花园深处的房子看了眼,随后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浅色的灯光将偌大的大厅印出一丝暖意,厅里很安静,只有落地钟滴答的秒针声,宁谧却并不冰冷。
 
陆晚晚将东西放在一旁的储物架上,四处找了一圈,厅里除了一狗一猫外,没再见到任何活物,就连平时活泼好动的傅迢迢,都不见了踪影。
 
她站在大厅里呆了会儿,刚准备发消息给闫云,想问问他傅迢迢去哪儿了,就听见一阵轻缓的脚步,徐徐地从楼梯处传了过来。
 
陆晚晚条件反射的看过去,刚巧对上了一双黑琉璃般清澈澄净的眸子,她心里一顿,看着那张俊美冰凉的脸,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了几分。
 
傅熹年站在楼梯上,浅色的家居装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烟火气,但也许是他高高在上的时间久了,气场中透着的威严和冰冷早已融入言行之中。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