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少溺爱甜妻严彦秦一芮全章节免费阅读

TAG标签:大少溺爱甜妻  严彦秦一芮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大少溺爱甜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包子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严彦秦一芮,讲述了:严彦耸耸肩,还真是个暴脾气,和他那些前任比起来果然刺激。也不理会秦一芮的谩骂,留下一句,“慢慢吃,已经付过账了”便离开了。空荡的房间中就剩下秦一芮一人,她看着玻璃窗外璀璨的夜色,心中不禁悲凉。
 
《大少溺爱甜妻》精彩试读:

“躲什么,你全身上下哪点儿我没看过?”严彦将秦一芮从被中捞起,“该吃点儿东西了,别饿着回去说我严彦虐待你。”
 
煞白的灯光下,秦一芮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可不就是被虐待的模样么?
 
严彦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不过你要是不想回去也可以,先在这里住几天,过几天等……”
 
“我会回去的。”秦一芮张了张口,良久才说出话来,她嘴角有些撕裂了,伤口不大却极有影响力,“咳咳咳……请你让开。”
 
说让她回去的话只是严彦随口乱说而已,哪里会让秦一芮就这样回去,岂不是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媒体的笑话。
 
“还是先喝点水吧,看你这样子还有力气吗?”严彦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好心了,居然还会给自己的床伴送水,还是在睡过的第二天晚上,如若从前,这简直天方夜谭。
 
秦一芮越过他,挪到床边想要去洗手间,在脚碰到地的瞬间感到传遍全身的酸软,“别逞能了。”
 
严彦直接将她打横着抱起来,径直向浴室走去。
 
依然是昨天那个她在里面舒适放松的大浴缸,秦一芮今日却毫无享受之心。身边的男人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不会跑的,所以你能不能先出去呆着?”秦一芮闭着眼睛靠在浴缸中说道。
 
身下传来的不适她还要自己一点点清理,被陌生男人这样盯着看,任谁再好的心态也无法不在乎,更何况是保守的自己。
 
严彦挑了挑眉,将手边的浴巾放在架子上,又把不远出的浴球塞在秦一芮的手中,他蹲下身来,“那你自己洗干净了,不过别呆太久,容易晕,我在外面等你,还有事情要跟你说。”
 
王函文与她的这比烂账算计起来并不容易,原本严彦只是想顺手接下秦一芮,毕竟长相气质都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过昨晚她的表现让自己开始改变主意,也许一直养着并不是件坏事。
 
站在镜子前,身体上的痕迹远远比秦一芮自己想象的更可怕。肤色白皙,在光线打下来之后,原本那些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吻痕变得明显起来,透着些血色的模样。
 
她多恨啊!恨不得冲出去将外面的男人一刀捅死再去找王函文算个清楚明白。可她毫无办法,与王函文交往之后,原本那些自己从未接触的上流社会规则让她明白,在这个社会上,不会有真正的公平。
 
有些人生来便拥有别人一辈子也奋斗不来的东西,他们若真的想要你不好过,法律规则根本挡不住。她虽从未听说过严彦的名字,但能让王家求助交易的,一定身份不一般,捏死自己,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样简单。
 
她将婚姻失去,将前途弄毁,但还不打算这样放弃自己的人生,至少在那个渣男还没付出应有的代价前,至少在外婆还没有离开之前,自己绝对不会自我放弃的。
 
从浴室中出来的秦一芮看起来不太一样了。严彦这样想。
 
“我还以为你要在里面呆上一两个小时呐。”严彦指着桌上已经摆好的食物说道,“坐下先吃吧,你边吃边听我说。”
 
煮得黏稠的海鲜粥,卖相绝佳的半透明肠粉,配上小盘蔬菜沙拉,清爽暖胃。
 
“你和王函文认识多久了?你们真的是准备结婚的?”好久没见人吃相这么幸福了,比自己老妈得到心仪的衣服还要开心。
 
秦一芮咀嚼着口中的肠粉,点点头,“差不多快两年了,我们不是准备结婚,是已经结婚了。”
 
“结婚证呢?登记了吗?”严彦记得当时让手下人去查秦一芮身份的时候,交来的是未婚显示,不然他也不会答应。因为万一人家真夫妻俩联合起来坑上自己,就惹下大麻烦了。
 
“当然!”秦一芮将手机中的照片翻出来,“你自己看,结婚证上钢印都盖的请清楚楚。”
 
去领结婚证那天她穿的是一件带刺绣的白色衬衣,与王函文身上的西装是一套。还是王函文的妈妈送来的,说是新婚礼物的一部分,让自己收下。
 
严彦瞟了一眼朋友圈中发出的照片,下面还有不少祝福的评论。大红的背景,对所有人可见,也不像是说谎。
 
“你的结婚证是真是假我自会找人去查明,毕竟王家根基深厚,如果真想动动手脚也是可以做到的。”
 
秦一芮的脸色变得煞白,她从来没有想过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你为什么要帮我?”
 
“哈哈,自然是因为你值得。”严彦站起来,将白天让助理整理好的合同放在桌上,“考虑一下?”
 
严彦皱了皱眉,对这噪音感到不满,“字面意思。”
 
走到秦一芮身后,经脉明晰的大手从后颈滑过,喷出的热气却使人战栗,“睡过一次觉得不错,所以想要长期建立关系。”
 
“你!”秦一芮反手准备将巴掌甩在他脸上,被严彦迅速扣住,“放开我!你放开我!”
 
“还没有人在我脸上留下过痕迹,我想你一定不会想做这第一人,毕竟后果自负。”严彦笑着将秦一芮的手重新按回桌上,赤裸裸威胁的话语很有杀伤力。
 
他转了个身拿上自己的手机,对着咬牙切齿的秦一芮说道:“我想说的就是这些,至于你答不答应是自己的事情,这个月30号之前随时可以来找我,终南山麓别院欢迎你这个主人,我相信秦小姐一定会认真考虑,因为我有自信你会来。”
 
“谁要你的破名片!能有多远走多远去,我就是饿死,也绝对不会来找你的!”秦一芮将男人放下的名片撕成两半,低下头狠狠舀了一口粥塞进嘴中。
 
严彦耸耸肩,还真是个暴脾气,和他那些前任比起来果然刺激。
 
也不理会秦一芮的谩骂,留下一句,“慢慢吃,已经付过账了”便离开了。
 
空荡的房间中就剩下秦一芮一人,她看着玻璃窗外璀璨的夜色,心中不禁悲凉。
 
从人人羡慕的新娘变成躲在酒店的“情人”,她的爱人将她出卖给生意伙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她新婚即失恋,更重要的,失去自己的人生。
 
想要逃离,也许逃离这里就可以忘记一切重新开始?王家既然不把她当回事那么必定也不会在意,至于那个男人,不过刚刚认识更不用担心。
 
因为结婚的缘故,本来她已经找到了的工作拒绝了她,所以这个城市也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打定了离开的主意秦一芮觉得自己的勇气多了些,在酒店门口拦了车,“师傅去十月会馆。”
 
所谓十月会馆是王家在本市专门为自己建的一区房子,离市区不远,是不可多得的好环境。王函文与她的婚房就是这里,而王家父母住在同一区,几分钟的步行便可到。
 
“哎,好嘞。”司机从后视镜中看了看她好奇地问道,“小姑娘是去办事吗?那边可都是住宅区呀。”
 
一般不会有人坐着出租车去十月会馆,连给王家办事的员工也会自己开车去的。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