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溺爱甜妻)全本小说-严彦秦一芮全章节阅读

TAG标签:大少溺爱甜妻  严彦秦一芮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小说名叫《大少溺爱甜妻》,是包子的一部现代都市情感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 剧情引人入胜。简介:她对林伯伯家的儿子没什么印象,不过外婆跟林伯伯他们平时关系不错,算是很信任的邻居了,从前也对她很是照顾。可这种所谓的“投资”?真的可以相信吗?赚不到钱无所谓,要是把老太太所有的积蓄弄没,估计就难办了。
 
《大少溺爱甜妻》精彩试读:

喝够了,她用手托腮撑着看舞池里的千奇百态。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们在变化的灯光下显得狰狞,白日里压抑在西装革履制服高跟鞋的灵魂得到释放。这里是可以任意发挥的场所。
 
秦一芮注意到旁边端杯饮酒的男人,他似乎也是一个人,端着酒低头看着手机。
 
“嘿,我说。”秦一芮酒壮熊人胆,“在酒吧还玩什么手机,不下去动一动吗?”
 
那人瞥了一眼秦一芮,目光不屑,似是嫌弃她的醉态。
 
“哎……你什么鬼。”模糊的视线,闪烁的灯光,“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收起手机,那男人站起来,将酒杯放置在秦一芮面前,勾着嘴角不屑一顾:“美女,你长相呐是还不错,但勾搭人的手段实在不怎么行,这种老掉牙的套路去唬小学生都不好使了”
 
“不是我说真的!你……我真见过你,特别面熟……在哪儿来着?”秦一芮大力拍着自己的脑袋,“真是这破记性,想不起来。”
 
啪啪作响,真实地拍在脑门上,那长本就绯红的脸蛋儿更加重颜色了。
 
东哥拽着她的手腕:“行了,哪有小姑娘这么用劲儿拍自己的。”
 
“什么小姑娘!”秦一芮凑近看着他,眼力有说不出的魅惑与诱人,浑然天成而非矫揉而来,“我都结婚了嘞,但是呢,今天我和我老公分手啦!我大骂了他一通,嘿嘿嘿……”
 
原来是个情场失意的女人啊,看着这么年轻,居然已经结婚了。
 
东哥摇摇头,本是想找个清净的角落地方独自呆会儿,看来自己还是换个位置吧。
 
眼瞧着身边的人离开,秦一芮觉得有些恶心,酒气从胸口满满涌上来。她快速闪进洗手间,吐的昏天黑地。原来喝酒的感觉这么难受,居然还有人乐此不疲?
 
“美女,一个人吗?”从洗手间出来,秦一芮径直走过,竟有人伸手搭在了她肩膀上。
 
吐了一场酒也醒了半分,秦一芮皱眉将那人手拿开,“不好意思,麻烦让让。”
 
“哎——别走啊!”戴着一排亮晶晶耳钉的男人十分年轻,不过看手表鞋子家里条件应该很不错。秦一芮不远多生是非,快步挤入舞池,想要从人群中穿过去。
 
“操你妈……呸!”小年轻见秦一芮忽略他,自尊心受到不小的打击,对身边的兄弟使了个眼色,“给我搞回来!”
 
一时间人群混乱,原本随音乐舞动的人群被这群突然插入的势力打断。
 
“哎,我的脚!”
 
“谁啊,扯住我头发了,我天!”
 
……
 
秦一芮正要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被身后的大力拉到一边,差点将她摔倒。
 
“这位姐姐,别走啊,我们老大有话跟你讲嘞。”被拉住胳膊动弹不得。
 
“放开我,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这种行为是性骚扰懂吗?”秦一芮抬脚去踹那人。
 
“哎一西我操!”那人的膝盖被秦一芮一踢,痛的跳起来,竟出手便要将巴掌甩向她。
 
刚才在厕所边遇到的男人走过来,在秦一芮腰肢上狠狠捏了一把:“没想到,性子还挺烈。”
 
他是用日语说的,秦一芮听出他口音来自东京,想必是父母带过来缪城的。
 
她不会骂人,也很少说脏话,能会的也就那么几句变态滚蛋之类,但在留学的时候,认识的日本朋友教了她不少地道的脏话,可能是非母语的缘故,用起来更顺口。
 
一口气蹦出七句骂人的话,她说日语时软软得,但这次砰砰怼在那男人脸上,丝毫不怯懦。
 
秦一芮正想再回嘴几句,却被东戈快速拉走,“赶紧走吧,一会儿啊就走不了了!”
 
她的手腕被紧紧握住,穿过重重人群,拐过酒吧的旋转楼梯,快速冲出大门。
 
东戈带着她拐进酒吧街附近的小路,朝着对面的大学奔去。
 
“呼呼呼……”觉得已经彻底摆脱他才停下来,“嗨,我……我叫东戈。”
 
秦一芮弯着身子大口喘气,听完介绍笑了,“我叫秦一芮,你居然叫东哥?你家还有西哥吗?”
 
“东戈!东方的东,泰戈尔的戈!”最讨厌别人玩笑他的名字,东戈严肃地解释道。
 
“好好好,不过你这么着急拉我出来干嘛,你认识他们啊?”秦一芮看看身后,还没有被发现的踪迹。
 
东戈摇摇头:“不认识,但是我觉得我可能认识你,你是缪城外国语大学的吗?”
 
“对啊!”秦一芮猛然拍头,惊奇道,“我想起来了!你是我们学校的学长,那个毕业后进外交部的传奇人物啊!我在学校名人墙上看到过你的名字!”
 
说中了东戈的烦心事,他苦笑道:“哪里是什么名人,我早就从外交部出来了,现在自己创业,形势艰难啊……”
 
创业公司哪里是那么好开起来的,初期的万般艰辛无人能知,也赚不到什么钱。
 
这晚秦一芮却意外得到了未来的方向,跟着东戈北走,去了他创业公司的城市。
 
东哥给安排的房子也不大,是离公司很近的半旧住宅楼,不过小区的安全性和卫生倒是还不错。
 
“谢谢东哥,学长,真的非常感谢给我这个机会。”
 
助理是跟着严彦一起来缪城的老人儿了,对严彦万事都查的清清楚楚的个性十分清楚,忙回答道:“据我所知是不知道的,秦小姐在当日离开酒店之后去过一趟王家,然后很快离开了。王函文这几天在忙与我们公司合作的那个项目,怕是没功夫去关注。”
 
“还有呢?只查到这么些吗?”
 
“秦小姐找了份工作,在A市住下了。”助理继续说。
 
严彦翻了几张照片,上面还有秦一芮提溜着一袋泡面从便利店出来的样子。
 
“哼,我还以为是追求什么样的美好生活去了,原来就是这样过的。”严彦冷哼一声,将照片收起来,“继续盯着,我看中过的小兔子还能在外面跑多久么?”
 
差不多过了两周平静的生活,外婆却打来了电话。
 
“小芮呀,你还记得咱们街那头林伯伯家的儿子吧?”老太太一边切菜一边说,“前几天啊我听邻居们说他投资一个什么网络公司,赚了不少钱呢!咱们那条街也有不少人跟着投资了,我那里存着的钱闲着也是闲着,七七八八加起来能有50万左右,就让你林伯伯帮忙拿去投资了,稳赚不赔,就算赚不了多少也不会让那钱闲着呀!”
 
听完第一反应,秦一芮心中暗道不好。
 
她对林伯伯家的儿子没什么印象,不过外婆跟林伯伯他们平时关系不错,算是很信任的邻居了,从前也对她很是照顾。
 
可这种所谓的“投资”?真的可以相信吗?
 
赚不到钱无所谓,要是把老太太所有的积蓄弄没,估计就难办了。
 
“外婆,你有听说是叫什么公司啊?网络公司有很多种,是做什么的啊?”
 
鲜嫩的脆笋下锅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厨房的抽油烟机不是很好用,油烟喷发出来。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