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四合院:我的怒气值系统可太会玩了全章节小说星空与鹿完结版阅读

2022-08-03 12:19    编辑:地瓜软件园
  • 四合院:我的怒气值系统可太会玩了

    四合院:我的怒气值系统可太会玩了星空与鹿全部章节阅读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

    星空与鹿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
    立即阅读

《四合院:我的怒气值系统可太会玩了》 小说介绍

《四合院:我的怒气值系统可太会玩了》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星空与鹿,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四合院:我的怒气值系统可太会玩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第1章

江卫东是被疼醒的。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屋内闪着昏暗的光线,一道背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场景,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他不是在部队训练时受伤了吗,但这里好像并不是军区的卫生所。

“到底在哪呢?这小兔崽子藏得可真够严实的!”

江卫东寻声望去,说话的女人看年龄大概五十多岁,带着个老花镜,穿着一件墨绿色的砍袖马夹。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翻箱倒柜,像是正在找什么东西。

话说,这人怎么有几分眼熟呢?

**!

这不是《禽满四合院》里的惹祸精老太太贾张氏吗?

江卫东再次扫视了一遍环境后,终于确认,“我穿越了。”

忽然间,他的头变得昏昏沉沉的,大量记忆涌入他的脑海中。

原主也叫江卫东,是京城红星轧钢厂的一名一级钳工。

母亲于五年前因病去世,父亲也于一年前为救人意外身亡。

失去依靠的原主变得窝窝囊囊,自闭起来。

除了父母留下的这座四合院里的两间房外,可以说他现在是一无所有。

理清思路之后,江卫东开始慢慢接受现实。

毕竟消极,逃避不是他的处事之道。

有了之前的记忆,他顿时明白自己当下的处境了。

因为原主胆小懦弱,经常受四合院里这帮妖魔鬼怪的欺负。

今天贾张氏来家里“借”钱,在原主表示没钱之后,被她一阵口吐芬芳,而他却不敢还一句嘴。

随后贾张氏不信,在家里四处翻找。

原主上前阻拦时,后脑勺突然就挨了一闷棍,顿时倒地不醒。

等他再醒过来时,芯子就换成现在的江卫东了。

江卫东在入伍前就看过这部电视剧,对剧中的人物都有所了解。

这群人看着都是一副大公无私、邻里和谐的样子,可每当遇到事的时候,想得都是各自的利益。

心中的小算盘,那是一个比一个扒拉得响。

可以说,这部剧里全是各色大奇葩,没一个好人。

既然这副身子换成了自己,从今往后绝不能再被他们欺负!

想到这里,江卫东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

他慢慢走到贾张氏的身后,昏暗的灯光将他魁梧的身影打在了墙上。

贾张氏被阴影罩在其中,吓得浑身一哆嗦,不自觉的被他的眼神吓得后退了两步。

“哎呦,吓我一跳,你要死啊?”她趁说话之际,顺手将一样东西掖在了身上。

这一幕被江卫东逮了个正着,他说,“拿了我家什么东西,马上交出来。”

贾张氏一愣,这个怂货平时可是从来不敢这么大声跟人说话的。

不过大声也没用,只要进了自己兜里的东西,就是天王老子也休想再拿走。

“江卫东,你说得这是什么话!我刚刚是看你晕倒了,想给你找点儿药吃!既然你醒了,那我走了!”

看到她匆忙的样子,江卫东冷哼了一声,一把薅住了贾张氏。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自己交出来,二是送你去派出所,你自己选吧。”

贾张氏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拒不承认,“胡说!谁拿你家东西了!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就喊人了,让大院里的人都来评评理!”

江卫东没说话,手里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疼得贾张氏龇牙咧嘴。

“快来人呐!江卫东欺负我这个老太婆啦!”

话音一落,秦淮茹第一个就赶过来了,“呦,卫东,你这是干嘛呀?我妈她都这么大年纪了,你万一把她给弄伤了可怎么办啊?”

江卫东瞧了她一眼,这么快就赶来了,看来原主刚刚挨得那一闷棍,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他说,“秦姐,让你婆婆把偷我家的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念街坊情份!”

秦淮茹表现得很无辜,“卫东,我们家条件是不好,但也没达到要靠偷的地步吧?都是街坊住着,你这样诬蔑我们,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就在她说话期间,院子里好多街坊顺着贾张氏的叫声,也都赶了过来。

这其中就包括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许大茂,娄晓娥,还有傻柱等等。

“你这么冤枉我,我不活了我!”

贾张氏见众人都来了,是时候该把事闹大了,她忽然甩开江卫东,“咣”的一声撞了墙,瞬间倒地不醒。

众人见此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不知道,这都是贾张氏和秦淮茹在家提前商量好的剧本。

这点小戏码,骗得了街坊们,可骗不了他江卫东。

秦淮茹蹲下身子,摇晃了两下贾张氏,“妈,妈,您怎么了,您说句话呀!”

看着躺在地上呼吸均匀的贾张氏,江卫东差点儿笑出声来。

装死是吧?

这手段也太拙劣了。

就算四九城里的人都死光了,唯一剩下的人,恐怕也是她贾张氏吧。

他甚至敢打赌,如果再有五分钟不叫她,她就该躺在地上打呼噜了。

行啊,不是乐意装死么?

这回就让你比死还难受!

看着她那副白莲的样子,江卫东嗤笑一声,“她是自己撞墙的,又不是我推的,怎么办跟我说得着么?”

“卫东,这么多街坊邻居都跟这看着呢,你这样抵赖可就没意思了。要不是你诬蔑她偷东西,让她没脸见人,她至于用头撞墙吗?”

秦淮茹冷哼一声,眼珠子差点儿飞到天上去了。

江卫东明白她们的目的,想来贾张氏偷得是一件挺值钱的东西,否则也不至于连撞墙这招都用上了。

虽说她肯定会控制力度,但“咣”的那一声,还是结结实实听进耳朵里的。

命搭不上,但疼痛在所难免。

这也不免让他好奇起来,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能让她豁出自己的狗命,也要想办法弄到手。

“我可没诬蔑她,东西就在她身上,你敢搜一下么?再说了,你之前不是也说过,她要死了就没人拦着你改嫁了。”

秦淮茹心下一沉,被人说中心事,那感觉就像当众被人扒光衣服一样,让她不知该如何掩饰好了。

这个江卫东,他到底什么意思?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