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醒来亲我了免费小说鹿羽恩傅廷川全章节阅读

2022-08-03 17:22    编辑:地瓜软件园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醒来亲我了》 小说介绍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醒来亲我了(主角鹿羽恩傅廷川):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醒来亲我了全文。...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醒来亲我了》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鹿艺可维持着仰头的姿势,久久没等到傅廷川开口。

她曲着的腿开始微微发抖,需要咬牙才能坚持住。

良久,傅廷川幽深的眸子毫无感情地朝她看过去,微微俯身,掐住她的下巴:“体面?你倒是自信。”

鹿艺可眼里盈出泪光,下巴被捏得生疼,她不敢挣扎。

下一秒,傅廷川忽然松开她,推着轮椅进了房间。

鹿艺可脱力摔在地上,脸色苍白,眼里阴晴不定,却爆发出狂喜。

傅廷川并没有拒绝她,这就代表自己的话,他听进去了!

鹿艺可从地上爬起来,那张涂满了白色粉底的脸变得格外扭曲,她盯着不远处鹿羽恩离开的方向,笑容诡异。

“等着吧我的好姐姐,你的荣华富贵,你的老公以及你傅太太的身份,很快就是我的了!”

庆典当日。

鹿艺可早早地就来了傅家。

她今天特意穿了一身定制礼服,衬得她肤色白透,娇俏可人,一进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在场所有人都清楚,这位鹿二小姐的目的是什么。

鹿艺可可不管这些,她扫了一圈,毫不见外的上了二楼,停在傅廷川的门前,刚要敲门,手忽然停住,转头看向另一边的方向。

庆典自己没收到请帖,鹿家的门第也够不上庆典的宾客门槛,除了被傅廷川带进去,她没第二条路。

可傅廷川偏偏没把话说死。

看来她还得再烧一把火,彻底让傅廷川厌恶鹿羽恩。

她走到阳台,鹿羽恩正在那里修剪花枝。

鹿艺可眼珠子一转,笑得娇俏:“姐姐,廷川说,让你去帮他拿药。”

鹿羽恩顿了顿,转身讥笑:“什么时候不当鸠鸟,改行当传话筒了?”

廷川,叫的还真够亲密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鹿艺可破功,装不下去了:“鹿羽恩,你骂谁鸠占鹊巢呢?”

她恶毒地瞪着她,一步步朝她走过去:“鸠占鹊巢的是你,我才是鹿家的亲生女儿,你不过就是我爸妈捡来的玩具,一个替代品。”

鹿羽恩眸光一沉,冷着脸没说话。

鹿艺可看着她的表情,满心痛快,附在她耳边,幽幽开口:“鹿羽恩,连你的婚姻,也是我不要施舍给你的,你个没人在意的废物,在我面前有什么嚣张的资本?”

短暂的沉默后,鹿羽恩从喉咙口溢出一声轻笑:“你不要的?鹿菩萨,那你天天上门自荐枕席,是在造福众生?”

“你!”

鹿艺可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气的发抖。

鹿羽恩嘲讽地瞥了她一眼,不再搭理她,直接走人。

对于鹿艺可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傅廷川如果真让她传话,鹿艺可可不会这么殷勤。

事出反常必有妖,看来这里面有猫腻。

正巧这时,被她握在手里的手机振动了下,鹿羽恩点开短信,面色瞬间冷凝。

短信是一张炸药的图片,地点是等下举行庆典的别馆。

她双击把图片放大,瞳孔微缩,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这炸弹的型号,跟席山那场爆炸残存的碎片一模一样,是一个批次出来的!

鹿羽恩指尖发白,眸色深不见底。

当年设计席山的幕后黑手,如今终于露出马脚,而且,他现在很有可能就藏在别馆里!

鹿羽恩强压下翻涌上来的情绪,快步朝着傅廷川的房间过去。

门没关,屋内的礼服设计师,发型师和管家各自忙活着。

傅廷川安静地坐在镜前,背对着她正闭目养神。

“我收拾好了,别馆那边事多,我想先过去帮忙布置。”

她说完,傅廷川终于睁开眼,看向镜子里鹿羽恩的镜像,眸光锐利如鹰隼:“是去布置,还是不想跟我一块?”

脑海里鹿艺可的话再次响起,傅廷川身上冷意更重,肃杀狠厉。

鹿艺可没撒谎!

她果然看轻他,觉得他是个残废。

没想到鹿羽恩演技还不错,在他面前演的滴水不漏。

“你又怎么了?”

鹿羽恩莫名其妙,这男人又抽什么疯?

她身为傅太太,提前去别馆准备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怎么在傅廷川口里,就成了罪大恶极?

傅廷川冷笑,重新阖上了眼,语气疏离漠然:“你做什么,不需要跟我报备。”

她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买过来替他冲喜的玩意儿罢了。

鹿羽恩心系炸药的事,听了这话也没多想,径直去了别馆。

她走后,屋子里气温降了好几个度,管家和几个设计师冻的打了个激灵,手上动作更小心了些,生怕激怒傅廷川被当成出气筒。

而就在这时,在外面偷听完的鹿艺可施施然走了进来,凑到傅廷川身边,故作不解开口。

“傅少,姐姐怎么一个人去了别馆?她不是应该和您一块过去吗?”鹿艺可眼里闪过喑芒,故意咬重了语气:“毕竟,她现在可是傅太太,是该陪在您身侧的女人。”

“滚出去。”

傅廷川一声低喝,眉宇间萦绕着一股低气压,俊脸绷紧,轮廓线锋利尖锐。

几个设计师吓得抖了抖,看向管家,管家权衡了一番,最终带着人退了下去。

鹿艺可没动,她咬紧关牙,厚脸皮留在房间。

站在傅廷川身边的女人,必须是她!

这是她的机会。

等所有人走后,她试探性地枕在傅廷川腿上,含情脉脉地看向他:“傅少,鹿羽恩从来只爱钱,她根本不配站在您身边。”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廷川勾起了下巴。

他忽然俯身,一双又黑又冷的眸子凑到她眼前,几乎看穿她的心思。

“想跟我去别馆?”

鹿羽恩心跳得飞快,她强自镇定,直直看向他:“是,傅少,我想侍候您。”

傅廷川盯着面前这张脸,眸色微凛,看不出心思。

就在鹿羽恩脸上的笑快维持不住时,傅廷川开了口。

“好,那今天就由你陪我过去。”

他说完,毫不怜惜地松开手,鹿羽恩踉跄着摔在了地上。

傅廷川闭上眼,心口戾气丛生。

双腿残废又如何,有的是人送上门来,既然鹿家有意让鹿艺可换了鹿羽恩,那他就让他们如愿。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