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蛇缠身入火坑霏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2-08-04 16:31    编辑:地瓜软件园
  • 蛇缠身入火坑

    作者霏微写的《蛇缠身入火坑》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李木樨,灵泽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霏微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蛇缠身入火坑》 小说介绍

蛇缠身入火坑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霏微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蛇缠身入火坑》 第1章 免费试读

“丫头,你别怪太爷心狠,这是没办法,选到你这就是你的命!嫁给柳仙,诞下仙胎,方能保全村太平!”

诓骗我回村的太爷仍在我耳边念叨,我从没想到最亲的人竟然亲手将我推进火坑。

我的嘴里塞着布条,发不出来任何声音。手脚也被捆着,身上是被他们强行换上的大红喜服,像古代新娘那般宽衣大袖。

什么柳仙,就是条大蛇!

让我嫁给蛇,还要给蛇生崽子……这何止是荒唐,根本是要人命!

我想过逃跑都以失败告终,最后被他们五花大绑,用没顶的软轿抬着前往后山祠堂。

他们不敢多逗留,将我往堂里一放,太爷在龛前连磕三头,嘴里念念有词。

我听不清也没心情,奋力挣扎却徒劳无功。最后眼睁睁看着所有人匆匆忙忙离开。

阴风阵阵,灌入祠堂内,我的身体跟心冰冷一片,忍不住瑟瑟发抖。

忽然,一阵细密的剐蹭地面的窸窸窣窣声响起,有什么东西正缓慢出现。

我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抬头看见高大昏暗的祠堂顶梁上有什么东西盘绕……

紧接着身后传来丝丝缕缕的凉意,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就是他们送来的小东西?倒还有几分姿色。”

邪魅的声音响起,我吓得浑身哆嗦。

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长发男人,他殷红深邃的眼眸在阴影中灼灼似火,面容绝艳又透着阴鸷,有种超越肉体凡胎的妖冶美。

我心神俱颤,背脊冒冷汗,这明显不是人的东西再好看也吓得心慌。

难道柳仙是真的?真的有妖?我不敢相信又不得不信!

蛇妖嗓音微哑带着点慵懒,“你命活该如此,乖乖听话,免受罪。”

说完,他取下塞在我嘴里的布条,伸手扯开我的衣襟。

倘若没被捆绑住,我就是拼死也不能让他得逞!

可现在根本就是案板上的鱼肉,我眼泪瞬间流淌下来,心揪痛。

那蛇妖似乎皱了下眉,红眸深处微微泛起光亮,我瞬间就被这双眼眸所吸引,心底涌起异样感觉,飘忽忽甜滋滋,像是沉醉在舒畅欢喜的风月场里……

之后的事我的记忆变得混乱,只记得躯体交缠,炽热与冰冷,缠绵与疯狂,在无休止地掠夺中沉沦……

等到我彻底清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三夜过后,嫁衣盖在身上,早就残破不全。

手腕上多了个银蛇镯子,首尾相连,纹路古朴雅致。

这不是我的东西,一定是蛇妖搞的鬼!

我想尽办法也没能脱下来,手背差点卡掉一层皮,只能暂时放弃。

我隐约记起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顿时又羞又恨。

比起那蛇妖,我更恨村里人!

蛇妖非我族类,不安好心实属正常。但村里那些人很多都沾亲带故,竟然这么丧尽天良的害我!

我叫李木樨,出生在这个叫户嵬的村里。从懂事起我就知道这里跟别的村不一样,有很有多玄之又玄的规矩,供奉着神秘的护村仙。

之所以说神秘,是因为我的印象里从未见过这位护村仙的神像或者图画。庙倒是有过,里面的神龛上只放着紫色曼陀罗花,除此之外便是香火跟一些符文。

小时候我问过大人,他们说这是仙家的意思,不显形体,也不许任何人供奉神像。只以紫色曼陀罗代之。

祭祀也不需杀鸡宰羊,只要几柱清香,一些鲜花素果。

曾经贪玩,我还跑到那庙里偷拿香火,出了门就迷路找不到家,直到半夜才被来寻我的路人大哥哥找到送回去。

待到我逐渐长大,上学使我远离村子,直至考上大学去到禹城,大城市的快捷与繁华令我大开眼界,也就逐渐遗忘了村子。

只是没想到,我大学刚一毕业,太爷就捏造我父母病重的消息催我回来。我哪里想到这是骗局,连忙往回赶,结果落得这个下场!

为了全村人就牺牲我,我不是圣母,这笔账以后定要清算!

我心中悲愤不已,正想得出神就听见啪嗒一声响,我循声望去,只见祠堂门口放着一套叠整齐的衣裳。

刚才还什么都没有的。

我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拿过来穿上,嫁衣已经扯坏了,总不能光着身子。那是套古风衣裙,绣花很精美,颜色淡蕊香红,只是样式……是年轻女子的寿衣!

虽然心里很膈应,可眼下不是挑剔的时候,我只能硬着头皮把衣裳穿好。

别说还挺合身,这么一想更觉得晦气。

我一分钟都不想在祠堂里待下去,想着赶紧躲起来,找机会去救被关起来的家人。

可我这刚跨过门槛,外面原本空荡荡的山路上忽然间出现一群人。

那些人一个个挨着站,穿一身黑衣,看体型男女老少皆有,脸上戴着煞白的木质面具,咧着僵硬而夸张的笑脸。

这真的是一眨眼的功夫凭空出现的,我这心被吓得突突直跳,好悬没喊出来。

而后不等我反应,他们已经到了跟前。

我本能地往后退,头前的面具人却直接跪下,双手托起一样东西。我一看,竟然是我的手机!

当下顾不得害怕,我一把抓过来想联系外界。

结果捣鼓半天根本没信号,心底涌起沮丧委屈诸多情绪,眼眶潮热,差点哭出来。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叮咚一震。

屏幕瞬间漆黑,六个血红的字迹浮现:清水口,五公塔。

这地方我听说过,在户嵬村后山,离着祠堂应该不是很远。

这意思是要我去哪里?凭什么我要听他们的!一个个都想害我!

那面具人似乎洞察了我的心思,突然一把抓住我脚腕,其他人迅速围上来,一个个揪胳膊,拽衣角。

他们力气极大,我压根挣脱不动,但他们一时也拿我没办法。

僵持之下,领头的面具人唰地起身,噌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村里杀猪宰羊的那种屠刀。其他人也纷纷效仿。

他们脸上的面具僵硬而夸张的笑,映着手里明晃晃的刀,看得人心里发毛。

我担心硬闹下去会有性命之忧,只得暂为妥协:“我去,我去还不行吗!别拉拉扯扯的!”

好女不吃眼前亏,先把命保住再说!

整个过程里那些人没说过一句话,我甚至都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呼吸……

我不敢深想,此时祠堂外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不知不觉中黄昏降临,远处不知哪里飘来空灵缥缈的童谣。

七月半,鬼门开,哥哥姐姐排成排,掉进河里回不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