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岑青妤萧晏行小说岑青妤萧晏行热门小说完整版阅读

2024-06-04 11:20    编辑:夕渊
  • 岑青妤萧晏行

    作者佚名_的文笔清晰,剧情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把岑青妤萧晏行_这本书拍成电视剧,,强力推荐此书!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言
    立即阅读

《岑青妤萧晏行》 小说介绍

岑青妤萧晏行资源带给大家,作者佚名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岑青妤萧晏行》 第2章 免费试读

《岑青妤萧晏行》 第一章 免费试读

细雨如烟,笼罩着整个长安城。

天色晦暗,烛台上燃着一支蜡烛,微风一吹,烛火摇曳,眼前的针脚便跟着歪了几分。

岑青妤不慎将针扎进食指尖,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

几滴鲜红的血珠沁在手中未绣完的嫁衣上,恰好染红鸳鸯的翅膀。

嫁衣带血,十分不祥。

站在一侧的紫鸢立刻惊叫一声,拿来帕子捂住岑青妤伤口。

“姑娘,今日下雨,天色太暗,不如改日再绣。反正还有半年时间,左右都来得及。”

岑青妤垂眸,并未说话。

伺候了岑青妤六年,紫鸢觉得小姐愈发漂亮了,也可能是长开了。

她肌肤白皙如玉,一双眸子如秋水般明亮,眼尾微挑,清丽中又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少女般妩媚。

葱白纤长的指尖将针线缠好,岑青妤轻声:“那便不绣了,我们出趟门。”

紫鸢不觉诧异,这不像岑青妤的行事作风。

岑青妤出身金陵首富岑家,奈何十岁时父母早逝,只好投奔外祖母家。

因不是自己家,虽然老太太待她比亲孙女还亲,但她自打入府以来便十分懂事,从不肯给人添麻烦,即便待丫鬟小厮都很客气,深得大家喜爱。

像今天这种雨天要出府麻烦旁人这种事,以前从未有过。

紫鸢不觉问:“小姐想去哪儿?我去吩咐车夫。”

“去趟金记。”岑青妤声音很软,体贴道,“给车夫多封一些银子。”

紫鸢了然,原来还是想去看出嫁时的首饰打得如何了,怪不得。

她们从侧门出去便上了马车,也没惊动旁人。

马车缓缓向前,临近金记首饰铺子,岑青妤的心里却越来越紧张。

“不会的。”她在心里默默安抚自己,萧家待她不薄,萧衍也一向待她极好,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昨夜会做那样的梦。

梦里她嫁给萧衍后很快便怀了身孕。

自她怀孕后,萧衍以忙会试为由很少回来,她一向信任他,从未怀疑过什么。

直到她即将临盆,夜里突然肚子饿去厨房弄吃的,忽然听到下人偷偷议论“这么说外头这位主子反倒先生了小少爷”。

她听着不对劲,不动声色让紫鸢和梅妈妈绑了人来审,一审之下才知道萧衍在外头置了宅院,养了小妾。

她气得立刻带人寻上门,发现萧衍养的外室竟然是他的表妹柳嫣然,难道下人会称外头那位主子。

而且不止萧衍在,萧衍的母亲、她的婆母柳夫人也在。

见到她,柳嫣然吓了一跳,抱着孩子躲在萧衍身后,萧衍轻轻拍着她的脊背安抚,语气温柔:“无妨。”

柳夫人不过尴尬片刻,便正色道:“你既然来了正好,这事本来也该告诉你。嫣然已经为萧衍诞下长子,我们自然不能待薄她,衍儿打算纳她为妾。”

她只觉得一阵反胃。

算一算时间,恐怕还未成婚时萧衍便在外安置了人,所以才会在她前头生子。

她脸皮薄,如此被欺负也不知该怎么办,只是泪流满面、声嘶力竭地质问萧衍为什么要这么待她?

萧衍却只是轻飘飘道:“你怎么这样不懂事?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

“我待你还不够好?体谅你怀孕一直都没纳嫣然进门,她在外头受了多少委屈?”

口口声声都是她的错。

她从未经过这样的事,心痛如死,气急攻心之下动了胎气。

因太过伤心,又遭遇难产,她竟没能将孩子生下来。

她孤零零地倒在血水中,看着鲜血染红了被褥,流到地上,染红了一片,听到紫鸢悲恸的哭声。

却怎么也醒不来。

她躺在冰冷的棺椁之中,魂魄飘在半空,听到萧衍对柳嫣然温声说:“是她岑青妤受不住这样的福气。等过了百日,我便抬你做夫人。”

怎么可以这样,就在她的灵位前说这样的话。

岑青妤气得哭出声,终于从梦里醒来,却发现自己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

紫鸢也被吓了一跳,得知她做噩梦,立刻替她换了衣衫,又拿来热水替她擦身。

她喝了口水慢慢缓过来,却觉得这梦太过真切,真切到让人害怕。

睁着眼躺到天亮,不想下起了小雨。

本来跟萧衍约好,今日他要陪她一起去看出嫁时的首饰打得如何,顺便再挑些喜欢的首饰。

结果萧衍的小厮听书却早早就过来禀告,说萧衍今日突然有同僚邀请,改日再陪姑娘上街。

她点头应了,小厮走后,她心里却一直隐隐不安。

本想绣嫁妆稳一稳心神,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大,甚至不慎扎破了手指。

干脆出门一趟。

梦里,萧衍跟她刚成亲后,便常跟柳嫣然在金记铺子幽会。

快到金记门口,岑青妤假意说口渴,下车打发了车夫,自己带着紫鸢进了金记铺子对面的福记茶楼。

她在二楼开了个包厢,打开窗观察对面。

一个时辰过去,并未发觉什么异常。

岑青妤松了口气,难免觉得自己有几分疑神疑鬼,正觉好笑,却突然看到萧衍的身影。

萧衍喜白,他一身莹白色衣衫,手里拿一柄折扇,翩翩公子般搂着身旁佳人出来,姿态亲昵。

那女人正是柳嫣然。

紫鸢又惊又怒:“小姐?”

岑青妤摇了摇头,示意她别说话。

萧衍不知低声说了句什么,揽着佳人走进茶楼,二人上楼,竟就坐在他们隔壁包厢。

隔音并不好。

萧衍温柔的声音透过一面薄墙被听得清清楚楚:“逛了一上午累了吧?在这里休息会儿吃点东西,这茶楼点心还不错。”

柳嫣然声音甜得叫人觉得腻:“我不累,只是辛苦你了。毕竟你即将大婚,还要抽时间陪我。”

“陪你是应该的。”萧衍温声问,“今天挑的金簪你喜欢吗?”

柳嫣然泫然道:“喜欢,这是我收到的第一支金簪,多谢表哥。可惜你成亲后就是别人的了。”

“吃这种醋?我不早就是你的了?”萧衍仿佛轻笑了声,“放心,同她成亲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柳嫣然声音低了下去:“那你今晚来么……”

岑青妤听不下去了,只觉得恶心。

她倏地起身,用力打开包厢门朝外走去。

“砰”的一声,推开隔壁包厢的门。

萧衍跟柳嫣然正搂在一起,柳嫣然领口甚至都有些凌乱。

见到来人,两人吓了一跳,连忙分开。

萧衍一脸惊讶,脸上带了些细微的歉意,起身朝她走来:“青妤,你怎么在这里?你听我解释……”

岑青妤浑身冰冷,面色苍白,甩开他的手:“萧衍,我们退亲,是你自己去跟舅母说,还是我去说?”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