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顾挽月苏景行小说热辣必读宝藏言情文推荐(顾挽月苏景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挽月苏景行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挽月苏景行)

2024-06-04 15:26    编辑:liang
  • 顾挽月苏景行

    《顾挽月苏景行》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提供顾挽月苏景行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

    苏景行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顾挽月苏景行》 小说介绍

“王爷不必害怕,我是来给你上药的。”苏景行看见是她就放松了,刚刚侯府来人的话,他也听见了,眼里露出一抹歉意,“抱歉,连累你了。”连累?大可不必,侯府早就想把...

《顾挽月苏景行》 第3章 免费试读

“叛国贼,不得好死!”

“圣上英明,卖国求荣的东西死一户籍本!”

“勾结突厥,生出来儿子没屁眼!”

苏景行躺在板车上半昏迷,承受着从四面八方扔过来的石头,羊屎蛋子和烂菜叶……

胜仗归来时,他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百姓夹道欢迎。

如今他被诬陷叛国,不仅无人替他伸冤还人人喊打,成为千古罪人。

再反观苏家其他人,一个个差点没把头缩进肩膀里。

老夫人老泪纵横,“造孽啊,我苏家竟落到这般田地……”

二房的老爷苏华林忍不住抱怨,“都怪景行,日子过得好好的,想不开去通敌卖国,现在好了,全家都教他连累了。我是最要面子的人,被这群百姓骂的,头都抬不起来了,往后可怎么活啊!“

从抄家到现在,众人从一开始的懵逼到现在个个都起了心思,有人相信苏景行没谋反,也有人不相信,二老爷是第一个忍不住的。

其他几房对视一眼,都默契的闭上嘴。

杨氏听不懂他说什么,但她看出了苏华林眼里的抱怨和嫌弃,畏缩了下瘦弱的肩膀不敢吭声,拖着小儿子小女儿,吃力拖着板车低头跟在后面。

顾挽月就没这么好脾气了,“活不下去就一头撞死,你沾光吃香喝辣

住王府的时候,怎么一个屁都不放?”

看书的时候就知道苏家面和心不和,没想到刚被抄家,这些人就按耐不住了。

指望和这种人流放路上相互扶持,还不如先怼为快。

“你你你,侄媳妇,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呢?”

苏华林就是见三房无人,才敢发牢骚,没想到顾挽月长得娇弱,竟然敢呛他?

还想再说什么,老夫人敲了敲拐杖,痛心疾首,“都给我闭嘴,落难了一家人更应该齐心,谁再吵嘴我饶不了!”

顾挽月娘家是侯府,还用得着她。

……

城外十里坡。

毒辣的日头下,一群人推着一辆板车从城门远远走了过来,有的身穿囚衣,有的衣衫褴褛,神色麻木,有老有幼,这群人正是要流放宁古塔的苏家老小。

这里是押送流犯交接的地点,已经集聚了大批前来送别的亲眷,亲眷手里都拿着或大或小的包裹,希望家人路上能好过点。

衙役们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能流放的犯人非富即贵,哪怕是全家获罪,也有亲朋好友前来打点,他们能趁机捞到不少油水。

苏家也有不少女眷的亲戚到场了。

大房金氏和四房刘氏的娘家人都送来了些吃食和衣物。

二房钱氏的娘家大哥还在朝中做官,人虽

然没亲自来,可送的东西最多,足足有四五个大包裹,给足了钱氏脸面,就连老夫人都高看了她一眼。

只有三房冷冷清清的,没一个人来探望。

“哼,杨氏也就算了,她父母兄弟都死绝了。这侄媳妇是怎么回事,还是侯府千金呢,竟然没一个人来送别的。”

个个奚落的眼神往顾挽月身上打量,老夫人也皱起眉头。

突然,金氏捂住嘴喊了一声,

“你们瞧,那不是侯府的马车吗?”

侯府的马车都来了,那肯定是拿了不少好东西呀,老夫人的眉头又舒展了。

只是马车到了跟前,车上的人却连下都不下来,只掀开了一角帘子假惺惺道,

“挽月啊,出嫁从夫,如今你已经是出嫁女,和侯府没有半点关系。我心地善良,念在你是侯爷的女儿,赏你点吃食,还望你以后莫要回来纠缠。”

说完,轻蔑一笑,将几个馒头从车内扔出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同情,奚落,各种目光射在顾挽月身上。

顾挽月早有准备,神色倒是很淡定,她认出这女人就是和渣爹咬耳朵的小妾,冷冷一笑,突然一个闪身上去将她拽下马车。

随后动作飞快的薅下她身上的金簪子,玉镯子,红宝石耳坠……

小妾失声尖叫,“顾挽月

你个贱人,你敢抢我的东西?!”

顾挽月一个巴掌过去,直接打得她噤声,

“妾者为贱,你才是贱人,这些东西全都是用我母亲的嫁妆买的,我不过是收回来罢了。

回去告诉你家侯爷,从今以后,

我跟侯府恩断义绝!“

断绝关系是吧,她巴不得呢!

侯府的钱财都在她手中,谁过得更好走着瞧。

“你你你,你疯了!”小妾见顾挽月如此嚣张,虽然目的已经达到,却被气得吐血,狼狈逃离。

“侄媳妇,这没娘家的媳妇就没了靠山,你以后可惨喽。”四房的刘氏阴阳怪气道。

还以为侯府是来送吃的呢,结果……切!

老夫人终于忍不住了,也狠狠剜了顾挽月一眼。

金氏一脸内疚,刚要不是她大喊,大家的注意力也不会集中过来,她磕磕绊绊道,“侄媳妇,我对不住……“

话还没说完呢,老大苏华阳一脸阴沉的瞪了她一眼,“别在那丢人现眼,赶紧过来提东西,娘家就送这么点东西来,真是白娶你了。”

金氏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畏缩了下肩膀跟过去,苏冉冉同情的看了顾挽月一眼,也不敢出声安慰,小跑着帮她娘提东西了。

倒是杨氏搓了搓手,将地上的馒头捡起来,小心翼翼的看

着她,“挽月,别,别不高兴……”

顾挽月心里一暖,傻婆婆脑子不灵光,心眼倒挺好的。

“娘,我没事,我去看看相公的伤势。”

苏景行进宫挨了杖刑,这杖刑可不是打屁股,而是打在腰椎上,能把人打残的。

所以他眼下动都动不了,只能躺在木板车上。

顾挽月也懒得假装,直接从空间里掏出一瓶金疮药,撒在他的伤口上。

苏景行立马睁开了眼睛。

哟,这男人警惕心还很强。

“王爷不必害怕,我是来给你上药的。”

苏景行看见是她就放松了,刚刚侯府来人的话,他也听见了,眼里露出一抹歉意,

“抱歉,连累你了。”

连累?大可不必,侯府早就想把她踹了。

不过顾挽月这会儿不想说话,她正一本正经的替苏景行检查伤势。

糟了大糕,这伤势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腰部的脊椎完全被打断了,以后别说是房事,就连站起来都困难……

这狗皇帝,她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啊啊啊……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苏景行眼神复杂,“我还能站起来吗?”

顾挽月面如菜色,“不好说。”

要是有基地的医药大楼,肯定能治好。

“滴,系统已和宿主接通完毕,恭喜宿主激活新建筑医药大楼。”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