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失忆后,小神医回去当哥哥的心肝 作品林挽清顾流景最新章节精彩试读

2024-07-04 12:14    编辑:清旖

《失忆后,小神医回去当哥哥的心肝 作品》 小说介绍

失忆后,小神医回去当哥哥的心肝 作品资源带给大家,作者喧嚣noisy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失忆后,小神医回去当哥哥的心肝 作品》 第3章 免费试读

半途在马车上,林挽清不禁头疼。

这次嫁到夜家还是瞒着哥哥先斩后奏的,要是让哥哥知道自己为了这一味草药这么铤而走险,一定会被气疯的。

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

更何况现在,林挽清只想回去找顾大哥。

毕竟有顾大哥在的地方,才算是林挽清自己真正的家。

回到姜家,林挽清发觉仆人都一脸惊慌地往门外走,看到自己之后面色又镇静了下来,很恭敬地迎接自己:“林小姐,您回来了。”

果然是狗仗人势,林挽清暗想。

现在自己嫁到了夜家,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夜家的大少奶奶了,这群仆人自然恭敬了些。

“我要找我哥!”

林挽清丝毫不怕,她只记得姜家虐待自己了,至于夜承煜和姜莺忆那档子烂事,她根本记不起来。

之前为了不和姜莺忆起争执,林挽清通常是好声好气地对着姜家的仆人。

“好……好的好的……”管家带着林挽清来到顾流景的房间前,房间里传来各种锅碗瓢盆被砸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有小厮屁滚尿流地跑出来了。

“小姐您自己进去吧,老奴就不进去了。”

说完管家也两脚抹油似地跑了。

林挽清不解地挠了挠头,随后敲了敲门,便走进了顾流景的房间。

推门一看,顾流景正擦拭着自己的银剑。

这把剑是桃派剑法的传家宝,平时练剑顾流景拿着稍微好一点的铁剑练的,从来不用这把剑练习。

上一次使用这把剑,还是在林家进了刺客,突出重围的时候。

此时的顾流景周身似乎散发着一股冷气,他身姿挺拔,宛如一座冷冽的山峰。

重复的动作透露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决心。

手中的剑闪烁着寒光,仿佛与他心意相通。

顾流景轻轻擦拭着剑身,动作优雅而利落,仿佛在与剑共舞,每一个细节都展现出他对桃派剑法的精通。

他的表情冷静而沉着,没有丝毫的畏惧或犹豫,宛如战神降临,气势磅礴,令人心生敬畏。

林挽清还是第一次见顾流景这个样子,吓得人都结巴了:“哥哥……我,我回来了。”

顾流景听到林挽清的声音后,身上的冷气收回去了几分。

他嘴边挂着笑容,却完全没有笑意。

“小挽,你到哪里去了?”

林挽清知道瞒不住哥哥的,从小到大她从来没骗成功过,于是她开口了:“顾大哥你别生气哈,我是暂时嫁到夜家去了,但是我保证,一拿到那味草药就回来,真的!”

“傻小挽,”顾流景叹了口气,温柔地把林挽清搂进自己的怀里,“哥哥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吃这么多苦呢……”林挽清的眼里也湿润了,她回想起了自己第一天嫁到夜家的经历,头上的伤和脸上的伤虽然用草药敷过,还是在隐隐作痛。

“嘶……”顾流景不小心碰到了林挽清脸上的伤口,林挽清疼得叫出了声,“哥哥,别碰这里,痛痛痛……”顾流景的表情更阴暗了,“这是谁弄的,告诉顾大哥。”

“没事没事,我自己撞的。”

林挽清看着顾流景越来越阴沉的脸,决定先安抚一下哥哥的情绪,“小挽要哥哥吹吹!

哥哥吹吹小挽就不疼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

顾流景摇了摇头,轻轻地往林挽清的脸上吹了吹。

失去了视力,顾流景的生活确实不方便,但他基本上己经适应了听声辨人,到一个新地方,也只要摸两遍,就能熟悉并记住这地方的地形。

只有小挽,他需要摸一遍又一遍,来确认今天小挽是不是长胖了,小挽是不是变高了,小挽有没有熬夜为自己找草药,让眼睛变肿了……他不想错过小挽任何一点点身体的变化。

“小挽,不要让自己受伤,受了委屈要回来告诉哥哥的啊。”

顾流景摸了摸林挽清的头。

林挽清感受到自己头上那只温热干燥的大手,曾经无数次抚摸着自己的头顶的大手,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只要跑到哥哥的怀里,就有家有安全感了。

事实上,自己一首是一个缺少安全感的人啊。

别人都说林家小姐天然呆,傻傻的很迟钝,也喜欢清静,其实只是林挽清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罢了。

在其他地方,小神医永远是一个工具。

只有在哥哥这里,才会有人担心小神医会不会受伤。

林挽清正在顾流景旁边抹着眼泪呢,房门突然又被野蛮地踹开了,姜莺忆走了进来。

后面跟着一袭黑衣,宛如黑夜中的幽灵一般的夜承煜。

“哟,看来妹妹还是放心不下这瞎子啊,结了婚还要跑回来看看,莫不是怕这瞎子在我姜家被弄死了?”

姜莺忆勾起嘴角说着。

“姜莺忆,我提醒你,现在你的药膳还是我负责的,如果你不想明天你的这张脸毁容的话,请你对我的哥哥嘴巴放干净点!”

林挽清昂起小脸回应道。

姜莺忆吃了一惊,她本来想着林挽清为了在夜承煜面前维护面子,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

怎么掉进了一次池塘,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夜承煜看着林挽清,今天的林挽清穿的是一身绿色的衣服,与平时他所见到的灰衣不同,显得格外有生气,加上林挽清本来就长的倾国倾城,他竟觉得有些挪不开眼了。

想到昨天的事,夜承煜觉得有些愧疚,因此他没说什么,只是站在姜莺忆旁边。

“小忆,算了,这次来我们是要和她说正事的。”

夜承煜提醒道。

“夜哥哥……”姜莺忆委屈地抬眼,眼中的泪水己经要流下来了,她吸了吸鼻子,拗着哭腔说着:“她这个贱人,害的我好委屈啊。”

夜承煜心疼地揽过姜莺忆,果然不能信任林挽清这个女人,她尽会耍些心机,让小忆受委屈。

“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小忆马上就要到夜家来了,我要娶她做平妻。”

“哦。”

林挽清接过顾流景递过来的玉镯子,每次回家哥哥都会给自己准备小惊喜,这次也不意外。

这只玉镯子的成色极好,白里透绿,非常配林挽清今天的衣服。

果然还是哥哥最了解自己!

“哦什么哦,我跟你说,林挽清,你不要太恶毒!

不许刁难小忆!”

夜承煜见林挽清不理自己,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看着她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自己的心里居然有些疼痛。

可恶,这个贱人!

“我又不回去了,你和我说干什么。”

林挽清抬起头,好奇地看着夜承煜,“原来你就是我夫君啊。”

夜承煜莫名其妙:“我不是你夫君是谁?

你不要装傻充愣!”

“还有你说的,你不回来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呗。”

林挽清说道,“本姑娘要和你和离!”

她一巴掌拍在了床上,小声嘀咕:“大不了那味药我重新找,不要了呗……”夜承煜感觉气的肺都要炸了,“好,那你就滚出去住吧!

姜家肯定也容不下你了!”

“没问题。”

顾流景突然开口了,“还劳烦夜公子现在就留下一纸和离书。”

“我房间就有纸笔。”

怎么感觉哥哥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林挽清默默想着。

“好了。”

夜承煜大笔一挥,“从此你与我夜家,再无一点关系。”

“行!”

林挽清也爽快地签了字,转头就拿去官府盖了章登记。

官府的官员都看傻了,昨天大婚,今天和离,这家也是真稀奇。

“再见!”

林挽清挥了挥手,坐上马车,转头看向顾流景:“对不起啊哥哥,我一时冲动,连累到你了。”

“没关系的,顾大哥早就想让你和夜承煜分开了。”

顾流景好闻的味道遍布整个车厢,林挽清这才注意到,这根本不是姜家的车。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呀?”

林挽清有点害怕,离顾流景更近了些。

“去我们的住所呀。”

顾流景轻轻地抚摸着林挽清的头,“小挽,哥哥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马车渐渐停下,顾流景一跃而下,随后小心地扶着林挽清下车,“小挽慢慢下,小心脚底。”

“好。”

林挽清几乎把整个人的重心都压在顾流景身上了。

“进门吧。”

一推开门,就有两个马夫把林挽清和顾流景的包裹拿走了。

管家毕恭毕敬地向顾流景打招呼:“公子,您回来了。”

他又看向旁边的林挽清,“这是……这是我妹妹林挽清,你们叫她小挽也可以。”

提到林挽清,顾流景面上的笑容都多了许多。

“啊好,小挽累着了吧,进屋歇息一会吧。”

管家领着林挽清进屋,房间里还有几个丫鬟,见林挽清来了,立刻去倒水准备洗浴。

“小挽先休息一会,晚上哥哥带你去吃饭。”

顾流景温和地护着林挽清,捏了捏她的小脸。

林挽清彻底惊住了,她不知道的是,晚上还有的她震惊的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