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洛念芙明淮也小说(洛念芙明淮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洛念芙明淮也洛念芙明淮也小说列表_笔趣阁(洛念芙明淮也小说)

2024-07-07 10:10    编辑:peiqi
  • 洛念芙明淮也

    《洛念芙明淮也》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洛念芙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洛念芙明淮也》 小说介绍

从头上拔下一根珍珠玉簪,转身递到了谷雨手上。洛念芙轻笑:“今日感谢谷雨姑娘帮忙引路,小小心意,还希望姑娘能收下。”连翘得了自家主子的眼色,咽下了一肚子的埋怨,却也干不出赔笑的事情,像根木头似的站着。...

《洛念芙明淮也》 第7章 免费试读

指尖一点点陷入被褥。

洛念芙感觉自己身子似有千斤重,明明能清楚感知到外界,但仍被清醒的拽入梦境的漩涡。

破碎的梦在此刻包裹住了她。

乌檐高瓦的楼台,雕梁画栋的小屋。

昏黄的烛光下,娘亲坐在楠木凳上绣着她未来的嫁衣。

而她小小一只,趴在桌子上看着母亲柔美的侧脸。

“念芙才不要嫁人呢,念芙要永远陪在娘亲身边。”

娘亲嘴唇轻抿,扬起一抹单薄的笑意:“念芙真乖,那你就一直陪着娘亲吧。”

画面支离破碎,入眼的是满目白帆,黄纸飘零。

她被嫡母扯到身前,肉乎乎的小手几乎被掐的没了血色。

她想要哭喊,却被阴冷的目光硬生生的止住了声音。

惊慌失措下,身子像是被放进了热油中煎炸。

面前是嫡母身边的周妈妈,面露嘲讽的打量着赤身裸体的她。

姜念芙闻着荤腥的牛乳药香,想要挣扎出浴室,但不等她站起身,一双粗糙的大手就会按着她的脑袋沉入桶底。

无法呼吸的痛苦深深烙在了脑海里。

无论她往哪儿跑,身上都有着消散不开的奶香。

睡梦中的洛念芙握紧了手心,想要用疼痛唤醒自己,但眼皮子却怎么也睁不开。

海晏堂外,夕阳西落,未关严的木窗透漏出几丝夜风的凉意。

洛念芙感觉有人用茶杯喂她喝了几口略有药味温水,又将半干的手帕敷在她额头上。

隐约的念经声听不真切,但梦魇却如同潮水般退去。

姜念芙这才缓缓睡了过去。

夜风的凉意难解身上的粘腻,睡梦中出了一身的热汗,洛念芙被身上的触感难受醒了。

睁开迷蒙的双眼,洛念芙发现明淮也竟然守在她的床边。

微弱的烛光摩挲着男人冷峻的侧脸,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微泛红,眼角的那颗红色的小痣也红的格外妖异。

洛念芙一时间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另一层梦魇,直愣愣的伸出手想要轻触明淮也眼角的红痣。

“啪——”

清脆的拍打声,手被毫不留情的拍打到一边。

洛念芙倒吸口凉气,瞬间清醒过来。

明淮也沉沉的呼出口气,紫檀木手串佛珠缓缓转动起来,在他的手中发出轻微摩挲声响。

洛念芙看着拔步床上随风飘动的金纱,意识到自己居然躺在了明淮也的床上。

她顾不得思考前因后果,狂喜席卷了她的内心。

自己生病,深陷梦魇,明淮也居然亲力亲为的照顾自己,是不是代表……

但不等她想清楚其中缘由,明淮也就已经缓步走到了佛堂门前。

两个高大的侍者走了进来。

洛念芙看着自己白嫩嫩的胸脯,下意识隆起轻纱,欲盖弥彰的想要遮掩起身子。

明淮也冷哼一声,语气不明:“现在倒是知羞了。”

洛念芙还没反应过来,侍者们就用粗布麻单把她包裹成了蚕蛹,粗鲁的扔在了地上。

不多时,原本拔步床上的床品就被换了一番,被换下的则直接在佛堂面前烧了个干净。

洛念芙披着床单,顾不得娇嫩皮肤被摩擦泛红,半倚在佛堂门口看着烧的正旺的火焰。

千金难买的锦缎丝绸就这样被付之一炬,只是因为她躺过。

明淮也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声音阴沉:“下次再敢耍心思,烧的可就是你了,美人骨为柴,不知这火会有何不同。”

洛念芙却眼前一亮,勉强按压住内心的雀跃,低头对着明淮也行了个礼。

“念芙谢姐夫教诲。”

明淮也垂眸不语,转过身子把她推出了佛堂。

谷雨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外,施施然的对着洛念芙欠了欠身子,毫无尊重之意。

洛念芙却毫不在意,只淡淡说道:“带我回细柳阁吧。”

经过几处曲折回廊,目光所及之处皆雕梁画栋,花草树木也都并非凡品,月光洒在院中的那颗巨大银杏树下,落了满地金光。

沉默中,谷雨开了口。

“您今天是被世子赶出来了吗?”

洛念芙轻扬红唇,薄纱包裹着玲珑邮政的身体,清冷月光下妖艳的如同话本中摄人心魄的魅鬼。

“是姐夫害怕我在佛堂呆的太久,扰了清修,这才让我先回来休息,明儿我还要再去呢。”

谷雨的脚步一顿,回眸看向洛念芙,眼神晦涩不明。

洛念芙无辜的眨眨眼,不理解谷雨为何突然转变态度。

但碍于她对于镇国公府内部错综复杂的势力一无所知,索性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

谷雨嫌弃的看了眼洛念芙几乎衣不蔽体的着装,很快就恢复成了面无表情的神态。

眼瞧着细柳楼就在眼前,月光下的小楼显得尤为朴素。

洛念芙眼尖的看到了站在门口焦急等待着的连翘。

“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连翘年龄小,瞒不住心思,尤为怨恨的看了眼洛念芙身后紧跟着的谷雨。

洛念芙接过连翘手中的轻薄披肩,拢在了身上。

从头上拔下一根珍珠玉簪,转身递到了谷雨手上。

洛念芙轻笑:“今日感谢谷雨姑娘帮忙引路,小小心意,还希望姑娘能收下。”

连翘得了自家主子的眼色,咽下了一肚子的埋怨,却也干不出赔笑的事情,像根木头似的站着。

谷雨看着洛念芙。

她的模样生的极美,今天明明只是略施粉黛,却比府里浓妆艳抹的世子夫人都惊艳几分,若是存了心思勾人,诸天神佛说不定都会为之心颤。

但明淮也绝不在其中。

谷雨敛起心思,漆黑的眸子望向洛念芙。

“洛家三小姐,这根簪子连我这身丫鬟服都买不起,您收买人心的手段可还真是稚嫩了点。”

洛念芙面色一僵,笑意也淡了几分。

谷雨离开,声音飘散在风里:“如果真的存了心思想要靠近少爷,不如当初趁着下药生米煮成熟饭。”

连翘攥紧洛念芙的手臂,声音惶恐:“小姐,今天府里的下人都传遍了,说世子在佛堂放了好大一把火,您没事吧?”

洛念芙摇了摇头,缓步迈入了细柳楼内:“当然没事,我反而还要感谢这把火,我生病时明淮也照顾了我,就说明这男人对我存了一丝柔情。”

给她勾引明淮也又增添了几分动力。

就是今晚这把火烧的太旺,有可能会引来一些麻烦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