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温云笙路程(温云笙路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云笙路程)温云笙路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温云笙路程)

2024-07-07 10:52    编辑:hao

《温云笙路程》 小说介绍

按照规定,火葬场是不允许亲人观看火化的。温云笙花了钱,扶着冰冷的铁架床走进了焚化室。空气中有灼烧感,还有阳光下飞扬的灰。或许是骨灰。很快,她的宝贝也会变成这样。...

《温云笙路程》 第1章 免费试读

按照规定,火葬场是不允许亲人观看火化的。

温云笙花了钱,扶着冰冷的铁架床走进了焚化室。

空气中有灼烧感,还有阳光下飞扬的灰。

或许是骨灰。

很快,她的宝贝也会变成这样。

温云笙一身黑色长裙,最小码也隐藏不住她枯槁的身形。

一双哭得又红又肿的眼睛,此时此刻却变得格外的平静。

她伸手摸了摸白布外苍白僵硬的小手,在女儿的手心里放了两颗粉色的折纸星星。

“星星,等等妈妈。”

时间到了。

工作人员上前拉开了温云笙,掀开白布,露出了星星的样子。

已经八岁了,却还是瘦瘦小小的,根根分明的肋骨下端凹陷了一块。

盯着凹陷,温云笙的泪又漫了上来。

是她没有保护好星星!

工作人员低声安慰道:“节哀。至少你女儿走后,她的肾还救了一个小朋友,那孩子会替你女儿快乐地活下去。”

温云笙眼底闪过一抹冷意,嘲弄笑了笑。

“是的,那个孩子是我丈夫的私生子,现在他们一家三口正在为那个孩子举办盛大的生日宴,你知道吗?今天也是我女儿的生日。”

工作人员一怔,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慰眼前这个绝望的女人。

温云笙望着星星,苍白一笑:“烧吧,别耽误吉时,希望我女儿下辈子找个好人家。”

工作人员微微叹气,摇摇头将尸体送到了焚化炉前。

或许是同情,他遮挡了一下过程。

温云笙却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星星解脱了。

不用再每天被她的爸爸讨厌了。

“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喜欢我?”

“妈妈,爸爸为什么喜欢宋阿姨的儿子?”

“妈妈,爸爸是因为我才不喜欢你的吗?对不起,妈妈。”

她这么好的女儿!

就这么被路程害死了!

明明说好生日前夕,他带女儿去最大的游乐园完成她梦寐以求的生日愿望,和爸爸单独相处。

他却转身将女儿推进了手术室为他的儿子捐了一个肾。

然后任由她孤零零地在病床上感染而死。

而温云笙这个母亲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至今都无法忘记,自己冲进病房时,看到的是女儿僵硬的尸体。

而床头沾满血的儿童手表屏幕却可笑地在拨打爸爸的电话。

接通后,那头只传来一句话。

“别学你妈妈疯。”

嘟嘟嘟……

听着机械忙音,温云笙忍着泪水抱住女儿,真的好怕哭出来吓坏了她的宝贝。

其实,从宋宛秋携子高调回国控诉温云笙迫害他们母子起。

她就被路程逼成了人尽皆知的疯女人。

尤其当路程听到宋宛秋哭诉,自己在国外颠沛流离生下肾脏有问题的早产儿时,看他们母女的眼神。

那般矜雅的男人,却又那般无比狠厉。

不顾她的解释,他依旧诅咒般道:“温云笙,你害了宛秋和我儿子,我要你们双倍还。”

路程做到了,一切也该结束了。

温云笙从回忆中清醒时,手里多了一个粉色的骨灰坛。

星星喜欢粉色。

她抱紧了骨灰坛:“星星,我们回家了。”

风吹起女人的裙摆,阳光下却那般寂寥悲凉。

……

温云笙回到了她和路程的婚房,将女儿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抱着骨灰坛枯坐到傍晚。

门外传来停车声。

随后,一道黑色利落沉稳的身影走了进来。

是路程。

八年过去,他依旧如初见般,风华卓然,危险禁欲。

也依旧对她视而不见。

路程没看她,越过她上了楼。

几分钟后,再下楼,他已经换上了自己珍藏多年的西装。

那是他和宋宛秋订婚时,宋宛秋特意为他设计的。

路程依旧没有看温云笙。

这八年,他一直这样冷暴力。

想到折磨她就压在床上,发泄完头也不回就走。

至于孩子……

他甚至禁止星星喊他爸爸。

或许是今天温云笙安静的过分,路程停下了脚步,但没有回头。

“今晚我不回来,叫星星不要随便打电话给我。”

“嗯。”

温云笙摸了摸怀里仿佛还有星星温度的骨灰坛。

如果他肯看她一秒,哪怕一秒,或许就会发现骨灰坛了。

路程整理着袖扣,冷漠道:“你想一下离婚要什么,过两天就去把手续办了,孩子我不要。”

“嗯。”

温云笙依旧平静。

还好,星星以后就属于她一个人了。

路程的手却一顿,但他依旧没有去关注温云笙。

“看在星星救了思沉的份上,后续医药费和营养费,我会全额负担。但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了。这就算是你们最后的赎罪了。”

“嗯。”

温云笙心想,的确很快就再也见不到了。

路程莫名烦躁,想转身时,宋宛秋的电话来了。

一接通,安静的房间传来电话那头孩子高兴的呼喊。

“爸爸!你快来呀!我和妈妈在等你。”

“来了。”

路程声音上扬,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的女人死死抱着怀里的东西,一点一点僵硬。

月色落下。

温云笙从冰箱拿出了之前就替星星定好的蛋糕。

点燃生日蜡烛。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她一边唱,一边将汽油洒在周围,从楼上到楼下,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因为她就没打算放过自己。

如果当初,她能再强硬一点拒绝嫁给路程。

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做好一切,她坐回了餐桌抱着骨灰坛。

“星星,生日快乐,等妈妈哦。”

温云笙将生日蜡烛扔向了窗帘

……

宴会。

路程带着宋宛秋母子高调入场。

觥筹交错,无人不夸三人幸福美满,甚至还有不少拉踩温云笙的人。

唯独一个路程的医生朋友皱了皱眉,快步走到了路程面前。

“三爷,抱歉,请你节哀。”

“什么意思?”

“你女儿……术后感染死了,今天路太太接去殡仪馆了。”

“温云笙给了你多少钱?”路程面无表情举杯饮酒。

“我不是早就把死亡证明发给你了吗?你还说收到了。”

话落,宋宛秋心虚地握紧了儿子的手。

这时,路程电话响了。

“三爷,别墅着火了。”

路程酒杯应声坠地,转身离开。

他不知道怎么猛踩油门到达别墅的,看着火势凶猛的房子,像是什么东西插进了心口。

窗帘坠落,露出了端坐在生日蛋糕前的温云笙和她怀中里的骨灰坛。

像是第一次见面那般对着他笑了笑。

“再见,我恨你,如果一切能重来……”

话未说完,整栋房子崩塌。

或许是死前的错觉,温云笙好像看到路程跪了下来。

算了。

她的星星来接她了。

“妈妈,妈妈。”

……

午后,烈日烧灼。

路宅大厅气氛更是犹如架在火上烤。

茶杯应声砸地,碎片划破肌肤的疼痛,让温云笙顿时清醒。

她跪在大厅中央,茫然地看着一厅的人。

这是……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