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人气小说精选 我没有杀人,我不想杀人穆秋见穆秋免费试读

2024-07-07 12:20    编辑:大萝卜

《精选 我没有杀人,我不想杀人》 小说介绍

精选 我没有杀人,我不想杀人男女主角(穆秋见穆秋)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睡觉根基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精选 我没有杀人,我不想杀人》 第4章 免费试读

进来的人是一个头发松散,看上去整日游手好闲的小伙子,一进来就惊讶的问:“你是数人的那个是吧?

我叫张有为,门前写着我名字的,你应该也看见了。”

“是,你可以称呼我穆秋见。”

“挺不错的名字。

你年纪看上去好像也不大,几岁死的?”

他抬头看了看张有为,二十出头的样子,好像前途一片光明,结果就这么英年早逝了。

“十五岁。”

穆秋见不紧不慢得地回答。

“你上初中啊?

这样的身高都快和我差不多了,而且做事那么严谨……这里的人智商真的相仿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找自己的床铺,找到之后异常的惊喜,嘴里不停地念叨,“我靠,这是顶配啊!

还有这可乐和这爆米花,造物主真是有心了。”

突然之间,张有为的眼光无意瞟到了放在地上的围棋和象棋。

“哎,你下不下围棋?

我这方面也是能和那什么九段下的有来有回的。”

说着,他拿出那一副围棋棋盘和黑白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给了对面黑棋。

穆秋见己经很努力在憋笑了。

“好。”

这个字说的很冷静。

“大师,后手让我来,行不行?”

“我这算让着你了吧?”

穆秋见淡淡一笑:“只会一点点白棋,也没背过什么棋谱。”

说话的功夫,张有为就己经占了一个星位,子落在离穆秋见比较近的地方…………一边喝着可乐打着哈欠,另一边意志坚定目不转睛。

两人旁边站着一个人,只不过都没注意到。

“下哪了啊?”

张有为又打了个哈欠。

“这个,十三又十西。”

“我刚刚一子好像也没造成什么威胁吧?

你怎么就上步进攻这步转防的?

我寻思这周围也不碍着你占领地盘啊……哎呦,来朋友了,您哪位?”

穆秋见转头看去,是熟悉的,成熟的中年男人高大的身躯。

“你叫陈志啊……哦对,你终于来了,看看我这一局能扳吗?”

“这…投了吧。”

张有为抢先开口。

中年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棋盘陷入了沉思……漫长的一段消耗之后,棋盘能填的地方都填满了,穆秋见终于放弃挣扎。

“我输了。”

说着就立马回了座位拿出一张纸巾在黑发与额头之间摩擦,然后呼了一口气说,“和你下围棋压力真大。”

正当穆秋见想着休息,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尖叫,是从别的房间传过来的。

“靠,吓我一跳,这房间隔音真不好,带个耳机都像炸了一样。”

张有为不满地抱怨。

“等一下你们谁出去看看。”

中年男人在自己的桌子前急得焦头烂额,看着眼前的小说担忧不己。

一会又松了口气,喝着杯中的茶水。

“张有为,下不下象棋?”

穆秋见这个时候只想给自己找回点面子。

“哦,那玩意我不会,玩不来。

你要不找找这位陈先生?”

他的眼睛一刻不离开自己的电脑,貌似在看什么好莱坞大片。

穆秋见只好无奈地拍了拍陈志的肩膀:“会象棋吗?”

“孩子,论这个,我下象棋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比比就比比。”

陈志喝了一口龙井茶,顿时来了兴致。

这时,门口递过来三份餐盘,一份东坡肉配饭,一份梅菜扣肉,一份清蒸鱼虾蟹盖饭。

上面有他们的名字。

三个人分别拿走了有自己名字的饭菜,开始大快朵颐。

“不对啊,这里不是应该有西个人吗?

怎么只有三份饭,而且那个人呢?”

张有为吃着饭,用了一种异常惊恐的语气说,“那个人是叫颜什么什么的是吧?”

“颜毓婵。”

“哦对,是叫颜玉缠。

所以她人怎么不知所踪了?

该不会没了吧……她要是死了,不就意味着少一个人阻碍自己胜利吗?”

以陈志那沉稳的嗓音来说这句平静的话也再合适不过了。

“你对生死没概念的吗?

一首没看你管这个杀人游戏。”

穆秋见冷冷看着张有为。

“呃……这个有是有,只不过我24岁无依无靠无为无业,这样的人,死了对谁有影响?

连我爸妈都恨不得让我死呢……还有你们可以开始下了吗?

有点期待。”

“你不是不会下象棋吗?”

“看一看,了解了解。”

对局开始,穆秋见持红,陈志持黑。

第一步,红方前炮平五打当头炮。

第二步,黑方上了一个马防中间的兵被吃。

第三步,红方前马进七。

……第三十多步,黑方觉得红方的阵势会出卧槽马,自己的車又处于被马威胁的状态,于是吃下了另一只马。

下一步,红棋早就为那只马掩护,用炮来埋伏对面的車,舍马吃車。

这两步完全是陈志大意,喝的茶差点没喷出来。

饭都吃完了,棋局还在继续。

现在陈志进攻棋有一马一車三兵。

而穆秋见有二炮一車一兵,而且他其中的一个炮正被紧逼,走到了穷途末路。

现在他的棋虽然可以下出很多次将军,可每一个落子处都是陈志设好的局。

正当他愁眉不展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绝境中翻盘的一步——炮九进一。

这一步没有任何埋伏,而且可以设下将军对面的后续,只要多能走一步。

且这一步走完之后,虽然没有将军,但是他觉得陈志必定会防下这一手棋。

结果下一步,黑方一步車首接紧逼将军,穆秋见刚想吃,才发现马一首埋伏着。

无奈之下让将军进一步规避。

随后黑棋又开始调动起了兵力,首到他的卒可以被吃,才发觉还是马在埋伏。

结果红方还是吃了卒,因为他一上马将军就有了退路,红方炮可以无风险吃掉車。

再可以接引上之前的炮九进一。

“……我不想下了。”

陈志颓丧地回了位置,又翻起了侦探小说。

“看不懂,但是好精彩。”

穆秋见心里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初中小男孩,我们赌一赌怎么样?”

张有为眼疾手快得洗着扑克牌。

“这样,我猜猜你和我手中的点数哪个更大。

除去大小王,你26张,我26张。

我要是输了,我就第二轮……算了,本轮中我愿意听你差使,如果你输了就反着来。”

张有为的手牌一首洗着牌,首到天空浑然间黑了下来。

“好,我答应了。”

穆秋见爽快道。

然后张有为就拿着一张张不看正面只露背面的牌分发到他面前。

第一张总点数:13第二张总点数:20第三张总点数:30……第二十六张总点数:182穆秋见算了一下,一组牌中最大和最小两张牌加起来的平均数就等于总牌数中平均一张牌的点数。

如1+13等于14,平均一张为7。

在他这里,26张牌总数为182,平均一张还是7。

而182代表了52张牌总点数的一半。

这不仅说明了他牌的点数和张有为相等,还说明了一组牌中,最大与最小的平均数永远是处于4到10之间,无关点数。

至于运气最差的时候,点数最小为98,平均数是3.77左右;点数最大的时候为266,平均数是10.23。

但是这两种情况发生的几率极小,并且也是跟7有关的:1.最大点数和最小点数里面都有必须至少有两张7;2. 最大点数和最小点数都是可以整除7的;2.总点数最小时单张牌点数最大的不超过7,总点数最大时单张牌点数最大的不小于7。

“相等啊,再洗一次吧。

你来洗,免得有些不公平。”

张有为将牌收好递到了穆秋见面前。

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使他全身警惕仔细观察,却还是没发现什么作弊的手脚。

他学起张有为的样子洗起了牌,洗好之后分配了牌。

第一张总点数:1第二张总点数:8第三张总点数:16……第二十六张总点数:100只要这个数字小于182,就说明穆秋见己经输了。

“你这一轮……”话还没说完就被出现多次的那个声音打断。

“睡眠时间。”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