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秦玉宁墨玄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玉宁墨玄夜小说无弹窗)

2024-07-07 15:46    编辑:peiqi
  • 秦玉宁墨玄夜

    秦玉宁墨玄夜_这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神作,我也看了四五年小说了,小说界的套路也都见了一遍。但看到这本小说却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墨玄夜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秦玉宁墨玄夜》 小说介绍

“秦大人这般出言不逊,对公主不敬又是何道理?还请陛下治秦玉宁大不敬之罪。”宣和帝冷冷扫视过去,是个眼生的年轻臣子,并不搭话。那臣子依旧义愤填膺,“陛下,秦玉宁深受皇恩,却不敬公主,理应重罚。”...

《秦玉宁墨玄夜》 第7章 免费试读

宣和帝叹了口气,尽管如此,可自己终究见不得他为难。

正欲开口,李湘禾却笑意盈盈地站起身来,走到大殿中央,微微俯身,遥遥对着太后一拜。

“多谢太后娘娘赞誉,湘禾愧不敢当。湘禾愿为国一舞,祝愿大启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谁夸你了?

太后面色一滞,冷哼一声。倒是小看这个小蹄子了,惯会顺着杆往上爬,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李姑娘倒是会说话。”

李湘禾依旧笑意盈盈,“太后娘娘谬赞。”

秦玉宁见她打定主意,便对着身后侍从耳语一番,也走上前去与她并肩而立。

众人正疑惑,就见两个内监匆匆抬着一架古琴安置好后,又奉上一柄未开封的宝剑。

秦玉宁撩开衣袍,缓缓坐下,目光柔和,“我为你伴奏。”

李湘禾掂量着手中未开封的宝剑,眉眼弯弯,明媚张扬,嗓音柔媚悦耳,清晰地落在众人耳中,“知我者阿玉也。”

说罢,素手挽起剑花,裙摆飞扬,乐起,舞起。

银蛇龙舞,古曲激昂。

她虽生得妩媚妖娆,可眉眼间尽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正气,身段优美,衣裙蹁跹,舞剑间行云流水,暗含锋芒。

伴随着大气磅礴慷慨激昂的古曲--破阵,更是让人身陷其中,仿若置身尸山血海奋勇杀敌的战场。

伴随着最后一个乐符戛然而止,李湘禾也反转腰肢,顺势将宝剑插回剑鞘中。

二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堪称完美。

众人还久久沉浸在刚才的视觉与听觉盛宴,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宣和帝率先击掌赞道,“朕竟不知,秦卿竟有这般好琴技。”

众人才回过神来,庆功宴上武将众多,目光炙热,这剑舞配上破阵曲,不知比皇城的靡靡之音好上几百倍。

一时间大殿热闹非凡。

武将们更是瓮声粗气,嗓门大到离谱。

“妙!太妙了!没想到秦大人柔柔弱弱竟能弹出这般大气恢宏的破阵曲。老张我差点就陷进去,还以为仍在战场呢!”

“就是就是。”

“李姑娘巾帼不让须眉,舞剑时我甚至能感受到其中的杀意,老夫当真是开眼了。”

“一个抚琴一个舞剑,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

众人毫不吝啬的夸赞,让嘉敏公主的脸色愈发阴沉。

本想让她当众出丑,没成想反倒是成全了这贱人,让她出尽风头。

眸光一闪,嘉敏公主依旧不依不饶,“李姑娘果真好本事,怪不得能艳绝皇都,不知孟将军觉得李姑娘此舞如何?”

“不劳公主费心,本将军没有看人跳舞的兴趣,还是喝酒来得爽快。”

孟尧端起酒壶一饮而尽,看上去无比洒脱。

没想到最该捧场的人竟不接话,嘉敏公主恨恨的扭着手帕,暗暗骂道:该死的狐媚子,勾搭了一个又一个。

不甘心的拽拽着太后的衣袖。

太后娘娘也暗恨秦玉宁不时抬举,自甘堕落捡个破落户当宝贝,可面上依旧和善。

“真是人老了,记性也差,哀家怎么记得,这李小姐之前同孟小将军把臂同游,好事将近,怎么突然成了秦大人的未婚妻?”

这般直白,简直就差直接指着李湘禾的鼻子骂她不守妇道,勾三搭四了。众人吞吞口水,太后这明晃晃的刁难实在太过明显。

李湘禾面色惨白,指甲刺破掌心,钝痛勉强让她维持在自己理智。

秦玉宁朗声道,“太后娘娘年事已高,难免记岔。臣与湘禾是祖辈定下的婚约,之前因为一些原因耽搁了。

下月初八,黄道吉日,宜嫁娶,秦府敬备薄酒,恭候各位同僚,喜帖稍后会送到各府。”

接着朝着宣和帝恭敬一拜,语气平静无波,内心却无端生出几分忐忑,可为今之计只能如此,才能使湘禾早日摆脱诟病,也让陛下早早绝了心思。

“天地君亲师,臣父母早亡,亦无名师教导。湘禾家逢巨变,亦无长辈亲人,还请陛下为臣与湘禾证婚。”

太后娘娘险些被气个仰倒,一时语塞。

“什么?”

孟尧失手打翻酒杯,不可置信。

秦玉宁看向孟尧,暗含警告,“孟将军可是吃醉酒了,欢喜傻了。你与湘禾两家也算世交,自小一起长大,算是湘禾的兄长,倒时还望赏光,来喝杯喜酒。”

孟尧正想反驳,可看着李湘禾苍白的小脸,还是端起酒杯,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那就恭喜二位了。”

江德福更是惊讶的瞪圆了眼,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手中的拂尘都要捏碎了,紧张的里衣都汗湿了。

偷偷打量陛下的神色,内心更是疯狂叫嚣,“我滴乖乖,秦大人你这是要作死啊,竟敢请陛下证婚,老奴今日真是开了眼了。”

太后深吸几口气,才缓过劲来,阴沉着脸,转头扭向宣和帝,“陛下,这般荒唐的请求,你也能答应?”

宣和帝手中的白瓷玉盏已经有了裂纹,他克制的松开手,嗤笑一声,神色不变,丝毫不掩饰对秦玉宁的亲近与倚重。

“朕与玉宁相识十载,他父母双亡,族中人口凋零,连个长辈都没有,拜托朕为他主婚也是理所应当,何来荒唐?”

秦玉宁当即上前叩谢。心下大定。

五哥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当世明君。拿得起放得下,区区儿女情长又怎会成为陛下的阻碍,自己真是多虑了。

嘉敏公主意愤难平,“皇兄!她也配!不过是个青……”

“公主慎言!”

秦玉宁忽然疾声厉色地呵斥道,“您贵为一国公主,更应克己守礼,如此当众驳斥陛下之言,是何道理?”

嘉敏公主听出秦玉宁话语中的警告,一时少女伤怀,几乎落下泪来,强忍着才能不失了公主仪态。

宫宴上那爱慕嘉敏公主的年轻臣子立即挺身而出,声音依旧高亢。

“秦大人这般出言不逊,对公主不敬又是何道理?还请陛下治秦玉宁大不敬之罪。”

宣和帝冷冷扫视过去,是个眼生的年轻臣子,并不搭话。

那臣子依旧义愤填膺,“陛下,秦玉宁深受皇恩,却不敬公主,理应重罚。”

宣和帝冷冷吐出两个字,“聒噪”。登时出现两人侍卫,捂住他的嘴,不顾他的挣扎,将他拖了下去。

江德福嘴角微抽,暗自嘲讽:没眼力见的东西,没瞧见陛下窝着一肚子火吗,恐怕这蠢货今夜不仅丢了官帽,连脑袋都保不住!。

太后一顿,眉间闪过厉色,“秦大人确实无理,陛下还是小惩大诫,以正视听。”

宣和帝斟酌片刻,“秦爱卿可有话说。”

秦玉宁麻利的跪下请罪,“臣言辞无状,无意冒犯公主,还请陛下恕罪。”

宣和帝一手托腮,像是玩心大起,“那爱卿就自罚三杯,给公主赔罪吧。”

“陛下!这算什么惩罚!”太后心中恼火,分明就包庇,根本没把哀家的话当回事。

宣和帝漫不经心地劝道:“母后,今日庆功宴,都说了不必拘礼,随性即可,何必揪着一句话不放。”

太后揪着胸口,显然被气狠了,还要维持住体面,咬着牙,“陛下说的是,不过秦大人这般口无遮拦,早晚要惹出祸事,还是小心为妙。”

秦玉宁丝毫不理会太后的威胁,对着嘉敏公主遥遥举杯,“臣言词鲁莽,实在对不住,多谢公主宽宥。”

仰脖将杯中清酒一饮而尽,连饮三杯,这才落座。李湘禾知道他酒量不好,连忙将盘子推到他面前,又夹了他爱吃的桂花蜜藕,小声道,“快吃些小菜压压酒气。”

这般体贴温柔琴瑟和鸣的模样,落在众人眼里又是百感交集,酸涩难耐。

这般万众瞩目,饶是习惯被人注视的秦玉宁也有些吃不消。

眼见宴会上的最大刺头,太后和嘉敏公主被气得已经提前离席,一直记挂在心尖的事也落到实处。

秦玉宁也无所顾忌,酒劲上头,有些昏昏沉沉,对着上首的宣和帝告罪一声,便带着李湘禾提前离席,准备回府。

哪料还没出宫门,就被匆匆赶来的小内监拦住,“秦大人且慢,陛下有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