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姜初棠路戚小说(姜初棠路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初棠路戚姜初棠路戚小说列表_笔趣阁(姜初棠路戚小说)

2024-07-07 16:35    编辑:peiqi
  • 姜初棠路戚

    姜初棠路戚_总体来说写的很不错,故事都很抓人心,淡淡的忧伤却又都是完美的结局。总而言之还是很棒的,值得推荐。

    路戚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姜初棠路戚》 小说介绍

姜初棠愣了一下,立即挣扎:“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路戚将她堵在了门边,冷笑:“虽然你吃了避孕药,但药也不是万能的,这一个月你住在这里,确定没有怀孕才能离开,如果怀了……”...

《姜初棠路戚》 第6章 免费试读

昨晚吗?

姜初棠的确说了很多。

她舍不得看路戚忍得那么痛苦,所以她顺从了。

情到浓烈时,她又忍着男人几乎折磨的撩拔,认真地说了自己的心事。

那时她想,或许明天路戚就不记得了。

但她会记得此时的一切,她至少也靠他那么近过。

“三爷,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很久了,从我走进路家那天你替我解围时,我就偷偷关注你了。”

“我知道你不会在意我,但我……嗯……真的……”

“爱你。”

姜初棠进路家十六岁,她被柳禾打扮得像是要进贡的洋娃娃一样。

柳禾那时不懂贵妇的极简穿搭,她只想着要女儿漂漂亮亮地走进路家。

却成了路家上下的笑柄。

说她像是个假扮凤凰的山鸡。

柳禾胆小怕事,连佣人都不敢反驳。

这时,路戚出现了。

高挺的身材,一身黑色长款大衣,站在门廊下掸了掸手里的烟,吐出白雾笼在面上,背后是漱漱而下的飘雪。

危险淡漠,却也挡不住好看。

他一个眼神吓得佣人们再也不敢乱说。

那年他二十三,不过大学刚毕业,已经是京市闻风丧胆的三爷。

他看着她,沉沉道:“还行。”

这两个字,她记了很久。

久到那天路戚身上的气息,时隔多年她依旧能闻到。

后来,也能偶遇。

春天的花园,她在班级掉了名次,急得要哭。

他靠着凉亭抽着烟,扫了一眼题目:“是蠢。笔拿过来。”

夏天的泳池,她学游泳,腿抽筋。

他跳下泳池救了她,骂她四肢不协。

秋天的街道,她被人骚扰,又跑不过人家。

他下车,揽过她肩头就走。

她的爱意在四季寥寥相遇中收集,小心翼翼。

然而……

这番话,姜初棠前世也说过。

她的心真诚而炙热,在他的欲望中绽放。

最后换来的却是污蔑和唾弃。

还有女儿的惨死。

既然路戚从不在意她的爱,她又何必在意。

姜初棠垂着眸,不敢看路戚。

“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过。”

“不喊小叔了?”

“小叔。”

一息间,车内仿佛凝了一层冰霜。

姜初棠看向身边的路戚,他指间夹着一支烟,把玩着。

两人四目相对,香烟直接被他折成两段,烟丝飘落。

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姜初棠心口一紧,有种挫骨扬灰的感觉。

“靠边停车。”路戚冷言。

陈瑾立即将车靠边。

车子还在路家范围,路戚想怎么停都可以。

熄火后,路戚扫了一眼陈瑾,他识趣下车,不敢迟疑一秒。

姜初棠也想跟着下车,腰间一紧,身子被路戚直接拖了过去。

“想耍赖?姜初棠,我只是被下药,不是死了。”

他的嗓音低沉,语气谈不上生气,更多是讽刺。

姜初棠被他危险的气息裹挟得喘不上气,只能咬着牙挣扎。

奈何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刚提起的手,就被他从身后扣住,压在了真皮椅子上,微微凹陷,又紧紧缠绕。

两人姿势让姜初棠有些难堪。

可她一动,身子就被勒的更紧。

“你放开我!”

身后的人却像昨晚那般,气息炙热,处处透着兴致。

姜初棠被路戚压塌身子,被迫趴在了座椅上。

她又羞又恼,双腕被他单手扣住。

而他另一只手撩开了她的头发,露出她刻意遮挡的印记,都是他昨晚留下的。

路戚指腹摩挲着印记,带着森冷寒意道:“既然招惹我,就不可能这么算了。”

他的指尖加重了几分力道,顺着她的脖子缓缓往下。

顺着她的背脊,一寸寸摩挲。

姜初棠屈辱的咬着唇,想起了前世八年间,路戚对她床上的折磨。

他是商人,完美的利益者。

他不爱她,但这并不妨碍他控制她,占有她。

像是一件私人物品那样。

不爱,也不放过。

想到这,姜初棠身体已经像前世那般控制不住的惊颤。

路戚的手一顿,眼底暗潮翻涌,瞬间兴致全无,直接推开了她。

姜初棠缩成一团,极力克制恐惧。

路戚放下车窗,点了一支烟,慢条斯理的抽着,血红的扳指在暗夜中也散发着嗜血的光。

他唇角带笑,路灯下格外的阴沉,目色慵懒,像是一把钝刀切割着姜初棠的肌肤。

烟草味在车内蔓延,姜初棠渐渐平静,她揪着衣服坐起。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路戚微仰着头,呼出淡灰色的雾,斜睨一眼,像是在黑夜中苏醒的野兽。

他夹着烟的手抚上姜初棠的脸颊,指腹从额角滑落至眼睛,摩挲着她眼下的泪痣。

细腻干燥的触感,明明很舒适,此时却像是蛇信一样舔舐她的肌肤,让她呼吸一窒。

路戚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这双眼睛真会骗人。

昨晚明明满是爱意,欺负狠的时候,眼泪从泪痣上滑过,湿漉漉的,可怜又招人。

没想到今天就不认了。

没关系。

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下一秒,姜初棠被路戚攫住下巴,不得不仰头与他对视。

他摩挲着她干巴巴唇瓣,烧了大半的烟就差几毫米就能烫进她的脖颈。

而他的眼底是不可违抗的邪佞。

“放过你?姜初棠,下药的时候,你就该知道,这账还没算完。”

“……”

姜初棠一噎,她知道她现在说什么,路戚都不会相信她。

反而会变本加厉地惩罚她。

此刻,姜初棠再次感觉命运的齿轮似乎又开始转动了。

可她明明拼尽全力在逃离了。

……

半个小时后。

路戚的车子停下,车窗外是他的私宅。

姜初棠下车,不知道是不是药物作用,还是情绪波动太大了,胃里又开始犯恶心。

她压了压胃,转身就要离开。

却被路戚拽着朝房子走去。

姜初棠愣了一下,立即挣扎:“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路戚将她堵在了门边,冷笑:“虽然你吃了避孕药,但药也不是万能的,这一个月你住在这里,确定没有怀孕才能离开,如果怀了……”

他目色沁寒,不留分毫人情。

姜初棠小腹绞痛了一下,想起了女儿星星死在病床的画面。

她颤着唇:“怀了呢?怎么样?”

“流了。”

路戚语气很淡,仿佛在讨论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姜初棠才明白前世她到底有多傻,以为他娶自己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

是她的存在才连累女儿让他不喜。

原来他从头到尾就想杀了这个孩子。

姜初棠胃里翻滚,心里作呕。

“呕……”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