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温芷妮路烬小说(温芷妮路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芷妮路烬温芷妮路烬小说列表_笔趣阁(温芷妮路烬小说)

2024-07-07 17:18    编辑:peiqi
  • 温芷妮路烬

    温芷妮路烬的小说《温芷妮路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充分体现了作者路烬用心写作的心态

    路烬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温芷妮路烬》 小说介绍

“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小心点。”柳禾叹了一口气,还是无奈妥协了,“星洛,要不……我找你叔叔帮你相亲吧,有个男人依靠也好过一个人在外,你叔叔一定会帮你找个适合你的。”柳禾又开始说教了。...

《温芷妮路烬》 第5章 免费试读

大厅宽敞,路烬周身空气却冷凝到了极致,压得所有人喘不上气。

他沉默不语。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生气了。

他拿出烟盒,夹着一支烟点燃。

呼出白雾,笼罩了他的面容,他就这么透过朦胧的雾气看着温芷妮,眼神不明。

“滚。”

随即,路老爷子也不悦地挥了挥手。

柳禾扶起了温芷妮。

温芷妮抽离了自己的手,笔直地站在厅中,字字有力道:“既然我在这里诸多不便,那我马上便搬离,老爷子,谢谢多年照拂。”

她要走也要走得体面,干脆。

她再也不会如前世小心翼翼,担惊受怕。

说完,温芷妮转身离开。

落在她背影上的目光,危险而冷厉。

……

走出大厅,多颗避孕药带来的胃肠反应席卷而来,头晕恶心。

温芷妮没走出去几步路,人就晕了过去。

等温芷妮醒来,柳禾便坐在床边眼眶有些泛红。

看她醒来,上来就是一巴掌,不重,像是挠痒痒一样。

“你想吓死我是不是?那药是可以乱吃的吗?”

“妈,没用的,我不吃这辈子都走不出路家。”温芷妮虚弱道。

“你……命苦!以前就和你说了早点接触一下富家子弟,若是嫁得好了,也能过安稳日子。”柳禾劝道。

“像你一样?”

算哪门子安稳日子?

柳禾欲言又止。

这时门开了,路石岩端了一碗粥进来。

“星洛醒了,赶紧喝两口粥,胃里也舒服点。”

温芷妮刚想说谢谢,就发现路石岩耳朵破了,从划痕看像是被什么锋利物砸过去的。

一定是路老爷子。

他一直不待见他们这一房,嫌弃二儿子愚笨,还执意娶了个带拖油瓶的女人。

温芷妮歉意道:“叔叔,给你添麻烦了,我会尽快走的。”

“别乱说!”柳禾不悦。

路石岩轻拍她的肩膀:“医生说星洛醒了还要吃药,你去倒杯姜水。”

柳禾立即起身离开。

路石岩坐在床边,微微叹气:“星洛,你一定要走吗?”

“叔叔,我留下会给你和妈妈添麻烦的,我都这么大了,会好好照顾自己。”

“怪我没本事。”路石岩掏出一张卡塞进了温芷妮枕下,“别推辞,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有的是地方花钱,密码是你的生日,出去要小心点。有事给我和你妈打电话。”

温芷妮感激道:“谢谢你,叔叔。”

路石岩看着温芷妮,没由来道:“今天老三也真是奇怪,太反常了。”

温芷妮不明道:“怎么了?”

“你妈喊你晕了,老三居然冲了出来,抱着你就走了,要不是老爷子喊人把你送回来,这会儿你还躺他院子里。”

“什么?”温芷妮惊得捏紧了被子。

“你放心,老三说怕你死在路家,落人口舌。”

“嗯。”

这才像路烬,温芷妮苦笑。

昨夜的一切恍然如梦。

温芷妮吃过药休息了一会儿,随即起身收拾了一个包。

离开时,她避开了柳禾,否则柳禾一定哭哭啼啼的。

走出路宅时,一路上佣人都低着头,生怕和她沾边似的。

她站在门廊下,看着渐渐暗下的天色。

这一天,终于快过去了。

京市的秋意来得早,傍晚的风萧萧瑟瑟。

温芷妮压着包带,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路宅是独立的园姜式宅邸,虽然在京市最好的地段,但为了不被外界打扰,路家早就将宅院周围的地也一并买下。

修了环绕的私人公园,偶尔做活动也会对外开放。

但没有地铁,没有公车,就连出租车也很少得可怜。

温芷妮再快也得走二十分钟才能到最近的站台。

她顶着风走在路灯下,走出去几分钟,身后传来汽车喇叭声。

她下意识往边上靠了靠。

没想到车却停在了她身侧。

“姜小姐,请上车。”

车窗降下,一张还算熟悉的脸探了出来。

是路烬的助理,陈瑾。

温芷妮微愣,余光瞥向后座,戴着红翡扳指的手在膝头轻叩着,似有不耐。

路烬。

温芷妮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瓜葛,摇摇头:“不用,小叔慢走。”

她拉了拉背包,继续往前。

身后,陈瑾快速下车挡住了温芷妮的去路。

他端着礼貌恰当的笑容,缓声道:“姜小姐,请上车,这也是为你好,三爷说你这样提着行李离开,万一被人看到了对谁都不好。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请你上车。”

温芷妮捏紧了背包,看向了后座车窗,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但她知道,路烬正看着她。

路烬的手段在京市出名的狠厉,前世,她也见识过了。

真的硬碰硬,他会怎么做可想而知。

温芷妮身体顿时没了一丝热气,整个人凉飕飕的。

她好不容易重活一世,不想再去挑战路烬的怒气。

温芷妮点点头,走向副驾驶。

人却被陈瑾塞进了后座。

刚坐稳,她就嗅到了车厢内的酒气。

狐疑看去,路烬高挺的身子靠着椅背,半阖眼眸,昏暗中,他大半张脸都隐匿在阴影中。

危险又冷峻。

路烬掀了掀眼皮,淡淡道:“走了?”

他的声音没什么情绪,却压得温芷妮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嗓子眼。

良久,她才反应过来这种感觉。

像极了他前世惩罚她时说‘想走?没那么容易。’的语气。

温芷妮压着恨意,挪了一下位置,刚想回答,手机响了。

是柳禾打来的。

温芷妮不想接,怕柳禾又抱怨她不知道抓住机会。

可路烬的目光已经落下,蹙了蹙眉。

温芷妮只能接通。

“温芷妮!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亏待你了吗?要你离家出走?”

柳禾声音微哽,字字都透着无可奈何。

她也知道自己没能力保住女儿。

“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小心点。”柳禾叹了一口气,还是无奈妥协了,“星洛,要不……我找你叔叔帮你相亲吧,有个男人依靠也好过一个人在外,你叔叔一定会帮你找个适合你的。”

柳禾又开始说教了。

温芷妮余光轻瞥路烬,实在看不清他的脸色,但自己已经发虚,着急忙慌地说再见。

柳禾难得硬气一回:“别和我打马虎眼,我也是为你好,就这么说定了,等过几天你就去相亲……”

“妈!挂了。”

温芷妮说完就挂了电话。

前世,柳禾也张罗过相亲,可后来出了她和路烬的事情,便不了了之。

提到路烬,他应该没听到吧?

听到了也无所谓,他也不会在意。

但车厢内像是突然被真空一样,针落可闻。

路灯被枝丫分割,光线斑驳透进车窗,从路烬深邃的轮廓上滑过。

温芷妮如坐针毡,不由得握紧了手。

随即,一声轻嗤。

“相亲?”

“温芷妮,你昨晚到底有一句话是真的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