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清月裴桉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

2024-07-08 08:50    编辑:peiqi
  • 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苏清月裴桉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很好看。

    裴桉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 小说介绍

“嗯,好啊。”苏清月不过在想,这两位表姑娘谁能成为裴桉的世子妃,要是能见一面,也好让她更好筹谋。“那我去拿篮子。”兴致冲冲就往外头走去。...

《谄媚丫鬟太会撩腹黑世子沦陷了》 第7章 免费试读

清风苑一早发生的事情,落在众人眼中,有人羡慕,有人记恨。

绿禾满目狰狞,狠狠砸了手边好几个碗。

苏清月,就是个狐狸精。

这边,书房内室,红袖添香,两人穿着同色衣物,从外头远远看去,如同一对璧人,十分养眼。

端着茶水站在外头的红方,不止一次感叹,清月姐姐只是差在没有个好身世。

不然世子妃这个位置,肯定非她莫属。

越看越觉得,书房两人十分匹配。

“真为清月姐姐难过。”说话间又想到昨晚,她隐忍不发,掩饰流泪的样子。

“小丫头,说啥呢?”一旁常德不知何时出来,吓得红方一惊。

“常大哥。”世子身边两个随从,在这院子都被人称作一句哥哥。

常德记得面前的小丫鬟,一是清风苑原就没几个婢女,二是这丫头一向跟在清月姑娘身边,有几分印象。

“刚说什么呢?”

世子休沐 ,他们两个也可偷懒,一时无聊,便瞧着门口这小丫头在自言自语,兴趣来了,聊上两句。

红方胆子一向小,很少和外男说话,这会还有点局促。

“没什么,没什么。”

“你个小丫鬟别多想,跟着清月姑娘,以后前程大着呢。就是世子妃进门,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常德可比其他人看得透彻,世子爷对清月可不一般。

一向清冷惯了的人,不是把人放在心中,怎么会连走路都想想到。

“啊?”说起清月姐姐,红方兴趣就大了,连胆子都大了。

一心想要帮她多打听消息:“世子真要成婚了?”

话语间比起刚才要激动,让常德多看这丫头一眼,随口应着。

“是,过几天两位表姑娘就要进府了,国公夫人特意接来的。”

这话意思已然很明了,想来世子妃应当就在这两位之中。

红方听完脸色一暗,果然世子马上就要娶妻了。

那清月姐姐怎么办,想到这里她就难过。

常德还以为这丫鬟对世子抱有想法,面色沉了下来,有心宽慰。

“你可别存什么不好的心思,世子可不会看上你。”

这话一出,红方一整个脸红,狠狠瞪着面前这人:“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才没这种心思。”

说着胆大用手中茶盘捶打这人一下,随即抛开这边。

常德长这么大,还没挨过老子娘之外的女人的打,一时间被打恍了神,盯着那抹快消失的身影。

“嘿,这小丫头片子,胆子还不小。”话语中带着打趣,倒也生气。

就刚才那下打,跟挠痒痒似得。

这几天,裴桉明显变得好伺候起来,就是有点不知餍足。

看见她像是狼看见肉一般,随时随刻都想扑上来,腰酸到不行。

膝盖上的伤,好了又伤,反复折磨。

在心底,不知骂了多少遍这男人,吃什么药了。

就是那天好好在书房练习,忽而就被人抱上书桌,墨水溅了一身,好好一身新衣裙又废了。

白日?宣淫,这人是越干越顺手。

好在,听红方说起表姑娘要进府的事情,国公府开始忙碌起来,裴桉这人好似也挺重视,经常早出晚归,见不到人,她总算能轻快几天。

也不知这人抽得什么风,在表姑娘进府那晚,忽而跑到她卧室睡下。

在她迷迷糊糊之间,仿佛听到几句呢喃。

“月儿乖,听话,我不会亏待你。”

“听话。”

反反复复就只有听话二字,苏清月只觉得这人有病。

又不是养狗,还这么训她,天天听话听话。等她恢复自由身,得找几个面容姣好的男子,也好好做一回主子,享受一番。

一早上,又被这喜怒无常男人折腾一番,浑身软得不像话。

瞧着他倒是一脸愉悦,甚至还有心情调戏她,嘴角上扬,捏了捏她脸颊。

“不用起来,晚上一起用饭。”

苏清月都懒得理这人,她只觉得累,压根也不想起来伺候,得了这话刚好,不用起了。

或许是这段时间纵容,她的胆子也大了不少。

翻身侧过去,一副很累我要睡觉模样,一点丫鬟样子没有,倒像是个被人宠坏的小妻子。

裴桉也没气,反倒觉得可爱,由着她这么去。

神清气爽离开卧房,跟在后面常德常行,都能感觉出来世子爷的好心情。

这几天一直泡在牢狱中,浑身都是血腥味,世子已经好几天都没个笑脸。

这不,一回清风苑,脸色就好了起来。

还是清月姑娘厉害。

宁家两位表姑娘进国公府做客,确实是让正院热闹起来。

苏清月这段时间都呆在清风苑没有外出,好多事情都是从红方嘴里听到。

还有就是绿禾时不时刺激一句,倒也是让她获得很多消息。

宁大姑娘宁薇是原配嫡出,不过母亲早逝,在家中并不受宠。

据说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为人温和大方。

而继室所出的宁蔓性格骄纵,容貌艳丽,在家中也十分受宠,嘴皮子很甜,哄得国公夫人很高兴。

和她们一同到来,还有宁家唯一的少爷,也是宁蔓的哥哥---宁澈。

这下国公府是更加热闹。

比起这个,红方听到另外一个八卦消息更让苏清月讶异。

国公爷将近五十,居然又纳一房妾室。

这位梅姨娘出身风月,据说是辗转几次的瘦马。

也不过双十年华,据说长得妖媚不已,生得一副好歌喉,夜夜笙歌,弄得后宅不宁。

这段时间,国公后院倒是弄起宅斗来,那位生下庶长子的通房姨娘最近斗得最狠,国公夫人倒是有隔岸观火的意思。

苏清月听完不由唏嘘,在这个地方,女子艰难。不说男子权势过大,进了这吃人的后宅,除了争宠,她们也没别的选择。

这场争斗,谁也不能说是真的赢家,谁也能说每个女人都是真心为男人争宠,不过是为了活命。

通房,姨娘,丫鬟,都一样。

命不由人罢了。

而她苏清月,绝对不要做这样的人。

“清月姐姐,世子走前吩咐,让我弄些梨花酿酒,还有桃花可以煮茶,现下去吗?”

说完那些事,瞧着她走神,红方便提着另外一件事。

“嗯,好啊。”

苏清月不过在想,这两位表姑娘谁能成为裴桉的世子妃,要是能见一面,也好让她更好筹谋。

“那我去拿篮子。”兴致冲冲就往外头走去。

清风苑是国公府位置最好的院子,出门时正中心花园,里头一大片梨树,此刻开得正美。

而后院则是延绵不绝桃树,花虽美,但夏初结得蜜桃,她更爱。

初初到清风苑,她便被后院蜜桃给惊艳到。

也就尝了一个初夏,也不知还没有第二次。

为这个,还被裴桉取笑过,纯天然在树上熟透蜜桃口感绝佳,汁水饱满,她实在很爱。

那人瞧见自己把蜜桃当饭来用,一用便是十来日,眼神略带讥讽。

“又不是只能吃一回,来年还有。”

“眼光放长远点,不许再吃。”

走神期间,篮中桃花已然装满,另外一个空篮便是给梨花准备。

这次的梨花酿,她恐怕也喝不上了。

这还真有点遗憾。

想来想去,都是为了点吃喝遗憾。

“听闻世子表哥喜爱梨花,看着满院梨花,春日美景,果真不假。”

苏清月和红方,拎着两篮花瓣正打算离去,便瞧水桥那边出现几道身影。

这语气,想必是宁家两位姑娘。

这会,苏清月倒想趁这个机会见一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