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徐徐似风的小说清冷妾室的宅斗日常夏玖完结版阅读

2024-07-08 12:56    编辑:清旖
  • 清冷妾室的宅斗日常

    很久都不曾看书,在无意间看到《清冷妾室的宅斗日常》这篇小说,我就被深深的吸引了,男主和女主的爱情很美好,女主的心也很善良,非常喜欢看!

    徐徐似风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清冷妾室的宅斗日常》 小说介绍

主角叫夏玖的小说叫做《清冷妾室的宅斗日常》,它的作者是徐徐似风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清冷妾室的宅斗日常》 第6章 免费试读

“叩叩叩…”

殿门忽然被敲响,紧接着一个年老的嬷嬷带着两个小厮推门走了进来。

花翠认得这个嬷嬷,便赶忙去唤夏玖,“夫人,王妃身边的安嬷嬷来了。”

听到王妃的人来了,夏玖收起冷漠的表情,依着礼数,连忙下床笑着接待。

王妃身边的嬷嬷行事与王妃无二,面上端的是一派和善。

“夏夫人,奴婢给您送王妃的赏赐来了,都是王妃精心斟选的。”

按例,新妇进门,不管是妾还是通房,第二天王妃多多少少都会赏赐些东西,做做样子。

常彩韵现在还无法确定璟王宠爱这个民间绣女到底含着几分真心,所以给她的东西便格外上心,以免夏玖在璟王面前上她薄待侍妾的眼药水。

夏玖屈膝行礼,唇瓣一直弯着,“有劳王妃费心,嬷嬷跑一趟了。”

说着,她一记眼色,喜迎立刻上前,给了安嬷嬷一笔跑路费后,安嬷嬷就笑呵呵的离开了。

夏玖看着王妃的赏赐,的确不算寒酸。

六匹布料,两只银簪步摇,一柄玉色碎花团扇,一对白玉手镯,还有一套青釉茶壶。

赏赐这么多,王妃恐怕是想让璟王知道她有多宽容大度吧。

她偏不让她如愿。

“将这些都仔细收起来吧,别摆着了。”夏玖吩咐两个丫鬟。

晚膳的时候,璟王没有过来,夏玖索性也没等他。

再亲昵的感情还是得偶尔保持距离,那种热烈的激情才会持久,才会更上头。

她用过膳,泡了个澡后,就早早就寝了。

这才不过戌时,花翠和喜迎就见主子已经安歇了,好像自打她敬茶礼回来,整个人就显得不太活跃。

二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敢去打搅她,只默默守在门口。

亥时三刻左右,两个丫鬟也准备在外间就寝时,璟王忽然推开门,大步踏入了殿内。

他抬手免了丫鬟的请安问礼,示意她们下去。

随即走进内间,就看到夏玖躺在床上,纤细的腰身背对着自己,他眉目渐渐促起。

第一反应是夏玖不高兴了?

“阿玖,可是哪里不适?”

睡意朦胧间,恍然听到璟王淳悦的嗓音传来,夏玖先是一愣……

随即目中闪过一抹深意,要还击徐侧妃就是现在了。

她立刻惊恐的翻起身子,按规矩下床,非常恭敬的跪下对璟王行大礼。

“奴婢参见殿下。”

她语气带些哭过后的沙哑,只听得容璟心里一紧。

他认识的夏玖,是从来不会在他面前这样轻贱自己,自称奴婢的。

他除了喜欢她乖顺,还欣赏她的纯粹与真诚,她是个过分倔强单纯的女子。

即便日子再苦,她似乎总能保持着独特的乐观,她的独立坚强很多时候也很吸引他。

他单手扶起她,见她眉眼低伏,似是在赌气,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他讶然,“发生何事了?”

夏玖摇了摇头,遂咬唇,抬眸望他,恰到好处的开始转移话题。

“无事,殿下您用晚膳了吗?”

“用了。”容璟薄唇吐出干净利落的两字。

“哦,那是要就寝了吧?奴婢去给您铺床。”

她没有表现出往日哄着他,与他打情骂俏的热情,此刻只想费尽心思让男人心疼她。

容璟一急就容易乱了心神,也看不出女人是在演戏。

他抬手牵住了她手,语气吐若幽兰。

“本王说过你不必自称奴婢,为何突然要这般跟我阴阳怪气?”

夏玖不准备亲自告诉他实话,只要让他知道自己发生了不好的事,很不开心就对了。

她知道男人虽宠爱她,但今儿可是她进府的第一日,她不想主动和容璟抱怨,自己被他的女人们欺负了,那样他会对自己生出些不好的感觉。

况且,徐侧妃的那盏茶把她烫的并不严重,璟王就算知道了,也只会轻轻揭过。

这个时候,她不能白白消耗璟王对自己的热情。

她现在是他的小妾,说白了没有半分地位,她必须得无所不用其极的留住他的心,让他对自己永远生不出厌倦感。

她微微仰头,将眸底的委屈遮的干干净净,随即露出一贯的迷人笑容,“殿下既不喜阿玖自称奴婢,那我以后在你面前不称就是。”

容璟望着她唇边的柔美笑意,眸色渐深。

今日自己不在府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夏玖是在有意隐瞒。

他长臂微伸,大力揽住夏玖腰肢,长指揉搓她的唇,“到底怎么了,谁惹你不顺心了?”

贴在他紧致有力的胸膛前,男人身间的檀香味萦萦袭来,熟悉又蛊人心弦。

夏玖眼里的伪装不由松懈,上手就攀上了他脖颈,仰起的脸庞满是春意盎然,粉唇翕动间淡淡的甜味飘出。

“殿下,阿玖只要你的宠爱,其他的事都不重要的。”

让容璟知道她的爱纯粹真诚,毫无保留,甚至还很隐忍,这都会让容璟对她生出好感。

怀里的人娇软柔美,粉臂蹭过他颈部肌肤时,他心跳须臾漏掉一拍。

注视着她秋水盈盈的美眸在全神贯注痴望自己,清甜呼吸距离自己嘴唇不过咫尺,他心底渴望与怜爱加剧萌生,无法掌控。

他扪心自问自己心存鸿鹄之志,是不会轻易对一女子动心……

对夏玖也只是躯体上的共融。

可现在这个女人就像清冽独特的蛊药,令他越来越上瘾,甚至像是要在他心底盘踞扎根……

此时此刻,他无心再追问发生了何事,只想与佳人尽快共度良宵。

他抱着她快步走向床榻,调侃中带着几分真诚,“本王为了你都决定守身如玉,还不够宠爱你吗?”

“阿玖,你真是贪心!”

在他的嗔怪音里,红纱落下,急切炙热的呼吸迫不及待交缠,洁白瑰丽的羊毛地毯上很快衣裳狼藉。

夏玖忧了一天的心,在靡靡黑夜,男人安全感十足的怀抱里渐渐落定。

她想通了,就算后宅的那些妻妾再嚣张,也不过是放在家里的摆件罢了。

她要用尽手段守着的只有这个男人的心。

翌日,容璟起床后,没有吵醒夏玖。

但也没有第一时间去上朝,而是让明安把伺候夏玖的两个丫鬟都叫到了正殿。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