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番外)+(全文)沈晚清萧辞下载阅读_(沈晚清萧辞小说)沈晚清萧辞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晚清萧辞小说)

2024-07-08 15:56    编辑:peiqi
  • 沈晚清萧辞小说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沈晚清萧辞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沈晚清萧辞小说》很好看。

    沈晚清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沈晚清萧辞小说》 小说介绍

“说话?”霍弛不满的掐住她的下巴,分明他已经急不可耐,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怜香惜玉,耐下性子想让她接下来更为好受些。“霍弛,快一点!”裴月姝只想速战速决。霍弛眼底一黯。...

《沈晚清萧辞小说》 第3章 免费试读


霍弛那晚回了府,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女人那张艳丽妖冶的脸,耳朵似乎也能听到声音,鼻间也都是她身上独特的体香。

这让他无比烦躁,许久之后他才抛去一切杂念,慢慢陷入熟睡。

这一晚,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几乎从如今的天熙三年五月一直到天熙四年的五月。

梦里,皇帝在五月廿三这日将虞鹤川的遗孀接进宫,还破了祖制封她为宸妃,赐住景阳宫,惹得臣民议论纷纷。

而他则是处理好京中事务,回了临西。

期间他经历了族中叔伯和兄弟的无数暗害,最即便这样,他也拿下临西剩余没拿到的兵权。

然后整个临西就成了他的,他毒杀了亲父,又逼死了那些兄弟,还有参与害死他娘的那些毒妇。

这可还不够,真正害得他们崔氏一族的人还在京城里,他要让萧氏子孙永世不得安宁,方能报他母家全族之仇。

于是他接替父亲的官职到了京城。

天熙四年的端午宫宴,他进了宫,也见到了这位被皇帝抢进宫的寡嫂。

不是在热闹的宫宴上。

昔日京城最娇艳的牡丹风华不再,她瘦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

只是在水榭边静静赏月,却也引来了几位宫中的妃嫔,她们合力将她推下水池。

然后嬉笑着看她在水里狼狈挣扎,直到那些嫔妃害怕真的会出事,急忙让宫女将她救起。

霍弛在远处冷眼看着这一切,想起表兄幼时对他的关照,最终只化作一声叹息。

若是裴月姝能撑得住,等他拉下皇帝,必定会将她送出宫好好荣养。

梦境到此结束,霍弛猛地从床上弹起,只觉头痛欲裂。

天又黑了,灵堂彻夜通明,十几位高僧日夜不休地念咒,几乎整个虞国公府都听得见。

直到子时,厢房外没有一点动静。

裴月姝掐准了霍弛的秉性。

即便今天不来,她相信他明天也一定会来的。

裴月姝在厢房睡下,不久后,略有些急切的男人推开门。

这么晚来,是因为霍弛在忙着验证一些事情。

他看着如今虽纤瘦但康健的裴月姝,心中突然浮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但那股情绪很快就被他抛之脑后。

皇帝的确打算七日后将她迎入宫,他的时间不多了。

霍弛快速脱掉身上的衣物,而后钻进被褥。

裴月姝被他那激烈的吻惊醒,可只是看了他一眼便默默闭上了眼睛。

她这次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哪怕是那撕裂的疼,她也硬生生忍着。

“疼就叫出来了,这院子没人。”

“说话?”

霍弛不满的掐住她的下巴,分明他已经急不可耐,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怜香惜玉,耐下性子想让她接下来更为好受些。

“霍弛,快一点!”

裴月姝只想速战速决。

霍弛眼底一黯。

“啊......呃!”

裴月姝被撞得眼前发昏,只能死死地抓着身下的锦被。

霍弛面无表情,可脸上和身上却是越来越红,眼神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就好似正烧着一团火,想要将身下的女人吞噬成灰。

他抬起裴月姝的下巴又是一记深吻,他也不知道为何就这么喜欢这种滋味。

可很快,裴月姝就推开了他。

霍弛这会倒是好性的没有强求,他全程都盯着裴月姝的脸。

腻颈凝酥白,鬓乱四肢柔,何事不教云雨,略下巫峰。

不知道过了多久,幔帐里紧紧纠缠的两人终于停下,那抖动的响声也得以消停。

“你走吧......”

裴月姝双眼像是蒙着一层雾,静静地看着幔帐顶。

霍弛充耳不闻,突然在她满是红晕的脸上又亲又咬的碰了一下,似乎是想尝尝那两颊红霞是什么味道。

男人在这种时候,脾气总是会好得出奇。

裴月姝扭开脸,无情地将他推开。

“走啊。”

霍弛如她愿松开了她,而且天也快亮了,他起身清理完穿好衣服,留下一句他明日还会来就离开了。

裴月姝脸色阴沉。

天色大亮,鸢尾将弄脏的褥子和裴月姝的衣物通通处理干净。

自从十几天前,小姐得知姑爷死讯大病一场醒来后,人就变得很奇怪。

做的事也......

可鸢尾打小就跟在小姐身边,无论小姐要做什么,她都会跟随。

裴月姝沐浴完就回自己房的床榻上沉沉睡去。

虞国公已经查清楚了,当今圣上,也就是先帝爷时期的七皇子。

那时的他并不受重视,母族的势力也很弱小。

在他加冠那年,他曾悄悄向裴国公府求娶裴月姝为正妃。

裴国公不愿将女儿嫁入皇室,所以就将消息透给了虞鹤川。

虞鹤川自小便喜欢裴月姝,做梦都想早些把她娶回家,自是不肯放手,当即就求着爹娘上门求亲。

虞国公夫妇都对裴家姑娘很是满意,裴家姑娘也知虞鹤川的一往情深,所以不出三日,两家就交换了庚帖也商议好了婚期。

只是裴家万万没想到,隔年先帝驾崩,诏书上继承大统的皇子,却是默默无闻的七皇子。

“真是造孽啊!”虞国公摔了茶盏。

怪不得自新帝登基后,裴家就鲜少在外露面,原来还瞒着这么大一件事。

他们家哪是不愿意把女儿嫁入皇室,不过是看不起当时的七皇子罢了。

现在还害得他儿子也遭新帝嫉恨,最终在战场上丢了命。

虞国公悔不当初,可是他也知道,即便那时他知道了这件事,以他儿子倔脾气,最终他们还是会妥协,帮儿子将心上人娶回家。

实在是,那时的七皇子并不受重视。

可现在的虞国公哪里会承认,他一心都认为是裴月姝害了他的儿子。

若不是天熙帝白日里的那句威胁,他现在都想让她给自己的儿子赔命。

“启禀国公爷,门外有个面白无须的人拿着一个锦盒,说是贵人赠予您的东西。”

面白无须?那不就是太监?

虞国公精神一振,连忙打开锦盒。

里面放着一份文书,他看着里面的内容,先是露出不解的神色,然后就是狂喜。

这是尚书台张大人的告老辞呈。

皇帝给他看的意思,不就想让他补上这个空位吗?

尚书台掌有实权,若是他加入,他们虞国公府将会成为京城里最有权势的家族。

但虞国公也明白无功不受禄。

天熙帝让他入尚书台,他自然也要拿出天熙帝感兴趣的东西作为交换。

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这种事,他不好先开口,相信裴国公为了全家老小的性命,也会同意送裴月姝进宫。

第二天,虞鹤川的棺木还在正房停着,虞国公便悄悄前往隔壁街的裴国公府。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