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牧宁池许诺诺全文阅读牧宁池许诺诺完结版阅读

2024-07-09 11:32    编辑:夕渊
  • 牧宁池许诺诺

    作者牧宁池对人物刻画还是很用心,《牧宁池许诺诺》这本书很好,值得期待。

    牧宁池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牧宁池许诺诺》 小说介绍

牧宁池许诺诺资源带给大家,作者牧宁池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牧宁池许诺诺》 第12章 免费试读

牧宁池许诺诺_第12章

入夜,8点整,沙伯国温度骤然降低。
行动开始!
尼肯,埃里克全程监管。死骑、牧宁池和阿肯留在临时指挥中心。
猎豹队成员位于克鲁特住宅33米处潜伏待命。
银狐队成员全副武装,成功潜入克鲁特住宅通风管道,并顺利抵达管道尽头,耳机内传来牧宁池低沉的声音。
“储藏室安全,可下行。”
“roger。”
陈颂文迅速将绳索固定,冲其他人比了个ok的手势,六人一个接一个,顺着绳索下滑,然后合力接住一跃而下的陈颂文。
牧宁池继续道:“门右警卫,射击。”
强尼一马当先,抬了抬手中消音枪,开门右转并迅速开火。
“击毙。”
牧宁池:“前行10米左转,走廊右,警卫2名,射击。”
开罗,强尼并肩转身,突突两枪。
“击毙。”
牧宁池:“A队继续前行,走廊尽头右转,目标位于左手边主卧,门口警卫2名。B队楼梯下行,直行至第二防护门,警卫3名,击毙后,准备爆破。”
“roger。”
……
指挥室内,死骑眸光复杂的看着电脑旁安静操作的阿肯,以及他身后躺椅上盯着屏幕悠哉悠哉指挥的牧宁池,不由得擦了擦眉心溢出的汗水,不停在心里念叨。
这……直接入侵目标住宅的监控设备,导致对方每个点位都暴露无疑,毫无还手之力,简直就是开挂啊!!
太过分了!不带这么玩的!!!
死骑震惊的同时,银狐队已成功破门。
房内的克鲁特躺靠在沙发上,正惬意地享受着总统小老婆的zui.上服务。
见一群全副武装的男人持枪闯入,惊得克鲁特下身一缩,迅速提着女人的后脖颈站起身。
右手抽出茶几下的手枪,直指女人太阳穴,嘴里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
银狐队成员相互对看一眼后,均摇了摇头,表示听不懂!
很明显,这个人高马大,浑身是毛的将军不会国际语言。
陈颂文突然想到了远在特莱国的朗桑,若不是他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又成天在女人堆里打转,牧宁池看不上他。
出任务的时候若能有个像他这样的语言天才,其实能省很多麻烦。
僵持间,只听“突”一声闷响,一颗子弹以肉眼不见的速度穿过湿热沉闷的空气,正中克鲁特眉心。
克鲁特急切的话音戛然而止,还来不及扣动扳机,手枪已经应声落地,他仰面往后,重重栽倒在沙发上。
斯贝利缓步从后方走出,神色嚣张地晃了晃手中的M4。
“头奖!”
左手扶着唇边的麦克风,“报告Boss,目标已击毙,人质安全。”
陈颂文上前一步,将沙发旁脸色苍白,吓得如流水一般瘫软的女人从地上提起。
顺手拿过沙发上一件深褐色皮质外套,裹住女人赤裸的上身,下颌轻抬。
“Go!”
第二道防护门后,负责爆破的费利昂拖着引信,迅速撤退到安全位置。
“Boss,破门弹安装完毕,待命。”
牧宁池抬眸,淡看了死骑一眼,死骑迅速起身,调整通讯仪。
“猎豹队,击毙门口守卫,准备爆破!”
“roger!”
伴随着“轰轰”两声爆炸,七公里外的特警区拉响警报。
几分钟后,阿肯收了桌面电脑,牧宁池从躺椅缓缓起身,拍了拍死骑肩膀。
“人质交接以及其他扫尾工作交给……总指挥,我们先撤了。”
语毕,克洛伊驾驶的战略运输机从指挥中心上方飞过,猎豹队携人质一个接一个顺着悬梯下落。
牧宁池和阿肯攀着悬梯登机。
巨大的运输机在震耳的轰鸣声中越飞越远,很快便离开了沙伯国。
萨丽娜将银狐成员私人物品一一归还,看向牧宁池。
“Boss,佣金入账,一共两笔,一亿六千四百万,回鄂罗国总部吗?”
“嗯。”牧宁池点头,阖目小憩。

鄂罗国,科莫市,MG公司总部。
当地时间,早晨5:00。
“Ning,‘美好’的夜生活结束了,我们接下来去哪?鼎盛桑拿?”
解散银狐队后,斯贝利没有急着离开,同陈颂文一道儿跟随在牧宁池身后。
每次完成大单子或者大任务,两人都会选个高级会所放松放松,然后再定个地方度假。
陈颂文跟着沾光,几年下来,也算是领略了各大国家的风景名胜。
“会所随意,但度假得去沙鸥岛,那里过几日有个私人沙滩车展。”
斯贝利坏笑着点头,“你看车,我看车模,是个好主意!”
“嗯。”
牧宁池拿出手机,刚开机便“滴咚滴咚”震个不停,斯贝利冲他挑了挑眉。
“哇哦~是哪个女人这么想你?”
一共127个未接来电,其中2个是牧慈,剩下的125个,全都是许诺诺。
牧宁池垂眸看了眼时间,8月21日,冷白如玉的指骨微颤了颤。
“Lee,会所不去了,总部的事情处理完我得回趟尼谷,明天过完再联系。”
“行,”斯贝利伸了个懒腰,察觉到牧宁池眼底微漾,心中了然,他轻轻拍了拍牧宁池的肩膀,“要我陪你吗?”
“不用。”
牧宁池拇指轻滑,点开牧慈的号码,直接给老爷子回过去,精致的双目微阖,习惯性地等待牧慈劈头盖脸的教训。
“好小子,如今翅膀硬了,连你老子的电话都敢不接!你人在哪?”
“科莫。”
“是不是家里的饭没有国外的好吃?你这才回来了几天,像走过场一样随便露了个面。叫你住几晚都不肯,现在又跑出去野!忘记明天什么日子?忘记你这条命是怎么来的了?”
“没忘。”
“没忘最好!”牧慈喘了口气继续道,“自己回来就行,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不要带来污你妈妈的眼睛。”
“嗬,”牧宁池眼底终于起了点情绪,“爸爸到底是担心我污了妈妈的眼睛,还是您已不复当年……怕我?”
另一边的牧慈沉默几秒,低低笑了声。
“你再厉害都姓牧,都是我的种,还想在我手里翻出天来?”
“不敢。”
牧宁池精致的唇线微掀了掀,他抑下眼底翻涌的情绪,不动声色地挂断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
还是许诺诺。
科莫市早上5点,尼谷已经是9点。
所以这个小家伙给他打了一天一夜的电话,今天还在尝试,就为了等他开机?
什么事这么重要?牧宁池没有挂断,接通后将手机放至耳边。
“许诺诺,小小年纪脸皮这么厚,没完没了地给男人打骚扰电话?”
似是没料到牧宁池会接听,另一边的许诺诺呆愣了半晌才小声开口。
“牧……池,池叔叔。”
“我叫牧宁池。”
“……”
许诺诺害怕牧宁池再次挂断,直接忽略了他不善的语气,急吼吼地开口。
“池叔叔,我12点要去做家教,只要3个小时就好,你……”
“不许。”
“什么?”许诺诺微怔。
“我说……”
小猫似是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怎么可能让她出门给自己多生事端?牧宁池难得好脾气的给许诺诺重复了一遍。
“不许。”
“可是……”
嘟嘟嘟——
许诺诺话未说完,另一边的牧宁池已将电话挂断。
她不知所措地蹲坐在床边,揉了揉酸痛发麻的腿,坚持了一天一夜的防线终于在这一刻彻底崩溃。
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许诺诺娇嫩的脸颊缓缓滑落下来。
然后丝丽昂夫人尖酸刻薄的话音蓦然从耳边响起——
“明天不来就tຊ不用来了!钱也别想拿!”
那可是她辛苦了两个月的工资,是她即将步入的安德拉大学一学期的学费!
不能不要!!
可牧宁池若是连家教都不让她去,等到下周大学报到,爸爸还没办完事来接她的话,牧宁池一定会继续把她关在这里,让她被迫辍学的!
许诺诺迅速擦干眼角滑落的泪,拿起电话给丝丽昂夫人打过去,小心翼翼地请求。
“丝丽昂夫人,我能不能……再和您请一天假?”
对面的丝丽昂听到许诺诺还要请假,毫不留情地哼了一声。
“许诺诺,你被解雇了!”
嘟嘟嘟——
电话挂断,许诺诺再次拨打,那头已是忙音,她一瘸一拐地跑至阳台,将这幢海景别墅重新打量了一番。
后院有一大约30米长的无边泳池,外接浅海湾的沙滩海面。
想办法引开后院的两个保镖,从这里逃跑,是最好的选择。
许诺诺深吸一口气,鬼鬼祟祟地探出半个身子,想要确定保镖的位置。
叮铃铃——
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在寂静空荡的房内诡异地回荡,吓得许诺诺双腿一软,差点儿从阳台上掉下去。
但她不敢耽误,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床边,抬手拿起话筒。
牧宁池冷淡的声音传入耳中。
“许诺诺,两条腿不想要没关系,想想你妈妈,还有你生死难料的爸爸。”
!!
许诺诺下意识抬头,四下环顾。
牧宁池怎么知道她想逃跑,难不成这个男人变态到在自家客房里安监控?
那她在浴室洗澡,在房里换衣服不都被牧宁池看到了吗?
“没有监控,猜的。”
!!!!!!
小心思再次被揭穿,许诺诺真是害怕极了,瞪着眼睛足足沉默了几十秒才松开紧咬的牙关,哽咽着出声。
“池叔叔,我,不跑……”
牧宁池挂断了电话。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