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余伊他那么欲小说全章节阅读

2024-07-09 17:50    编辑:夕渊
  • 他那么欲

    第一次看作者轻装_的书,整体结构宏大,气势恢宏,嫌念丛生,故事情节紧凑严谨,奇峰叠起,让人欲罢不能,在网络小说中称得上是佳作。

    轻装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他那么欲》 小说介绍

他那么欲小说(主角余伊)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他那么欲》 第2章 免费试读

早上,余伊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睁眼,头痛欲裂。

完全想不起来她是怎么回家的。

她摸到手机,一看,是余华森的来电。

“伊伊,阿盛呢?”

余伊勉强睁开眼,看了看,房间里并不见商盛的踪影,“出去了,他这次回来待不了几天,人人都要见他,很忙。”

余华森着急地说:“我收到风声,美华的项目要招标了,江河的合同迟迟签不下来,还有建筑院那个香饽饽,也得靠商盛。趁他这几天在家,你让他帮我们打点打点。”

“伊伊,在听吗,伊伊?”

余伊这才回过神来,“哦,我知道了。”

如果这个时候她跟她爸说离婚,恐怕会被打断腿吧。

毕竟,余家的公司都要仰仗商盛的鼻息而活。

江河的项目已经谈到尾声,合同却迟迟签不下来,余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专门约了江河的项目负责人徐总面谈。

国人谈生意总有个陋习,喜欢在酒桌上谈生意。

三杯黄汤下肚,余伊已经微醺了。

“徐总,能不能给我一句实话,为什么不签?”

徐总是个出了名的笑面虎,不管内心在想什么,面上总是笑嘻嘻的,所以很难从面部表情探查他的真实想法。

“你是以余经理的身份问我,还是以商太太的身份问我?”

“有差别吗?”

“当然有,差别大了。”

“展开说说。”

“你要是以商太太的身份问我,那都不需要开这个口,我立刻签字。可要是以余经理的身份问我……”徐总欲言又止,还摇摇头,“没戏。”

余伊沉默了许久。

没戏。

美华和建筑院那边,也是这么说。

商场如战场,有时候拼的就是人脉。

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余伊路都走不稳了。

对面商场那块巨大的LED显示屏上,正在播放温婉代言的钻石广告。

温婉穿着白色芭蕾舞裙在冰面上翩翩起舞。

足尖跃然,行云流水。

她高贵、美丽、优雅、灵动,比钻石还要耀眼。

“嘶……”

胃里太痛了,整个腹部都在痛。

手机忽然响起,她忍着痛掏出手机。

是一串陌生号码。

“喂,哪位?”

“是商太太吗?很冒昧打扰到你,我是温婉。”

确实挺冒昧的。

“你有什么事吗?”

“商太太,我……”温婉的声音也是轻轻柔柔的,但很坚定,“很抱歉,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阿盛,你能不能把他还给我?”

还?

余伊腹痛加剧,没撑住,一下倒在地上。

这时,一辆驶过的迈巴赫停了车,迅速倒退回来。

“商总,真是太太。”

商盛的脸色沉了又沉,到底是谁在天天酗酒?!

医院,急诊。

余伊疼得打滚,面色惨白,发着烧,还呕吐,把商盛吓得不轻。

经过诊断,是喝酒引起的急性胃炎,需要输液。

“活该,”商盛冷厉地骂她,“我缺你钱花了?要你这么不要命地去应酬?”

“天天叮嘱我戒烟戒酒,自己却天天酗酒,嫌命太长了?”

“要不是我路过看见,你就死在大马路上了。”

“余伊,你是不是活腻了?!”

余伊始终闭着眼,整个人都难受得不像话。

输完液,医生特意交代绝对不能再喝酒,如果明天还疼,说明炎症没有压下去,得再回医院输液。

回到家,商盛理都没理她,转头进了浴室。

连续两天被酒鬼吐一身,换谁都开心不起来。

余伊是真虚弱,衣服都没力气脱,倒头就躺在了床上。

手机响了。

这大半夜的,会是谁?

“伊伊,睡了?”

又是余华森,“阿盛在旁边吧?你有没有跟他说公司的事?”

“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我来说。”

这时,浴室里水声停了,余伊匆忙说道:“我心里有数,您早点睡吧。”

不一会儿,商盛裸着上半身出来。

身纤腿长,精壮有型,宽肩窄腰,这身材,比那些走秀的男模还要好。

条条块块的肌肉上还挂着水珠,不断挥发着荷尔蒙气息。

水珠滴落在蜜色的肩膀上,顺着凸起的锁骨流过胸前,卷裹了更多的水珠一起淌至小腹,最后滑进宽松的裤腰里,把裤腰都染湿了。

那浑然天成的性感,张力十足。

他走到床边,俯下身,用掌心贴了贴她的额头。

刘海发梢上的水珠顺势甩到了余伊的脸上,让她心跳加速。

“退烧了,输液效果确实快,保险起见,明天再去挂两袋。”

余伊忽然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往下拉。

鼻尖相碰,近在咫尺。

商盛本想扯开她的手,但看到余伊小脸白白的,眼圈红红的,他到底起了恻隐之心。

余伊哽咽,“阿盛,我需要你……”

话落,冰凉的唇贴了上去。

商盛没有跟她对抗,任由她胡来。

看她能怎么胡来。

她把他拉上了床,小手的目的很明确,拉开松紧腰,直接往他裤腰下探。

商盛气笑了,“你是真不要命了?”

余伊低声哼吟,“温婉那身子,不能满足你吧?”

“那我来。”

商盛刚升起的欲望骤然冷却,按住她不安分的手,一下抽离。

“酒还没醒?!”他冰冷无情的声音往下砸,“没醒的话你就自己发酒疯吧,别又吐老子一身。”

商盛挺起身,摔门而去。

余伊脑子空白两秒,然后,巨大的痛楚犹如洪水猛兽,席卷而来,撕裂了她在开学典礼上的一见钟情,也吞噬了她在婚礼上的美好憧憬。

一切的一切,都被惊涛骇浪拍下,趋于归零。

——

又是新的一天。

收拾好行李,余伊给她妈打了个电话。

“妈,我想你了,我过去陪你几天?”

“他忙,就我。”

“嗯,一会儿见。”

余伊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那是一段很俗套的往事,创业成功的男人勾搭上了年轻漂亮的会计,抛弃了糟糠之妻。

她爸那时候少说也有上亿资产,在会计的协助下转移了所有财产,最后让她妈净身出户。

这十多年来,她妈一直在老家靠卖包子维持生计。

直到余伊毕业工作,手里有了可以自由支配的钱,才把她妈接到京城。

现在她决定离婚,余家肯定不能回去,只能去找妈妈。

她留了一份离婚协议放在餐桌上,最后扫了一眼家里的角角落落,转身离开。

商盛现在把她当成挡在温婉面前的箭靶。

她不想成为他们感情路上的绊脚石,但也不想成为他们三口之家幸福圆满的垫脚石。

更不想,像她妈一样,被哄骗,被算计,人老珠黄了才被扫地出门。

这个冷冷清清的家,她是不想再呆下去了。

一秒钟都不想。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