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救活病弱王爷后,他宠我入骨「免费小说」沈良寅,沈府,沈家最新章节阅读

2024-07-11 15:38    编辑:猫七

《救活病弱王爷后,他宠我入骨》 小说介绍

小说《救活病弱王爷后,他宠我入骨》是作者暖洋洋的猫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沈良寅,沈府,沈家,讲述了......

《救活病弱王爷后,他宠我入骨》 第4章 免费试读

没多久,沈良寅和沈念被人带到萧王府,见到厅上的阵仗,两人面色镇定。

“微臣参见陛下,皇后娘娘。”

沈容也跟着行礼,“臣女参见陛下,皇后娘娘。”

宴明帝看向两人:“沈太傅,萧王府说昨日从你府上嫁过来的不是沈家嫡女,萧王府迎娶的是你家的哪个女儿?”

“回陛下,她是微臣的三女儿,也是沈府的嫡女。”

“是嫡次女吗?”戚皇后沉着脸问。

沈良寅道:“是,皇后娘娘。”

沈良寅还在太傅府时,见到皇帝身边的大内总管三福来传令让他到萧王府,猜到可能是替嫁一事暴露了,小声交代沈容按照之前的计划说。

“将嫡次女以嫡长女送过来,太傅大人,你怕是忘了先帝的赐婚圣旨是将嫡长女指给萧王的吧,你敢违逆先帝旨意欺君罔上?”

沈良寅的话音一落下,荀太妃就忍不住出声质问。

沈良寅抬起头来,露出一脸冤枉的表情:

“荀太妃,您这话严重了,微臣哪里敢违逆先帝的圣意,微臣的确是按照圣旨将嫡女嫁入萧王府的,嫡次女也是嫡女,都是微臣的夫人常氏所出。”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沈念差点笑出声。

沈良寅怕是还不知道沈晖将她不是真正的沈家女一事口无遮拦全说出来了,他要是知道,恐怕最后一句话打死都不敢在皇帝面前说。

沈容倒是知道沈念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听到沈良寅的话吓出一身冷汗。

无论是皇帝还是萧王府,知道沈家用一个养女代替她嫁过去,她爹就算有一百张嘴也狡辩不了犯下欺君之罪的事实。

荀太妃的火气彻底被沈良寅的话挑起来了,她怒斥沈良寅:

“沈太傅,先帝的圣旨是没指明让沈家嫡长女还是嫡次女嫁萧王,不过钦天监卜吉的时候你沈府给出来的可是嫡长女沈容的庚帖!

十几年过去,你看萧王身子病了不肯让嫡长女出嫁就替换成嫡次女嫁过来,沈念已经承认是你们沈府偷梁换柱,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沈良寅瞪向沈念,沈念抬了抬眉梢,饶有兴趣的看沈良寅如何辩解。

“荀太妃,这......这的确是沈府的失误,不过理由绝不是太妃所说的那样,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

宴明帝逼问,目光森寒如冰。

要不是新娘换成了沈念,昨日夜里褚墨渊就应该死了!

沈良寅不知道宴明帝的心思,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说:

“回陛下,微臣不敢隐瞒,实在是微臣也是今日早上才知道的,沈念心仪萧王多年,昨日容儿出嫁前她将容儿迷晕,擅自代替她上花轿嫁入萧王府,微臣正准备今日一早带着容儿来王府赔罪的。”

褚墨渊还是战神时,是京城贵女们争相追捧的如意郎君,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嫁给他。

沈念冷笑,沈良寅找的理由,怕是早就为替嫁一事暴露后做了计划,将所有责任推到原主身上,真够阴险!

厅上安静了一瞬,忽而响起了清脆的巴掌声。

“啪!啪!啪!”

沈念走出来,“原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这么痴爱萧王,痴爱到知道他命不久矣也愿意嫁给他冲喜陪葬,沈大人,你当我死了任由你一张嘴胡言乱语吗?”

沈良寅脸色难看,沈念又道:

“我痴爱萧王,愿意嫁给他,谁能作证?我在沈府被逼替沈容上花轿跳湖自杀,全沈府的人都知道。是沈太傅钻空子曲解先帝圣旨,还是戏耍萧王府,陛下英明自有圣裁。”

沈念点到为止,要将欺君之罪扣到沈良寅头上,沈良寅恨不得当即捏死沈念。

沈容死死的搅紧了袖中手帕,沈念何时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换做以前,她一句话都不敢说。

她泪水盈满眼眶哭诉道:

“沈念,你好歹是沈家养大的,为了一己私欲代替我嫁给萧王殿下,又污蔑父亲违逆先帝让沈家蒙罪,沈家哪里对不起你了,要如此对待我们?”

两方对峙,荀太妃虽很不喜欢现在这个丑媳妇,但更痛恨沈良寅,她看向宴明帝:

“陛下,不管是沈念自作主张还是沈太傅偷梁换柱,沈家没将嫡长女嫁给渊儿,都是戏耍了萧王府,不严惩沈家,萧王府颜面何存?皇家颜面又往哪里放?!”

宴明帝脸色黑如锅底。

昨天李太医连夜将沈念救回褚墨渊的事传进宫里,他来就是来处理这个后患的!

他眯了眯眼睛,“荀太妃,沈家替换嫡女给八弟为妃,蔑视皇家,朕自是不能容忍。”

沈太傅听出他语气中的冷意,跪地求饶道:

“陛下,这件事是微臣疏忽,不过话说回来,昨日萧王殿下昏迷不醒,沈念嫁入王府后殿下就醒了过来,说明沈念冲喜成功,请陛下看在结果尚好的情况下轻饶微臣。”

冲喜成功?

将死人冲活?

宴明帝本在为这件事火大,沈良寅的话无疑更撞到了他的枪口上。

宴明帝周身的气压又低了一度,正要惩罚弄死沈念,一直没说话的褚墨渊沉磁的嗓音传来:

“皇兄,臣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宴明帝道:“八弟,你是这件事的当事人,有话当然可以说。”

沈良寅紧张的望着褚墨渊,以为他会说出轻罚之类的话,却听他道:

“本王认可沈念为萧王妃,还请皇兄惩罚太傅时不要牵扯她。”

沈良寅:“.......”

认可沈念?

这是在帮沈念撇去处罚,萧王脑子进水了吗?还真看上了那个丑八怪?

褚墨渊这句话直接堵死了宴明帝想处罚沈念的话。

人家当事人不追究沈念,他想处罚也没有理由。

宴明帝被这一堵,心头那股火气越堵越旺盛,全都对准了沈良寅,下令道:

“沈太傅违逆先帝圣旨替换嫡女嫁入萧王府,欺君罔上,念在沈念冲喜有救回萧王,自今日起,沈太傅削去今年春闱主考司之职,不得参与内阁人才选拔,沈容犯从罪,三个月内不得出府闭门思过!”

口谕一下,沈太傅和沈容的脸上顿时面如土灰。

作为当朝太傅,不得参与春闱选拔,这是何等严重的惩罚,将动摇沈太傅在朝中的根基。

而对于沈容来说,也不仅仅是不能出门,三个月不能见到太子,等她出来,他身边还有她的位置吗?

沈容歪坐在地上,阴毒的眼神剜向沈念。

沈念知道她此刻恨透了自己,又往她的痛处戳刀子:

“沈大**是不是在想三个月不能见到太子,他会不会忘了你?放心,是你的怎么都错不了,不是你的如何惦记也得不到!”

犹如被浇了一盆冷水,沈容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凉,她慌乱的看向皇后。

皇后原本平静的脸色刹那间阴云密布。

她就说太子不同意她为他挑选的太子妃,原来是沈容从中作梗,几乎从牙缝中蹦出一句话:

“是吗?沈**与太子之间还有这等事,待会儿本宫可得好好与沈**说说话。”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