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许筱予季惟殊(季惟殊许筱予)已完结,许筱予季惟殊已完结

2024-07-11 17:13    编辑:admin
  • 许筱予季惟殊

    《许筱予季惟殊》这本书反复看了几遍,后面一度想放弃,但情节还是吸引了我,作者许筱予文笔很不错。故事内容给人大气有不失柔情,以感情为主线。

    许筱予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许筱予季惟殊》 小说介绍

许筱予好久没体验这种自己动手的感觉了。和季惟殊在一起那些年,不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这种体力活她确实没沾过。...

《许筱予季惟殊》 第8章 免费试读

许筱予好久没体验这种自己动手的感觉了。


和季惟殊在一起那些年,不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这种体力活她确实没沾过。


哪怕早几年,他刚创业那会儿,经济紧张,但家里每周的例行打扫,也都是请的钟点工阿姨来做。


一桶涂料刷完,许筱予托了托有些酸痛的腰。


养尊处优了几年,还真是不习惯了……


她出去楼道,打算把剩下的涂料搬进来。


没曾经,脚快了一步,踹倒了桶。


尽快救得及时,但还是洒了一小滩在隔壁邻居家门口。


她赶紧拿拖把,清理到一半,原本紧闭的门突然开了。


四目相对,她正想说抱歉,却不料看到了熟人。


“你也住这儿?”


“怎么是你?”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邵温白看了眼脚下,目光又移到她身后。


“所以今天搬来的人是你?”


许筱予也没想到这么巧:“如你所见,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邻居了。”


邵温白眸光一动。


他之所以选择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离实验室和学校都很近,方便他日常给学生上课和去实验室做实验。


可许筱予呢?她又为什么?


肉眼可见,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女孩儿居住,不说其他,单就没有电梯这点,就不会是年轻人的选择。


许筱予见他没动,以为他介意自己弄脏了走廊。


“对不起,刚才涂料洒了一些,马上就好。”


她加快动作,很快清理干净。


下楼时,她指着他手边的垃圾。


“正好下楼,我顺便帮你带下去吧?”


邵温白也没拒绝,作为回报,他从家里拿出折叠梯:“你要刷墙的话,用这个比较方便。”


“谢谢。”


有了梯子,刷墙的效率就快多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她就把家里脱落的墙面都刷了一遍。


瞬间就干净规整了。


之后,她又在家具城挑选了一套沙发和桌椅,又把房间浅浅布置了一下,终于大功告成。


做完这些,天已经快黑了。


许筱予锤了捶肩膀,环顾四周,暖黄色的灯光洒下来,原本陈旧的气息一扫而空,家里焕然一新,跟刚来时彷佛两个天地。


再看她的小窝,床上铺着她最爱的浅色纯棉被套,阳光晒了一天,散发出淡淡好闻的洗衣液清香。


下午买来的绿植一排排放在窗前,可可爱爱的散发着生机。


黑白块的懒人沙发里放着大小适合、鼓胀饱满的抱枕,看书阅读的时候靠一靠,别提多惬意。


可谓是空间虽小,五脏俱全。


“这就是你新家?还怪好看的。”


视频里,邵雨薇感慨了一句。


“你的动手能力还是那么厉害,真不愧是当初凭一己之力就给咱们寝室搞了个大装修的强人。”


许筱予笑笑:“还好,自己住的地方当然要上心了。”


“予予,你比我想的更坚强,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目标。”


邵雨薇听到新地址的时候就猜出了一些,但她没提。


“你能够重新回去,我真的很开心。”


挂断通话,许筱予心里怅然了几分。


她醒悟的时间太晚,好在还能挽回。六点。


忙了一天,许筱予还没吃饭。


冰箱里有吐司和新鲜蔬菜,还有一些小米。


时间太晚了,她简单的熬了一点粥,又做了一份三明治。


还梯子的时候,她想了想,把粥和三明治都打包了一份。


邵温白忙着修改论文的实验数据。


听到敲门声,离开书房,去开了门。


“谢谢你的折叠梯,还有,这是我做的晚饭,不介意的话,将就吃点?”


灯光下,女孩儿的眼睛水润明亮。


邵温白愣了一下,抬手把东西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回到卧室,他重新调整数据,比照着前几轮的实验结果推算。


等全部修改好,已经晚上八点。


胃里空空,饥肠辘辘。


他习惯性拿出手机,准备点个外卖。


不经意间瞟到台灯下的包装袋。


他打开,里面还覆了一个保温层,所以现在三明治和粥还是温热的。


他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不由愣住。


培根的香味加上蔬菜的清爽,中间还有煎的恰到好处的鸡蛋,新鲜甜香,让他胃口大开吃完三明治,他又舀了一勺小米粥,简单细腻的口感比他买过的大多数粥都好喝,几口下去,胃里也跟着暖起来。


邵温白愉悦地扬起眉峰,如果熟悉他的人就知道,这是他享受的状态。


嗯,厨艺不错……


没几下,粥和三明治就被他解决的干干净净。……十点。


邵温白夜跑结束,回去的路上,撞见许筱予。


她换了一身休闲套装,扎着丸子头,人群中也依然醒目。


“出来散步?”


“你夜跑?”


两人同时开口。


许筱予点头:“嗯,出来走走,顺便拿快递。”


他放慢脚步,调整了一下呼吸,跟她并肩而行。


“今天的晚餐谢谢你,味道不错。”


许筱予:“你帮了我两次,应该我说谢谢。”


隔着两条石子路,有一个儿童公园。


附近小孩的吵闹声格外清晰。


“这里还挺热闹。”


在季惟殊的别墅里,总是安静的可怕。


邵温白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他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倒是很少会注意到这些。


想起出门时收到的消息,他淡淡开口:


“我刚才问过师弟,欧阳教授这段时间都在家休养,我打算明天上午十点过去,你可以吗?”


“明天十点吗?”太快了……


临门一脚,她想到六年没见过面的教授,突然有些忐忑。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邵温白看了眼她的侧脸,虽然感受到女人的情绪变化,但并没有多问。


他不喜欢探听别人的隐私。


两人在家门口分别,各自进门。


许筱予有些心不在焉地洗了个澡,躺下酝酿睡意。


半夜,下起小雨。


她翻来覆去,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


早早起了床,吃过早餐,就等着邵温白。十点。


敲门声准时响起。


她第一时间拉开门,已然收拾好的模样。


邵温白愣了两秒:“可以走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