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沈暮星霍辞寒小说沈暮星霍辞寒热门小说完整版阅读

2024-07-11 18:56    编辑:夕渊
  • 沈暮星霍辞寒

    《沈暮星霍辞寒》这本书反复看了几遍,后面一度想放弃,但情节还是吸引了我,作者霍辞寒文笔很不错。故事内容给人大气有不失柔情,以感情为主线。

    霍辞寒 状态:连载中 类型:豪门总裁
    立即阅读

《沈暮星霍辞寒》 小说介绍

沈暮星霍辞寒讲述了沈暮星霍辞寒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沈暮星霍辞寒》 第4章 免费试读

“别做梦了,沈暮星,我要你用一辈子来后悔当初嫁给我的决定。”霍辞寒又恢复了冷漠镇定,他似乎看穿了我的目的,“你想各玩各的,那就各玩各的。”

我错愕了,为了让我后悔嫁给他,连绿帽子都能接受?

没想到被迫娶我,给他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心理阴影,需要极端报复我才能缓解。

正当我脑子里暂时短路时,霍辞寒突然伸手勾住了我的腰身,将我的身体紧紧贴在他身上,他舔了舔唇,眼神晦暗不明,“要我先替你二次发育一下吗?”

“不要!”我立马推开了霍辞寒。

注定要分开的人,就不要再产生不必要的接触。

霍辞寒眯了眯眼眸,眼神非常犀利的盯着我,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应该早就看穿了这两天我的异常,他捏住了我的下巴,迫使我仰头与他对视,“沈暮星的双胞胎姐妹吗?嗯?”

一个爱了他十年的女人,怎么可能突然间这么反常?

我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你猜。”

“沈暮星,我们之间的婚姻没那么简单,一旦解体,涉及到的利益纠纷繁多,我没空陪你演爱恨情仇,如果实在耐不住寂寞想出去玩,”他没回答我的话,只是凑近我的耳边,“记得戴套,野种我可不认。”

我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应该拥有平静如水的内心,可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我抬手狠狠甩了霍辞寒一个耳光,震得我掌心发麻。

霍辞寒被我扇的脸上浮现出一座五指山,他偏着头,清晰流畅的下颚线,勾勒出完美侧颜。

被打都是这么帅。

他缓缓扭头,眼神阴狠可怕,仿佛下一秒就能掐死我,我的手在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那一巴掌把我的伤口崩开了,正在流血。

霍辞寒看了一眼我的手,转身离开,只留给我一个冷漠的背影。

我看着从纱布里滴落的血,觉得挺好的,总比上一世心里流血强。

从那一耳光以后,霍辞寒又消失了,他在娱乐八卦新闻上,在狂蜂浪蝶中,在夜店,在公司,就是不在家里。

我算着时间,只差半个月就要到霍辞寒和蔚蓝相遇的时候了。

这段时间,我总是时不时去“遇见”,点上一杯黑咖啡,默默注视着蔚蓝工作,她的一颦一笑,都深深的映入我的眼帘。

我要是个男人,我也喜欢她。

“蔚蓝,你男朋友来看你了!”一个同事提醒蔚蓝。

对,我记得她是有男朋友的,只是那个可怜的男友,完全不是霍辞寒的对手,哪怕那时候他与蔚蓝正爱的热烈,也抵不住权势地位化作的棍棒,打成了苦命鸳鸯。

我知道蔚蓝的存在时,她已经与可怜前男友分了手,所以我没有调查过那位前男友。

咖啡厅的门推开了,穿着白T恤和浅蓝色牛仔裤的年轻男孩走了进来,他戴着白色棒球帽,手里拎着一盒章鱼小丸子,干净清爽。

我愣了,男大学生??

“阿阳,你怎么来啦?”蔚蓝开心得像一只小仓鼠,迎接着前来投食的主人。

“我在附近发传单,就顺道过来看看你,给你带了章鱼小丸子。”男大学生笑起来和蔚蓝一模一样,眼睛弯弯如月牙。

这就是夫妻相,却被霍辞寒活生生拆散了,造孽呢。

蔚蓝又高兴又心疼,“来看看我就好了,你发传单那么辛苦,别浪费钱给我带吃的。”

“努力赚钱就是为了给我家蓝蓝投喂零食。”男大学生的情话技能不错。

我想了想,霍辞寒从来没有给我买过零食,我也不爱吃零食。

因为蔚蓝还在上班,所以男大学生没有久留,我坐在角落里低垂着头,生怕他在人群里多看了我一眼,发现我就是前段时间在夜店试图勾搭他的老女人。

等男大学生走了,我也匆匆结账离开。

“夫人。”小李见到我总是这一句。

“回家。”我筋疲力尽,怎么重活一世,反而人物关系越发复杂起来呢?我揉着太阳穴,脑细胞不够用了。

还没开到一百米,我又开口了,“小李,我来开车吧。”

理由是手痒了,想炫技。

我握着方向盘,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终于看到了前面路口正在等红绿灯的男大学生,我瞅准时机,一脚油门冲过去,成功把他勾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吓得赶紧下车,想要去搀扶他,只见他的腿上鲜血淋漓,伤得不轻。

“姐姐?”男大学生忍着痛,有些惊讶的喊了我一句。

怪不得都喜欢大学生,大学生嘴甜。

我吩咐小李,“快,把他送医院去。”

男大学生名叫齐舟阳,在校大学生,21岁。

我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看着手机里刚保存的齐舟阳的联系号码,心里有一丝悲凉,我终究不够大气,能想到的报复方法,只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既然蔚蓝可以夺走我的丈夫,我怎么不能夺走她的男友呢?虽然她是被迫的,可是后来她接受了霍辞寒,那也是霍辞寒彻底发疯的时候。

假如蔚蓝一直不接受,他可能会理智一些,考虑到付出得不到回报这个可能。

医院人来人往,上一世***癌晚期出现了淋巴转移,我最后的时光就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医生说,时常生气压抑的女人,更容易得***癌。

我承担了齐舟阳所有的医疗费用,还很大方的赔偿了营养费误工费。

住院可耽误他去做**了。

我其实算得上一个挺会聊天的人,短短半天时间,齐舟阳的资料就被我套得差不多了,普通家庭,父母双全,在家务农,上面还有一个已经结婚的姐姐。

难怪女朋友会被霍辞寒抢走。

“好好养伤,我会时常来看看你的。”临走前,我拿出大姐姐的和蔼可亲,笑容温柔。

“没事的,姐姐,我还很年轻,身体好,恢复快。”齐舟阳露出洁白牙齿,很单纯的答道。

年轻,身体好,听起来怎么是在诱惑我?

其实我年纪也不大,27又不是72,可是五年的压抑婚姻,和长期厌食的不良习惯,导致我无论心理还是身体,都有些老态。

我点点头,然后回去的路上去了一趟药店,买了不少补药。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