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农门孤女成了全村顶梁柱by墨含香全文阅读

2022-09-20 15:41    编辑:地瓜软件园
  • 农门孤女成了全村顶梁柱

    农门孤女成了全村顶梁柱_这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神作,我也看了四五年小说了,小说界的套路也都见了一遍。但看到这本小说却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墨含香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农门孤女成了全村顶梁柱》 小说介绍

小说《农门孤女成了全村顶梁柱》是作者墨含香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苏芸暖,赵长林,讲述了......

《农门孤女成了全村顶梁柱》 第2章 免费试读

苏芸暖慢慢的勾起嘴角,眼神冰冷的扫视众人,一阵冷风吹过,把她本来就不太整齐的头发吹了起来,依旧是阴测测的声调,轻声的问:“那你看我是人还是鬼呢?”

苍白的脸,瘦弱的身量和突然刮起来的冰冷的风,再就是苏芸暖的语气,气氛有些阴沉沉的。

苏芸暖趁机咯咯咯的笑出了声,有胆小的人扑通就跪下了。

不理这些村民,苏芸暖抬头目光定定的看着赵长林,一字一顿:“你打算怎么做?”

赵长林吞了吞口水,明明死了的人站在这里问话,搁谁能不害怕?

苏芸暖缓缓地走向赵长林:“我还没见过这样的人,但是我地府走一遭,倒是看到了鬼吃人呢。

赵长林下意识倒退,他感觉苏芸暖身上都冒冷气似的,青白的肤色真不是活人该有的样子,身上控制不住起鸡皮疙瘩。

“业海你知道吗?就像是一口大锅似的,凡是作恶多端的人都会被扔到业海里,啧啧啧,奇形怪状的鬼怪铁嘴钢牙,眼睛都铜铃一般大小,他们吃人啊,就像人吃烤鸡似的,你们都会吃烤鸡吧?”

苏芸暖说着,抬起手像是托着一只烤鸡似的,另一只手做出撕扯的动作:“鸡腿扯下来,嚼着是不是很香?我看那些鬼怪吃的也可香了呢,就你们这些人!呵,都逃不过这一遭的!”

说到最后,苏芸暖陡然的拔高了声调,这些人简直犹如魔音入耳一般,胆小的哭嚎着就跑了。

我的妈呀!赵长林就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似的。

“说啊!想怎么吃?你们!”苏芸暖抬起手一个个的指着在场的众人:“你们都想吃一口是不是?好啊,来吧!阎王老子都不让我死,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能吃了我!”

地上跪下来的人更多了,他们止不住的哆嗦,像赵长林一样被吓尿了的也不在少数。

苏芸暖吸了口气,扫了眼倒在地上的潘玉宝,头被打破了,鼻子和嘴角挂着血迹,但没有继续出血的症状,问题不大。

反倒是站着的潘玉虎严重一些,明显一条胳膊脱臼了,软哒哒的垂着,另一只手握着扁担,手上青筋凸起,在颤抖。

“玉虎,是赵长林带头的对吧?”苏芸暖说。

潘玉虎点头:“嫂嫂,是。”

“那好,既然送上门了,也别浪费了。”

潘玉虎刷一下就看过来了,平日里温婉的嫂子怎么变得如此吓人?

“玉双,男人脖子上凸出的喉结最脆,你怕见血用刀背猛磕,最多三下就彻底死透了,敢不敢?”

回答她的是潘玉双举着菜刀冲过去的身影,潘玉虎提着扁担就冲过去了,这下人群炸了,村民们哇哇怪叫,连滚打爬的往外跑:“不好了!芸娘诈尸了!”

赵长林三十出头,因为瘸腿没有被抓壮丁,这会儿瘸腿的他跑的比兔子还快,身后是提着菜刀拼了命要砍死他的潘玉双和提着扁担的潘玉虎。

“跑什么?大家伙儿别跑啊,搭把手啊!”苏芸暖捏着嗓子,声调尖细,更透出几分阴森森来。

扑通一声,捂着手臂的二狗子就跪下了,磕头犹如鸡啄米:“大嫂,大嫂饶命,我是想救走玉双和玉竹。”

苏芸暖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人,理都没理,而是扬声:“玉双,回来吧。”

潘玉双杀红眼了,被潘玉虎一把拉住了胳膊:“双儿!”

“二哥,我要杀了他!”潘玉双回头,哇一声就哭出来了:“爹娘那会儿他们也这样,他们也是这样!”

“嫂嫂有古怪,赶紧回去看看。”

潘玉虎话音未落,潘玉双撒腿就往回跑,一进院看到二狗子正扶着小弟玉宝,冲了过去一把推开他:“滚!滚!”

好不容易挪到炕上坐下来的苏芸暖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原主记忆接收的还算全面,这一家子最勇猛的是泼辣的玉双,总算是熬过去这一关了。

手腕上的镯子磕到了她的额头,她看了眼就愣住了,红木雕花的手镯,半寸宽窄,雕花细腻,这镯子怎么也来了?

三天前下班路上发生的一幕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后定格在卖给自己镯子的老婆婆脸上了,耳边是老婆婆的话,她说:“闺女啊,你身上阴气太重了,这镯子可以防身辟邪,遇难呈祥。”

呵!苏芸暖被坑笑了,一百块钱的破镯子,竟是自己买来的一张穿越票吗?

计较也没用,眼前她需要活下来,这副身体的状况她很清楚,如果不及时补充体液、供给能量的话,只怕自己也就是个配角的命,活不过三集的那种,还得死一回。

手上一沉,她低头就看到了两袋葡萄糖粉。

哪儿来的?苏芸暖快速的检查了一圈,最终目光落在了镯子上,抿了抿嘴角,心里默念:云南白药、云南白药,念了十几遍,什么也没有。

“嫂嫂。”潘玉双扶着弟弟潘玉宝进来,就见苏芸暖低着头,嘴唇不停的动着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想到二哥说的话,忍不住唤了一声。

苏芸暖果断放弃了云南白药,抬头:“把人放在炕上,热水越多越好,快点儿。”

“哦,哦。”潘玉双最喜欢芸娘这个嫂子了,也最听芸娘的话,放下潘玉宝就跑出去烧水了。

潘玉虎进来看了眼,转身要出去。

“过来。”苏芸暖叫住了潘玉虎。

“嫂嫂。”潘玉虎转过身,避嫌的侧着身低着头。

苏芸暖身上没力气,用手扣了一点儿葡萄糖放进嘴里,混着唾液咽下去,才说:“你过来,你手臂脱臼了。”

“没事,我......。”

“过来!”苏芸暖没工夫和他叽叽歪歪的,这一声断喝,潘玉虎几步就走过来了,垂着头站在炕前。

苏芸暖下地,抓着他的手臂从上到下摸了一遍,确定只有肩胛骨脱臼了,也不管这少年扭捏的样子,压低声音:“忍着!”

没等潘玉虎答应,苏芸暖手上巧劲用足了,就听到一声脆响,潘玉虎整个人都绷成了一根棍,一动不动。

苏芸暖坐下来,平复着快要跳碎了的心:“出去洗洗脸,回来检查伤口,玉宝昏迷着,玉竹怕是要饿死了,家里有吃的就赶紧拿来。”

“嗯。”潘玉虎转身,走出去两步突然停下了,原本不能动的手臂竟没事了,缓缓攥成拳头,抬起头看着外面端着热水走过来的玉双,猛然回头眼神犀利的看着苏芸暖,用极低的声音问:“你不是嫂嫂,你是谁?”

纳尼?苏芸暖心就一沉,咋的,这就穿帮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