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热门小说峄南之桐俩爱合约席桐孟峄全文免费阅读

2022-09-21 10:11    编辑:地瓜软件园
  • 峄南之桐

    俩爱合约席桐孟峄是小说《峄南之桐》的主要人物,原创作者小圆镜倾心所创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小圆镜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峄南之桐》 小说介绍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峄南之桐》,本小说讲述了俩爱合约席桐孟峄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峄南之桐》 第3章 免费试读

元旦过后,天越发冷。

南方的冷是湿冷,自从席桐在那场火灾后跟着母亲来到银城安家,过了十六年,还是习惯不了没有暖气的冬天。

她一直很听母亲叶碧的话,按部就班地读书,一路掐尖上去,考了A大的新闻系,出国交换,再乖乖地听导师引荐,本科毕业就去了《日月》这家有百年历史的杂志社,跟了最有资历的宋汀师父。

有时候她觉得这是她爸和奶奶的在天之灵保佑,护着她一路顺风顺水,可进了社会,她的女主光环就没了。

叶碧把她保护得太好,她压根没见过那些人的嘴脸,酒桌上让她喝一杯,她不知道喝一杯就是喝十杯。

好在师父疼她,也栽培她,愿意带她出去见世面,老板们敬酒他就来挡,说小姑娘酒精过敏,赶她早点回家。

可他又不能时刻都在场,是以席桐接到东岳资本媒体发布会的邀请函时,兴奋之余又有些惴惴不安。

以《日月》的牌子,记者可能会被请出来和发言人们单独吃饭,以表诚意。可是宋汀不巧染了流感,在医院住院。

最后,宋汀叫得意门生席桐单独去参加发布会,叮嘱她后面饭局早点走。

席桐不怯场,拿着函就去了。

集团认购东岳资本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银城乃至国内的特大新闻。这家总部位于加拿大的国际集团曾经归华裔孟鼎和靳荣夫妇所有,涉及房地产、金融、化工领域,资产上千亿,孟氏夫妇位列全球富豪榜前十。

之所以是特大新闻,是因为他们去世三年后,继承衣钵的独子孟峄十分看好中国市场,准备把决策部搬来银城,购买东岳资本的股权,就标志着他踏入中国的第一步。

二十八岁的孟峄,天之骄子,等发布会结束才出场致辞,席桐在乌茫茫的人海中一眼就看到了他。

她作为一个靠文字吃饭的文科生,竟然找不出词来形容这个男人。她挤在数百记者中,像朝水源迁徙的草食动物、扑向暗夜光源的飞蛾,自发地、盲目地向他靠近,话筒和摄像机构成的墙挡住了他的脸,席桐着了魔,就想看他,采访他,听他说话。

西装革履的秘书开始抽记者提问,席桐看着那么多举起的话筒和标牌,急了,一把扯下脖子上的蓝丝巾,举起来挥舞在人头之上,像心悦诚服投降的白旗。

果然,陈瑜看到,第一个就点了她。《日月》的面子大,大不过官媒,她的丝巾起到了事半功倍的作用。

她把准备好的问题大声问出来,声音不抖,可孟峄一笑,她的钢笔尖就一下子戳破了纸。

很快席桐就被其他同行给挤出圈,心满意足地抱着本子到外间透风,打算早点走,不用喝酒。

可她的行为给陈瑜留下了深刻印象,特意嘱咐场务把人留下,待会跟车直接去饭店。

席桐想起那张优秀到不可挑剔的脸,鬼使神差地没找借口回家,答应了。

事实证明,她就死在贪图美色这一条罪上。

百升大酒店,银城老字号,在ME大楼附近,整栋被包下。记者们在大厅坐了几桌,席桐开始后悔,觉得自己真是傻到家了。

杂志社不要面子吗,宋师父不要面子吗?他们的刊物形象是“传统、精英、严肃、卓越”,她头脑一热,给毁了。

她把丝巾塞到包里,单位工牌也给摘了,偏她长得水灵生嫩,看上去就是个实习生。人家问她是哪个社的,她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一味抿着红酒。

东岳和ME的股东们按习俗来挨桌敬酒,东一杯西一杯,不喝就是不讲情。席桐喝了多少自己都不知道,只晓得从头到尾孟峄都没出现,在开始发晕之时先告辞,去卫生间洗脸。

一个服务员姐姐递来醒酒的薄荷糖,席桐吃了,辛辣直冲天灵盖,被她搀着往外走。

“你同事来接你了。”

席桐茫然抬头,眼前景物模糊,可她还存有神志,知道面前这老男人自己不认识。心跳得很快,好像比刚才更晕了,身上也在出汗,她知道不对劲,一咬舌尖,拔腿就往外冲。

那人钳住她的胳膊,捂上她的嘴,拖着她进了黑暗的楼道,上了好几层,来到某间房外。

席桐这时四肢无力,正竭力保持清醒,想看清身处何处,忽觉腰际一凉,裙子被掀了上去。她忍耐着,悄悄从侧兜拔出钢笔,猛地往后戳,趁身后人叫痛之时挣脱束缚,飞蹿出去。

她运气好,一下戳到重要部位,那人走不了。可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突然就听到有几人在急急叫他,像是那人的保镖。

席桐连忙踢掉高跟鞋,跌跌撞撞向楼上跑。这些人很可能认为她会顺原路下去,跑出大楼,但她自认跑不过男人,于是就上了楼,她记得上面几层是客房。

她气喘吁吁,在摄像头下无所遁形,可她管不了那么多,正要敲一间房门求救,迎头就撞上了人。

“席记者?”

她对上一双明灿干净的眸子。说来奇怪,远看那么凌厉的人,近看倒显出十二万分的可靠。

更奇怪的是,她竟然觉得他是个好人,会帮她,虽然身上难受至极,却莫名来了底气,不怕了。

“孟先生,请帮帮我!”她几乎站不住,攥着他衣摆的手在发抖。

“她在这里!”

保镖的声音从楼道传来,孟峄皱眉看着她衣衫不整的模样,站得笔直:“席记者,我等下还有会。”

席桐的心立刻凉了半截。

她怎么没想到,孟峄可能认识那个男人!今晚来的都是颇有身份的董事、股东,他初来银城,不会因为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人物就与利益相关者结梁子。

可她不放弃,求他:“孟先生,他们在犯罪,给我下了药,帮我报警!”

追兵顷刻到了跟前,认识孟峄这张脸,即使他没带保镖,抬腿举步间的气场还是把他们震退了几步。

“孟总,这位女士……”

“是记者,让他等着警察吧。”

孟峄打开房门,把席桐推进去,然后带着房卡扬长而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