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缘来是你[言情]凌寒校园生活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2022-09-21 14:37    编辑:地瓜软件园
  • 缘来是你

    [言情]凌寒校园生活的小说《缘来是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充分体现了作者伊人红妆用心写作的心态

    伊人红妆 状态:已完结 类型:校园
    立即阅读

《缘来是你》 小说介绍

缘来是你男女主角([言情]凌寒校园生活)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伊人红妆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缘来是你》 第0章 免费试读

送走了一批老生,又迎来了一批新生。

年9月8日,即使在隔多年以后,凌寒仍然是历历在目。那天的天气特别炎热,那天的火车特别拥挤。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出远门。凌寒的心里充满了期望与不安。与别的学生不同,凌寒并没有大包小包。被褥学校里会提供的,餐具学校里要发的,所以没有什么可带的,她实在没有什么衣物,每个季节只有一身换洗的衣服,所以只有一个旅行包,这个包还是高中同学送她的入学礼物,也许是经济原因吧,同学之间的情谊也都很实在。

早上,凌寒起得很早,因为有些兴奋,还有些担心,所以睡不着觉。兴奋的是终于考上了大学,担忧的是四年的大学生活和不可预知的未来。早上凌寒始终被这种兴奋和担忧困扰着,所以饭也吃得很少,父母也是这样,可能还有离别的伤感吧。

吃完早饭他们就上路了,爸爸用自行车拉着行囊,妈妈跟在后面,他们没有说什么话,到了公路上,很快就等来了一辆去南京的车,凌寒家就住在公路边,上大学要坐火车,凌寒和妈妈必须先到南京然后才能坐火车到×市。即使行囊很少,拥挤的火车还是让凌寒懊恼,凌寒最担心的还是妈妈的身体,她担心妈妈那羸弱的身体承受不了这火车的拥挤。接到通知书那天,妈妈由于过度劳累吐了一滩鲜红,凌寒痛苦极了:担忧、害怕、自责、愧疚……她觉得是因为自己的上学才使妈妈这么辛苦和劳累的,她痛恨自己不能打工挣钱养家。凌寒从来没有坐过火车,从小学到高中,连县城都没有出过,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高中,离家三十多公里的路程。9月8日并不是春运,但正是大学新生入学的日子,很多高校都是这个时候开学,乘客主要以学生为主。也许是上学的迫切和兴奋吧,这些即将入学的大学生,在挤火车的时候也无法顾及文明礼貌了!

凌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来的,妈妈虽然瘦弱,但却拼命地帮凌寒往火车里推,她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上了火车。在挤火车是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就像是大海里的一叶浮萍,只能顺着流水的方向漂流;她是个瘦弱的女孩,而且有着农村女孩的矜持和腼腆,庆幸的是顺着拥挤的人流,她竟然也顺利地上了车。到了车上,费了一番周折之后,终于按着票上的座位号找到了自己的位子。

这一路上她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数,有对大学生活的憧憬,也有对于四年学费和生活费的担忧,想着在家里含辛茹苦、辛勤劳作的父母,凌寒的心又不得不揪了起来,现在自己不在父母身边了,她担心父母的身体,担心弟弟的学习。

恍惚中,火车已经到站了,一日之间,她已经从一个城市穿梭到了另一个城市,离开了自己熟悉的环境,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凌寒心里有些担忧,有些恐惧。不过她知道,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切都得靠自己,她要学会坚强,学会一个人面对生活和挫折。

出了站口,凌寒和妈妈两个人每人一只手合作地拎着那只包。边走边想如何才能找到学校呢。正当她思考乘几路车的时候,一个人忽然跳到了她的面前。

“你是××大学的吗?”凌寒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发现面前正站着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他的胸前戴着“××大学”的校徽。

“噢,是的。”凌寒在意外中有一丝惊喜。再抬头看一下前面,竖着“××大学”的牌子,还有很多本校的学生,原来新生入学根本不用担心怎么才能到达学校,会有老生迎接的,他们就像是新生的领路人,将领着新生踏进他们梦想中的“象牙塔”大门。

凌寒正觉得惊喜的时候,那个男孩已经夺过了她们的行李,边走还边向她介绍新学校的情况。

昨晚阿辉问一帆要不要去接新生的时候,一帆还是心不在焉地说“不去”。可今天一早,正当阿辉刷牙的时候,一帆却兴奋地跑到他们宿舍来催他赶紧去接新生了。弄得阿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搞不清楚一帆怎么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当他问一帆的时候,一帆只是神秘地说,这是个秘密。

一帆对于接新生的事情总是很不积极,去年他也没有去,今年在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是没有积极回应,可过了一个晚上,他却忽然对这件事情热心起来,原来是有原因的。

因为昨天晚上一帆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一个非常清新脱俗的女孩微笑着朝他走来,这个女孩正是他心目中想象了无数次的那种形象,当然一帆并不迷信,梦毕竟是梦,但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早上醒来他思考了很久,然后豁然开朗,他觉得这个女孩肯定在今天的新生中,所以天刚亮,他就迫不及待地从床上爬起来。

从看到凌寒从出站口出来的那一刹那,一帆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可是当梦中寻找了很久的那个形象忽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的时候,他还是很怀疑。不过怀疑归怀疑,他还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迎接他的梦中女孩。

不过总归是初次见面,一帆觉得自己也不能热心过头。他一边接过凌寒的行李,一边给凌寒介绍学校的生活。对于刚考上大学的凌寒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在一帆的介绍中,她多少消除了对未来的茫然和恐惧。

到了学校,一帆先带她们找到了早已安排好的宿舍,放下行李,他们就去报道处报道,因为报道只能是学生去,家长不能去,所以凌寒就让妈妈在宿舍休息,妈妈也顺便帮凌寒整理了一下床铺。报道的时候,一帆就在旁边指点着,这让凌寒觉得很顺利。当一帆看到凌寒填写的资料的时候,不禁兴奋地叫了起来。

“你是扬州的?”

“是啊,难道你也是吗?”一帆的惊喜也感染了凌寒,她真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还可以遇见老乡。以前总是听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但是凌寒和一帆都没有两眼泪汪汪,他们只是很高兴,赶紧用家乡话交谈起来。

报道后一帆就走了,但是为了方便以后的联系,一帆以大师哥的身份给凌寒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并叮嘱凌寒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找他。

凌寒自己去交了学费,领了生活用品。一切手续办完之后,凌寒独自一人回到宿舍,差点找错了地方,走进前面一幢楼的男生宿舍了。学校的宿舍楼都是一个样子,一共有十几幢,每一幢都有三个单元,每个单元也都是一样的,凌寒第一次找真是有点困难。

到了宿舍,发现大家都在,一个宿舍四个人,刚才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女孩子,见面只是微笑打个招呼。现在凌寒推门就看见三个人,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凌寒只是微笑一下表示打招呼了。这个时候,一个个子较高,身材较瘦的女孩子,走到凌寒面前,主动向凌寒问好。

“你是凌寒吧?”她微笑着问,很热情很真挚。这让凌寒觉得很是温暖。

“是啊。”凌寒对于她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些意外,带着疑惑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坐下。

“我昨天在宿舍名单上看到过你的名字。”这个女孩子一点也不怕生。似乎读懂了凌寒的疑惑。

“哦。”凌寒还是有些拘谨,毕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除了一帆,这是第二个和自己交谈的人。(那些报名和收费之类的就不算了。)“你来得较晚了,我们昨天就来了,昨天晚上我们还在猜想你的样子呢,没有想到你这么漂亮。”

“你也很漂亮。”

“是吗?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漂亮呢,我爸爸在家都叫我臭丫头的。”从谈话中可以看出这是个开朗直爽的女孩子。

“对了,说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凌寒终于主动了问起了舍友的名字。

“我叫秦雯。你就叫我晓雯吧,以前的同学都这么叫我的。对了,我们正要去洗澡,一起去吧?”

“那等我一下。”说着,凌寒开始去收拾东西。

凌寒叫妈妈一起去,妈妈说不去,说在宿舍待着就行了,到了晚上睡觉前打点热水在宿舍简单地洗洗就行了,于是凌寒就和舍友去了,留着妈妈一个人在宿舍。

洗澡出来,凌寒和舍友就顺便在食堂买了些吃的,凌寒第一次到这里,对这里的一切都还不熟悉,她不知道食堂都有什么吃的,还以为这里的食堂也像高中学校一样,早晚只有馒头和粥呢,所以也没有去仔细看,就买了一碗粥和两个馒头。因为太累了,妈妈的身体也不太好,所以两个人都没有什么胃口,两个人只吃了一个馒头。

晚上,同学们要到班级里集合,大家互相熟悉一下。首先是班主任介绍了自己,然后是各个学生自我介绍。

第一个是叫崔志刚的,他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唱了一首雪村的《俺们都是东北人》。

晓雯上去很大方,一点都不拘谨:“我叫秦雯,本市的,大家对这里有什么不熟悉的,我很乐意帮忙哦。”

第四个轮到了凌寒。第一次上台介绍自己,凌寒还是很紧张很拘谨的,说话的语速很快:“我叫凌寒,江苏扬州的。”这个时候听见有同学在下面起哄:“哇,早就听说扬州出美女啊,真的不假哎。”

还有一个叫项海东的,项羽的项,郝海东的海东。看来他喜欢看历史故事和足球比赛。他也是本市的,和晓雯还是高中同学呢。

怡倩虽然也是农村出身,但是比凌寒老练多了。“我叫陆怡倩,江苏盐城的,丹顶鹤的故乡。”

惠娟比凌寒还紧张,到上面都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过了好几分钟,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晚上回宿舍,妈妈已经上床睡了,凌寒因为有很多事情忙,白天都没怎么和妈妈说话,到了晚上他们才有时间聊聊天。

“我明早一早就回去了。”妈妈说。

“明天就走啊?”凌寒有些不舍,但又不好表露出来。

“家里还有很多事情呢,你到学校我就放心了。”

“那我明早送你到火车站吧,你方向感不强,我担心你会迷路了。”

“嗯。”

没聊几句她们就睡了,因为怕打扰宿舍同学休息,也不好多聊。但两个人都没有睡意,凌寒想着这一天的事情,还有妈妈的身体,来学校之前,妈妈还挂了盐水,这些都让她很担心。妈妈太辛苦了,不能在身边照顾妈妈,不知道她是不是又总是不停地劳作甚至顾不上好好吃饭?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再度劳累而生病挂水?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省钱病了都不去医院?不在妈妈身边,这些都照顾不到,凌寒很是担心,想着这些,感觉鼻子酸酸的。

一帆自从和凌寒分别之后,晚上回到家后很晚都没有睡着,他的脑海里一直闪现凌寒的样子。有些羞涩、有些拘谨的样子;因为天太热的缘故吧,她的脸蛋红红的,像个诱人的红苹果;她带着羞涩的微笑,眼神很干净……一帆虽然没问凌寒叫什么名字,但是她报名的时候,一帆已经留意了。并且通过上面登记的资料知道了她住在9号楼3单元202房间,知道了这些就不怕找不到她了,想到这些,一帆甜甜地笑了。

第二天一早六点来钟,凌寒和妈妈就起来了,梳洗完毕就去火车站了,坐了19路公交车,终点站就是火车站了,所以还是很好找的,到了车站凌寒就去买票,是早上8点10分的。买完了票,凌寒又去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两个茶叶蛋和一块面包给妈妈,妈妈很少吃这些东西,平时就连自家的鸡生的蛋都不舍得吃,为了是换些钱攥着给凌寒和弟弟上学。

她们坐在候车室等车,妈妈又开始叮呤嘱咐起来。

“你在这边不要节省,身体要紧。”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和爸爸也不要太节省了。”凌寒拉着妈妈的手,不舍中还有一丝的依恋。

“我们在家里不会饿着冻着,农村人不怕没有吃的,你在外才更要注意身体,钱不够就打电话回家说,你隔壁二伯家的电话号码记好了吧。”

“我知道的,我不节省,听说大学里还可以勤工俭学呢。”

“你还是学习要紧,别想着打工的事。”

“我知道的,快检票了,我们进去吧。”凌寒眼眶有些湿润,连忙低下头去帮妈妈拿行李。

到了检票口,检票员不让凌寒进去,凌寒只好目送着妈妈进去。直到妈妈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这个时候,凌寒的眼泪才哗哗地流了下来,原来她从不知道妈妈那么瘦弱的身躯对她却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凌寒从小就很独立,七岁就学会了做饭,特别是农忙的时候,做饭更是凌寒必须完成的任务。上初中以后凌寒就一直住在学校了,自己的衣服自己洗,初中和高中除了第一次开学,父母从来没去学校看过一次,应该说,凌寒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是当火车的鸣笛声带着妈妈回远方老家的时候,凌寒忽然觉得头顶的天空少了一片,原来妈妈一直还是她心底最坚实的依靠。现在她才深切地体会到朱自清写那篇《背影》时候的深沉情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