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面具之下小说唐秋江一凛[现代]重逢热门小说完结版阅读

2022-09-21 16:46    编辑:地瓜软件园
  • 面具之下

    面具之下_这本书特别好,王巧琳_的文笔轻松搞笑,题材新颖,很难得,不错的一部小说

    王巧琳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面具之下》 小说介绍

面具之下(主角唐秋江一凛[现代]重逢):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面具之下全文。...

《面具之下》 第2章 免费试读

晏城有一条河,名为烟波,名字起得极其文艺,唐秋此时正从西岸往东岸走。

两岸是不同的风光,东岸还保留着80年代的样子,旧砖瓦墙,青石板路,有些人家还种着菜,倒有点农家乐的意思。而西岸却是正宗的市中心,高楼林立,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虽说只隔了一条河,可那氛围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像人与人,阶层与阶层,大家都生活在这个地球这个城市,甚至在同一条街的早餐店吃饭,在宵夜的大排档里买醉,但却是同人不同命。

烟波桥是座老桥了,桥面不宽,但从前是晏城的集市所在地。晏城的老一辈,因此也管赶集叫赶桥集。

这些年各种商铺开后,集市几乎不办了,但仍旧有不少的江湖艺人或者是小贩在桥上逗留,倒是吸引了不少外来游客,桥头常常堵得水泄不通。

桥上,卖什么的都有,也有卖艺的。吆喝声不断,和桥下江水滔滔汇做一气,混搭而复古,这桥上什么人都有,什么人生都有,只是在烟波的掩映下,如同一场大雾,分不清而已。

这里还有一位京剧扮相的老人,倒不是每天都来,大概一周有一两天会出现在这里,摆摊,卖唱,前头也不摆收钱的罐子,脚下摆着一张曲单,都是些名剧,如《霸王别姬》、《百花亭》和《凤还巢》,也有《秦琼卖马》和《桃园三结义》。开嗓可见功底颇深,但在嘈杂的街市上,像个寂寞的背景音。

今天他也在,并没有开嗓唱歌,只是坐在原地,像是一个与世界无关的隐士一样格格不入。

也是这样巧,今日老人所在的位置,正是她十年前,跳桥的位置。

一切巧合的,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唐秋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上前,神经却还是忍不住绷紧了些,快步走离。

十年前那一跃,将她从一个叫袁歆的女孩变成了现在的唐秋。

她早就当自己,十年前就死了。

东岸上有一排出租屋,早年的居民搬走之后,政府一直没将此地规划。但原住民觉得,这晏城的发展速度早晚会从烟波河的西岸膨胀过来的,就苦苦地等,等了三十年河西,却还是没等来三十年河东。

出租屋所在的区域叫狮子洞,西岸的人把这当贫民窟,四处的柱子上贴满了小广告上写满了“开锁”“通马桶”“代驾”,甚至还有重金求子的小广告。

脏,乱,差,隔不隔有醉酒的壮汉骂骂咧咧而过,一两只野猫发出凄厉的叫声,几条脏兮兮的狗在一个勉强算做垃圾站的一堆物品里翻找着食物。

往里走,到热闹点的地方,有了灯红酒绿的颜色,她走进了周家杂货店。

三层的小旧楼,几年前,周子豪入狱之前将楼下理了理,打算带着两个妹妹从良做些基础小生意,却怎料,还是进去了。

不过弹指一挥间,他出狱的时日也快到了。

这天唐秋刚踏进店门,就见周蕊腾地站起来,张开双臂像小鸟一样冲出来,一把抱住她。

“我的大明星姐姐!比赛怎么样啊!江一凛本人帅不帅!你跟他有互动吗!”

唐秋被她抱得喘不过气来,幸亏拿不到现场票,不然这丫头不得在现场疯啊?

“松开!”

周蕊这才松了松手,眯着眼睛阴阳怪气地道:“我的姐姐,见到我的男神,有没有一见钟情心动的感觉啊?”

“成天看你到处贴他,再帅,我也看腻了。”唐秋努力将这个名字,当做一个普通名字来对待,可一边搪塞着周蕊,一面却在心里再次泛起一丝惆怅。

“姐!”周蕊黏腻着她,“跟我说说嘛。怎么样,没被淘汰吧?”

“回来等通知呗。”唐秋耸耸肩,“我连个经纪公司都没有,就是个游击队队员,能进初选就不错啦。”

“可是那个李潮东不是当上制片人了嘛?”周蕊天真,一脸不高兴地道,“我不管,你一定得进去,起码得跟江一凛要个签名什么的,不然,你不白去了嘛!”

可不白去了吗?她此时没心思跟周蕊斗嘴,又想,也不算白去,起码死了这条心。

桌上正摆着一面镜子,唐秋一眼瞥见自己的脸,妆很淡,眉眼看起来,有些丧气。

她的手指轻轻摩挲过自己的额头,多年前的那个胎记,曾被疤痕覆盖,后来在几个美容赤脚医生的帮忙下,那疤痕,还真的差不多消了。

她抬了抬下巴,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脸。

周蕊以为她臭起美来,在旁偷笑:“我们家唐秋,比起那些女明星,根本就不差好吗?现在的人呐,都长得差不多,你看你,多特别,多有气质,多美?”

美吗?她不想关注自己美不美,只是在试图寻找着曾经的样子,十五岁的她,甚至更早以前还是个孩子时候的样子。

那已经努力被她忘记的样子,此刻要想起来,还真不是那么地容易。

她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周蕊……你说……我跟从前,像吗?”

“哈?怎么不像?你又没整容!”周蕊一愣,这时也一并地皱起眉头来想,想面前的唐秋第一次来到她面前的时候,浑身湿透,脸上的血迹已经结痂,满眼都是恨意……是不像的。却又是像的。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唐秋的确应了这句话,倒也不是五官变得有多少,还是那弯柳叶眉,细长的眼睛微微上挑,当年那总是紧抿的薄唇,现在愈发地小巧。原先是黑瘦黑瘦的豆芽菜的个头,现在拔了个,标准的168,落在南方女孩里,甚是高挑,肤色也白了起来,换了个色号,还真是换了个人似的。

周蕊是看着她变过来的,倒没觉得差多少,但这时候经她这么一讲,回忆起来,支吾道:“其实,还真有变化的。变美了很多!”

“你说……”唐秋猛地抬起头来,“如果是一位老朋友,见了我,不认得我,正常吗?”

周蕊一愣,脑子难得灵光,唐秋能有什么老朋友啊,这么多年,也就听到她提起过一个。难不成,她今天碰到了当年把她逼得差点红颜薄命的人,就是那个姐姐在高烧中,恶狠狠地说“我要杀了你”的叫卞小尘的家伙,她心一紧。

“姐,不会……不会那个王八蛋,你今天碰上了?”

“哈。”唐秋眯起眼睛笑了笑,“碰上了。”

“他没认出你?”还真是这个王八蛋!

“是啊,不认得我了。”她继续笑着道。

“我去!”周蕊气得一捶桌子,“装不认得吧那是!你就该走过去,给他一巴掌,告诉他,当年你不闻不问,今天老娘让你高攀不起!”

唐秋闻言,低了头,苦笑了一下。

“何必呢。他反正,不想认得我。”

“也对!何必呢!咱现在有了江一凛,以后可是要和他演对手戏的女人!他们这些王八犊子!滚边!那什么卞小尘……”

“周蕊……”唐秋淡淡地道,“以后,不要提这个名字了。”

周蕊悻悻地闭了嘴,然后甜甜一笑:“姐,以后都会好的。咱们再难的日子,都熬过来了。哥也要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那些讨厌的人,我们无视他们就好。”

“是啊。都会好的。”她冲周蕊点了点头,脸上是一个灿烂的笑容,内心却波涛汹涌。

周蕊只知道卞小尘,在她心里,那就是一个人渣少年。却不知道,他和她从15岁开始喜欢起的男神江一凛,是同一个人。

她暗自心里一涩,是啊,又有几个人,知道呢?

怕是连江一凛本人,都已经忘记了吧。

可心里就好像还有那么些不甘心的情绪,像是少年意气,那本不该在她这个时候有的,她甚至还想为他开脱,或许……或许他只是没看清楚她的脸,隔着那么亮的追光,隔着一个舞台的距离,兴许他没看清楚……想到这,她不免哑然失笑,傻瓜,你又何必,再次替他开脱呢?十年前,当你衣衫褴褛,走投无路去找他,以为他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以为他是永远不会背叛你的人的时候,他站在那,如同惊弓之鸟,却仍旧能够冷冰冰地说出那句“不好意思,我不认得她”时,你就应该明白——你在他的世界里,是疤痕,是他想要掩盖的羞耻,是他不想要的过去。

你不必替他找理由,你也不必恨他。

这次相见,也不过是基于巧合,不是你去见你少年时代的挚友,而是……唐秋去见一个当红男明星。

也不必见多久了,那么多莺莺燕燕竞争一颗星,我唐秋根本熬不到最后,兴许他也会像忘记你一样,再次忘记我。

袁歆,你不必恨他,也请别怨我。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