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丑女倾城香飘十里》牧七江霄陌完结版全章节阅读

2022-09-22 09:31    编辑:地瓜软件园
  • 丑女倾城香飘十里

    《丑女倾城香飘十里》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文铱 状态:已完结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丑女倾城香飘十里》 小说介绍

丑女倾城香飘十里小说(主角牧七江霄陌)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丑女倾城香飘十里》 第3章 免费试读

牧七喝完最后一口粥,温热涌遍全身,疼痛开始消散,她这才想起了娘家爹牧铁匠。

按说,原主想买伶倌儿那件事情,除了沈明月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可前日她受了伤回来,沿路撞见几个村民对着她指指点点,到底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就算江霄陌这会不提休妻的事,可谁保证不会东窗事发。

牧七心里不踏实,当天傍晚她就抱着修竹打算回娘家的铁匠铺看看,江霄陌不在她也乐得自在。

她才在铺子门口站稳,矮胖的王氏便从里面出来,手里端着半笸箩冒着热乎气儿的白面馒头,见来人是牧七,王氏忙把馒头护到身后。

像躲鬼似的,径直往对面小巷里跑去。

她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个人!自从原主娘去了后,她老爹就和王寡妇重组家庭了,王寡妇还把两个儿子儿媳一起带了过来。

“爹?”牧七进门时,牧铁匠正坐在炕桌边吃饭,一块两掺面的大饼,面前摆着个水煮黄豆和炒青菜,清汤寡水的,半点油星儿也没有。

刚才看到的白面馒头呢?

牧七掰了半块黄面饼子,塞到修竹手里,小家伙低着头捧起饼子大口吃。

牧铁匠从牧七进门,都没正眼瞧她。二尺长的铜烟袋就放在炕沿边,冒着森然的肃杀气。

牧七见老爹没开口赶人,便要开口。

王氏笑咧着大嘴岔地从外面进来,假笑带动满脸的皱纹,“七娘呀,也不早说你回娘家来,婶子给你卧几个荷包蛋去!”

头发花白牧铁匠,冰冷的眉眼撩起半边,摆手让王氏做到他对面:“愣着干什么,桂兰你坐下吃饭,七娘到底是嫁出去的姑娘。”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

土炕分明是热的,牧七还是感觉周身都泛着冷意。

牧七摸摸怀里出门前割的腊肉,没掏出来,抱紧吃完半块饼子的修竹往外走。

亲爹变成后爹,娘家不是家。

王氏追到大门口,假惺惺地给她塞了两枚鸡蛋,牧七看着王氏施舍的两枚鸡蛋,心情复杂。

要,凭什么不要。

她接过鸡蛋,在夜风里抱紧孩子往回走,身后传来不高不低的叫骂声。

没有可以投奔的娘家,只能回江家。

古桐村四面环山,入了夜能听得见野狼、鬣狗的嗥叫,牧七抱着孩子走在村路上,越走越害怕,四野里到处是黑影,怪瘆人的。

暗夜无光,她抱着孩子走不快,草丛里又传来窸窣的声音。

朝廷封山禁山以来,野兽横行,夜里常有从山中下来的狼狐。她下意识加快步子,直愣愣地就撞到了一堵“墙”上。

牧七被吓得不轻,惊叫着差点倒坐下去。可她还本能地抱紧修竹,即便自己摔倒在地,也没让孩子磕到。

再抬眼时,木头桩子似的江霄陌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人吓人,吓死人!”

按说一个教书先生理当文弱些,可眼前的江霄陌怎么结实得像堵城墙,怪不得原主非得嫁给他,敢情不止馋他那张绝世倾城的脸,更馋他的身子!

牧七腹诽着,胡乱爬起来,抱紧已经昏昏欲睡的修竹,“乌漆麻黑的,你站在这干嘛!”

顾不得伤肿的脚踝,牧七才站稳,怀里的孩子被两只大手接过去。

她不敢向四处瞧,缩了脖子紧紧跟上江霄陌。

江霄陌的步伐沉稳,远处又是一声狼嗥,把牧七吓得脚下乱了节奏,紧张地扯住身边男人的衣襟。

注意到牧七的动作,江霄陌脚下迟滞片刻,侧眸扫了眼那只发着抖的手,这才缓下脚步继续向前。

进了院,牧七回头拴紧木板门,后背寒毛直立地快步往屋里跑。

进了门,热气扑面。灶上烧着火,大铁锅里正在煮着什么,味道很香,一闻就是炖着什么肉。

牧七想到刚才离家时,江霄陌并不在。

难不成,他跟着村里的猎户偷猎去了?

这可是重罪。

肉再香,肚子再饿,也不能吃!

吃了,就成了共犯。

事实证明,牧七想多了。

江霄陌炖上的是家里养的一只老母鸡,唯一的一只。

理由是,沈明月说他们一家觉得江霄陌一个男人带着孩子不容易,为了上山采些野菜给江家帮衬下,没想到从坡上摔了下来,江霄陌不愿欠着别家,于是就有了今天这杀鸡送过去的事了。

好家伙,沈明月被怼的一时半会不好上门来,就搞事情把人弄过去。

“知道你是感恩,但给你提个醒,寡妇门前是非多。”

江霄陌闻言手一顿,目光带着探究看向她,似乎有点诧异。

随后他轻轻“嗯”了一声,给修竹留下一只鸡腿半碗汤,剩下的连锅都端走,牧七眼巴巴地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摸了摸衣袋里的两枚鸡蛋。

鸡蛋是母鸡下的,四舍五入也算鸡肉吧。

明早煮鸡蛋吃!

修竹睡得香,她把修竹放到炕上,给孩子铺盖好被褥。里屋一铺土炕被竹篾分隔成了两半,地上一张木桌,两把木凳。

怪不得原主出去作,守着江霄陌不能同床共枕,也难怪。

牧七把修竹放在炕上,又把自己的被褥铺好,缩在炕角沉沉地睡着了。

夜里,她感觉伤过的脚踝发疼发痒。

鸡叫过三遍。

牧七醒来时,天刚蒙蒙亮。

她向炕头看了眼,江霄陌的被褥整齐地叠放着。

人不在。

消了肿的脚踝上有青绿色草汁的痕迹,牧七又看了眼窗外,也听不见人声。

伤得那么重不可能自愈,难道是江霄陌给她上的草药?

牧七摇摇头。

没有娘家能依靠,要想活下去,必须靠自己。

原主去春霄院的事他已经知道了,但一直没有发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跳崖的原因。但要不了多久,江霄陌就会发现压箱底的宝刀被卖掉了。

想到迟早会被赶出去,牧七下决心要赚出吃喝,最好能有单独的住处。

早上烧火做饭时,牧七把昨晚江霄陌留下的半碗鸡肉和鸡汤一并倒在锅里,添了水和野菜煮成半锅碎米粥。又把两枚鸡蛋卧在里面。

想着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占用了江霄陌的柴草和玉米面,牧七给他留下满满一大黑碗碎米粥,上面卧着颗亮锃锃的荷包蛋。

修竹吃的是鸡肉碎米粥加荷包蛋,牧七则只吃了带着点鸡汤味的碎米粥。

说到自食其力,牧七打量了当前家里的东西,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就在牧七犯愁时,忽然想到昨天看到山路边的东西,顿时打定主意去碰碰运气。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