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苏玥玥写的小说农女家的赘婿首辅全本小说阅读

2022-09-22 11:50    编辑:地瓜软件园
  •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

    作者苏玥玥对人物刻画还是很用心,《农女家的赘婿首辅》这本书很好,值得期待。

    苏玥玥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 小说介绍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主角叶荞贺远):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农女家的赘婿首辅全文。...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 第1章 免费试读

“老爹,给我,给我,那个野鸡留给我。”

叶荞躲在大树后,手上拉着简易自制弓箭,聚精会神地盯着四丈远处竹林下的一只正啄食的野鸡。

她对准野鸡,小弓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只听扑通一声,就有野鸡被射中。

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扑腾几下就死了。

“哈哈,我射中了。”叶荞得意又傲娇地双手叉腰,朝不远处的叶老爹挑眉。

不远处,枯黄的草丛里,传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吞咽声,忽而,瑟瑟哆哆地伸出一只瘦弱枯黄的小手,眼疾手快,倏地一下就抓住面前的一只野鸡翅膀。

“抓住你了。”

叶荞猛地扑过去,直接抓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不忘把自己的野鸡扒拉回来。

男童闷哼一声,顺着她的力道,被拉了出来。

看清面前瘦弱得最多五六岁的男童,叶荞眨着漂亮的眼睛,一下就把他认了出来:“原来是你啊,秀才娘子的儿子。”

“秀才娘子的儿子?那个贺远?”

叶老爹大步走过来,肩上扛着一只小野猪,身长八尺,长相粗旷,越发衬托得旁边的叶荞乖巧可爱。

只不过认识叶荞父子的村民都知道,叶老爹就是个一拳能打死野猪的杀猪匠,至于叶荞嘛......长得是俊俏,可惜遗传了叶老爹的大力。

妥妥的村中傲娇女霸王,哪怕她现在才八岁。

“这咋这么瘦,我记得你也就比我家荞荞小两岁,咋跟个四五岁的崽子一样,还没我闺女高。”叶老爹打量着贺远道。

“爹,肯定是因为他家太穷,没有肉吃,才长不高。”叶荞盯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贺远看了一会儿,同情又得意。

果然吃肉好,看她长得比男娃都高。

叶荞叉着腰,眼睛笑得亮亮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贺远双眼疲倦得盛满红血丝,舔了舔干得起皮的嘴唇,有些歉疚,身上的衣服四处都是补疤,身形柔弱,可看骨相,也长得不错。

难怪被自家闺女看上,叶老爹在心里啧啧两声,毕竟自家闺女只喜欢亲近长得好看的人。

“没关系。”叶老爹大方地挥了挥手。

贺远爬起来,就朝叶老爹磕头:“叶叔,求你借我一只野鸡,我娘快不行了,我想救她......大夫说我娘操劳过度,吃得太差,身体要好好养着。”

“都怪我没本事......”

贺远眼泪哗啦啦地流,明明才六岁的崽子,愣是看出早熟的影子。

叶老爹叹息一声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伸手把贺远拉了起来。

“不是不借你,而是......”叶老爹话没说完。

就被叶荞打断了,她扯着自家老爹的衣摆:“老爹,我刚刚有打到一只野鸡,还有一只小兔子呢,就借给他吧。”

“一只野鸡,也把一个人的身体养不回来,何况看贺寡妇的身体,需要去看病。”叶老爹粗声粗气地解释,听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话,可确实是实话。

贺远果然因为这话,脸色当即一白,煞白的脸色跟个鬼一样。

“老爹,你吓唬人做什么,我不管,我看他顺眼,就要把野鸡借给他。”叶荞也不知道自己为啥看他哭起来的样子不太乐意。

贺远长相清隽,加上四岁就启蒙,跟他爹一样,是个文弱书生。

叶荞不喜欢男娃哭,上前牵起贺远的手,另一只手提着野鸡,拉着他就要跑。

“行行行,小祖宗,答应你还不成吗?”叶老爹生怕她摔了,忙示弱:“我们一起去看看总行了吧?”

“那行吧。”叶荞达到目的也不犟了。

跟贺远并排着下山,进了村,往贺家走。

“你之前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玩啊,我力气大,你跟在我后面进山,鸟蛋肯定能分到,你看我在村里那么多小弟,就是因为姐姐我厉害。”叶荞说着还比划了两下。

贺远看着灵动活泼的叶荞,眼里闪过羡慕,在叶荞看过来时,微微垂眼眸:“我要在家读书。”

“读书?”叶荞挠头,回头问叶老爹:“爹,为啥我不读书?”

叶老爹心想:那还不是因为你是个学渣,看见书就想睡觉。

这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免得闺女生气了,还要自己哄,虽然气呼呼、瞪圆眼睛的闺女挺可爱的。

“咳咳,你这不是要跟你爹我学杀猪么,怎么又要学读书了?”

“哦,也是,我都忙不过来。”叶荞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解释,把读书抛之脑后了。

叶荞是个好奇心很重的宝宝,见贺远情绪低落的样子。

她忍不住戳了戳贺远的胳膊:“诶......”

“什么?”贺远转头看她,一双黑亮的眼睛里清明又纯粹,只是,脸上带着愁苦,像是生活在他身上压上了超乎他承受的重量,时光一遍遍消磨他眼中的灵气。

“你娘......会好的。”叶荞别扭地哄人。

本来她想问贺婶子到底是什么病,可看见贺远忧伤的表情就问不出来了。

这可不符合她大大咧咧的性子啊,叶荞抓着头发,在心里暗想。

贺远看着她关心的笑容,心里微暖,慢慢放轻松了一些。

之后一路上无言。

所幸很快就到了贺家。

贺家房子是当初贺远的爷爷考上秀才后回来修的,红砖绿瓦在村里到现在都是头一份。

只不过年代久远,加上贺远父亲为了靠举人,耗尽家财,后来还读书读得身体废了,后期日日咳血,最终在去年年初去世。

等卖了家里最后两亩地,把贺远父亲厚葬了,贺母身体又垮了。

这不,才不过一年。

小时候还长得清隽出色的贺远,瘦成现在的竹竿样。

“娘......我回来了。”贺远推开院门,礼貌地让叶荞父女进门,

他手上提着野鸡,高兴地往左厢房跑。

推开门看见床上嘴边是血,昏迷过去的母亲,他脸色瞬间煞白,整个人扑过去:“娘,娘......你醒醒。”

“怎么了?怎么了?”叶荞后一步跑进来,站在房门口就看见晕倒的贺母,连忙朝门口喊:“老爹,贺伯母晕倒了,快点救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