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作者为酒酒的小说离婚后大佬撕下伪装免费阅读

2022-09-22 12:21    编辑:地瓜软件园
  • 离婚后大佬撕下伪装

    《离婚后大佬撕下伪装》主角为苏抚,霍寒年这是我最最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没有之一!膜拜作者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每个人物特点跟故事情节描绘的太清晰,喜欢每个角色。真心佩服作者强大的脑洞

    酒酒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离婚后大佬撕下伪装》 小说介绍

离婚后大佬撕下伪装(苏抚,霍寒年)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离婚后大佬撕下伪装》 第2章 免费试读

出了医院,苏抚先给院长提交了辞职报告,随即找到通讯录里那个三年没联系的号码,犹犹豫豫的拨打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很快被接通。

“妹妹,终于舍得联系我们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轻笑一声,语气里的喜悦显而易见。

“哥,我想求你办件事。我想和霍寒年离婚,你能不能........”

能不能帮我离婚。

后面的话,苏抚没好意思说出来。

现在她哥愿不愿意帮她,她也说不准。

“妹妹,玩够了就回来吧,爸妈早就不生气了,他们挺想你的。你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我让人去接你。”

“至于你和霍寒年的事情,哥会帮你处理好的。”

男人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话里话外都没有怪罪苏抚的意思。

苏抚的喉咙发紧,像是被鱼刺卡住一样难受:“哥,对不起,是我做错了,是我对不起爸妈,以后我一定不会任性了。”

三年前,爸妈不同意她和霍寒年在一起,她一气之下从家里跑出来,不再联系她们。

后来爸妈让她哥来当说客,也被她拒之门外。

这三年里,爸妈的情况她一概不知,苏家的事情她从未过问。明明有自己的家人,却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孤儿。

现在,她输的彻彻底底。

苏抚苦涩一笑,告诉男人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站在医院门口等着男人的到来。

半个小时后,一辆加长版林肯停在医院门口。

随即,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优雅的摘掉墨镜,露出那张和苏抚极为相似的面孔,嘴角勾起浅浅的一抹笑。

苏澈打开车门,看到穿着单薄的苏抚,伸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故作轻松的开口道;

“妹妹,好久不见,你身上消毒水的味道真是越来越重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医院的消毒水不要钱呢。”

“快看看哥,是不是和之前一样帅?”

“时间不早了,爸妈还在家里等我们回去吃饭,先上车吧。”

说着,苏澈嫌弃的闻闻苏抚身上的味道,一只手揽着她纤细的腰坐进车里,一边帮她关上车门,眼里的心疼浓郁的快要溢出来。

三年不见,他妹妹瘦了不少。

他妹妹之前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为了霍寒年那个臭小子,竟然来这个小破医院受苦,他真心为她感到不值。

等有机会,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不可!

“系好安全带,我们回家了,妹妹。”

苏家是京城四大豪门之一,位于京城的中心位置。

苏抚工作的医院,正好在京城最偏僻的地方。

这些年霍家虽能在上流圈子说得上话,但和顶级豪门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想要在京城中心位置占据一席之地,基本上算是异想天开。

一路上,苏澈都在和苏抚说这些年父母的变化,苏抚偶尔附和几句,想到一会要和父母见面,紧张的手心直冒汗。

说实话,当初她和父母闹得很不愉快,他们甚至想和她断绝关系。一会见到他们。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四十分钟后,车子稳稳的停在苏家公馆。

苏澈率先下了车,苏抚犹豫片刻,解开安全带,紧跟着下去。

苏家公馆没什么很大的变化,基本上和她离开前无异。

穿过花园,眼看离家门越来越近,苏抚的心脏就跳得越厉害。

许是看出来她的担忧,苏澈开玩笑道:“怎么了?回自己家还不好意思?爸妈又不是豺狼虎豹,能把你吃了不成?”

苏抚正想开口,苏澈已经按响了门铃,“爸、妈、开开门!再不开门,你们儿子都要冻死在外面了!”

“臭小子,你不是去接小抚吗?怎么这么早就……”

苏母打开门,对着苏澈就是一顿输出,还没说完,正巧不巧的瞥到站在旁边一脸局促不安的苏抚。

那是小抚?

小抚竟然回来了?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苏母激动的快步走到苏抚面前,小心翼翼的伸手抱住她,声音颤抖的说道:

“小抚,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是妈妈不对,妈妈当时不应该阻止你……答应妈妈,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好不好?”

“小抚,这三年里你过得怎么样?你和他……有空了把他带回家来看看吧,我和你爸都想通了,不会再强求门当户对了,只要你快乐就好。”

提到霍寒年,苏抚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哀伤,面露难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苏母她和霍寒年的事情。

“妈,妹妹才刚下班,先让她进去吃点东西吧。医院那环境,你又不是不知道……”

眼见气氛一瞬间冷下来,苏澈抬眼示意苏母先让苏抚进去,一会再讨论这些事情。

接收到苏澈的讯号,苏母没在多问,“小抚啊,妈妈刚才一高兴,把这事忘了,快进屋……”

说着,苏母亲昵的牵着苏抚的手走进屋内,仿佛三年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点隔阂都没有。

三年过去,屋子里的陈设一点没变,还是和苏抚走之前一样,

苏抚心情复杂的坐在沙发上,叫住准备给她做饭的苏母:“妈,对不起,你们说的是对的。我这次回来,是希望哥哥能帮我和霍寒年离婚。”

饶是想到女儿的婚姻可能出了问题,可听苏抚亲自说出来,苏母的心就像被针狠狠的扎了一样,密密麻麻的疼。

“小抚,到底是为什么?发生什么了?”

苏抚嘴唇微抿,深吸一口气,让苏母做好心理准备,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描述了一下。

“妈,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讲述完毕后,苏抚低下头,双手不知所措的抓着裤缝,后背紧张的全是汗。

按照她妈的性子,一定会骂她一顿。

谁料。

苏母怒气冲冲的一拍桌子,眼神冰冷的看向苏澈:“儿子,你都继承你爸的公司三四年了,你妹妹被这么欺负,你不表示表示?”

突然被点名的苏澈吓得哆嗦一下,猛地回过神来,“妈,你直接说吧,想怎么办?”

“霍氏不是有几个项目吗?给我抢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