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全文小说前夫追妻忙不停余清舒,战司濯免费阅读

2022-09-22 14:10    编辑:地瓜软件园
  • 前夫追妻忙不停

    《前夫追妻忙不停》主角为余清舒,战司濯,这本书内容合理,情节上没有太多的漏洞,文笔不错。值得慢慢品味

    肉丸汤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前夫追妻忙不停》 小说介绍

前夫追妻忙不停资源带给大家,作者肉丸汤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前夫追妻忙不停》 第3章 免费试读

风蕲跪在地上,噤声,不敢再劝。

她不想死。

余清舒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去扯他的手,感觉呼吸稍微好点后,猩红的眼看着战司濯。

“战、战司濯,我…要是、死、死了,那就是以战……战家少夫人的身份死的,将、将来你死了,我会葬在你墓边,脏你…脏你轮回路。”

她费力的挤出声音,脸色涨红,扯他手的力道越来越轻,只觉得空气稀薄,意识在一点点消散。

“余清舒,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葬在战家墓园!”战司濯声音阴冷,“你死了,我会让人一把火烧了你的尸体,骨灰丢进垃圾场。像你这样的女人,就该跟垃圾相伴!”

余清舒倏地笑了。

战司濯眉眼凌厉,见她笑,冷而沉的声线压着,“你笑什么!”

“战、战司濯,你就算把我骨灰扔进垃圾场也改变不了族谱上,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不是最讨厌我么?可惜,就算我死了,你也甩不掉我!”

战司濯双目狠厉,加重力道,余清舒难受得“呃”了一声,泪从眼角滑落。

就在她出现幻觉,看见前世那对狗男女时,战司濯突然松手,狠狠一甩,把她甩在地上。

余清舒重重的摔下来,顿时疼得仿佛全身骨头全断,动一寸都让她直冒冷汗。

“咳咳咳……”她粉唇张着,拼命呼吸,掠夺氧气。

风蕲神色淡淡扫了眼余清舒,随即低着头,“战总,我没能督促好少夫人离开,风蕲自愿领罚。”

陈倩倩被战司濯方才肃杀的凛冽吓得脸色微白,单膝跪地,怯声:“姐、姐夫,我……怪我没有检查的快些,才让姐姐抓到机会撒谎,趁机拖延时间。“

余清舒胸口闷痛,又连着咳嗽好几声。

“我、我没拿你的东西,咳咳——咳咳咳!”她哑声,虚弱道。

战司濯拿出随身携带的湿纸巾擦拭掐过余清舒的手,俊脸上的嫌弃厌恶毫不掩饰。

“没拿?你身上的衣服都是用我的钱买的,余清舒,你有什么脸说出这句话!”

余清舒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无从辩驳。她自己的衣服,早在跟战司濯结婚那天,陈倩倩就以“衣服太土,战司濯不喜欢她穿那些衣服”为由烧了。

“把她衣服扒了,丢出去!”战司濯冷然丢下这句话,毫不留念地带着风蕲离开。

直到他们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陈倩倩才站起身,敛起方才柔柔弱弱的模样,踩着高跟渡步到余清舒面前。

“余清舒,你跟司濯哥结婚同床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被赶出门!就凭你还想让司濯哥爱上你,做梦!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让你化浓妆,增肥是因为司濯哥喜欢吧?笑死我了,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又肥又蠢的女人!不过是我为了让司濯哥更讨厌你,哄你的罢了!”

余清舒脸色惨白,听着陈倩倩傲然讥讽的话,眼皮都不掀一下看她,无动于衷,好像真的就只是在听一只狗在狂吠而已。

陈倩倩见她什么反应都没有,怒气郁结在心口,咬牙切齿,“余清舒,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呵……陈倩倩,你真可怜。”余清舒轻笑一声,在极力地忍着痛。

她很确定自己受了不轻的内伤,光是说话,五脏六腑都绞在一起似的疼。

可她绝不能露怯,否则以陈倩倩的性格,发现她痛只会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你说什么!”陈倩倩闻言,瞪大眼睛,余清舒嘴角弧度勾起的讥笑狠狠地刺中陈倩倩的心脏。

“我说——”余清舒深吸口气压着胸口的闷痛,一字一顿道,“陈倩倩,你活得可悲又可笑,让人看了就觉得可怜。私生女这三个字让你很自卑吧?所以你从小到大想尽办法抢走我的东西,因为我余家大小姐的身份堂堂正正,而你只是小三的女儿,难登大雅之堂。”

“余清舒!你给我闭嘴!”陈倩倩像是被戳中了痛处,尖声冲她喊。

余清舒嘴角勾起,继续说:“这两年里,你仗着我对你的信任,利用我对战司濯关注的渴望,骗我,怂恿我在他面前做尽蠢事,让他从一开始对我无感到厌恶,多看我一眼都嫌脏的地步。你很得意吧?”

陈倩倩手攥成拳,恨恨地看着她,嗤声:“那也怪你自己蠢!”

“确实,我挺蠢的。”余清舒坦荡承认,得知余清舒这两年干的那些事,她都恨不得找个洞跳进去把自己埋了。

堂堂豪门千金,活成废物白痴,拿着一手好牌居然也能输到如今这种局面,一败涂地。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陈倩倩冷笑两声,笑声里尽是胜者为王的傲慢。

“差点命都没了,这点自知之明是要有的,不像你。”余清舒想确定自己有没有骨折,手撑地费力坐起来,痛感直袭,她险些撑不住摔下去。

她紧咬后槽牙,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手指死死抠着地板,白皙的手背因为用力而凸起青筋。

陈倩倩脸色倏地沉下来。

“余清舒,你死到临头了,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你别忘了,你已经不是战家的少夫人了!老夫人死了,没人会护着你!你要是识趣就该现在跪下来求我,求我让爸爸同意你回家!”

提及战老夫人,余清舒有一瞬的晃神。

余清舒是战老夫人钦点的战司濯妻子,她嫁入战家后不久,战老夫人便病逝了。战老夫人生前最护着余清舒,那段日子,余清舒在战家过得倒还算是意气风发。

“陈倩倩,你该不会以为我跟战司濯离了婚,你就能上位成为战氏集团的女主人吧?”

陈倩倩一听,挺了挺胸,傲然道:“你可以,我凭什么不可以!”

“你就是不可以。”余清舒声音虚弱,语气却十分笃定,“陈倩倩,你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战司濯会娶你?战司濯是私生子,所以你就以为你就配得上他了?

你,是小三的女儿,你妈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战司濯跟你可不一样,他虽然是私生子,却是在他父亲未婚时出生的,他母亲也从未破坏过别人婚姻!”

“光是这一点,陈倩倩,你、就、不、配。”余清舒抑扬顿挫道。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