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雪玲写的小说宦官甜妻,穿成三个反派娘亲怎么破全本小说阅读

2022-09-22 20:50    编辑:地瓜软件园

《宦官甜妻,穿成三个反派娘亲怎么破》 小说介绍

宦官甜妻,穿成三个反派娘亲怎么破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雪玲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宦官甜妻,穿成三个反派娘亲怎么破》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听到这里,楚晚晚一跃而起,指了指外面。

宁奕修眼神狠厉机敏,似在一瞬间褪去了七情六欲,他一骨碌起身,正襟危坐。

“进!”语调不愠不火。

须臾,谭官走了进来,但却不敢抬头。

楚晚晚在心头默默祈祷,但愿谭官这里有火烧眉睫的事,否则她就要被占尽便宜了。

谭官凑近宁奕修耳边低喃一句,而后猛然后退。

楚晚晚斜睨两人,虽近在咫尺,但却什么都没听到。

谁让人家内功深厚呢?

“真岂有此理,”宁奕修一反常态,拍案而起,“走,出去看看。”

眼看着两人消失在了面前,楚晚晚心头顿觉松快,犹如千钧大石訇然落地,她拍一拍胸口,煞神可终于走了。

楚晚晚开溜。

门口那侍女还在徘徊夜巡,见楚晚晚出来,讶异的“啊”了一声。

楚晚晚上前去,一把捂住了那侍女的嘴,“我去看三公子,你带路,快着点儿。”

“但主君说......”

侍女眼神慌张,喉咙滑动了一下,楚晚晚眼神阴骘,几乎在警告一般,“说什么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走了。”

到宁思南的屋子,楚晚晚发现宁沉西和宁北原也在呢,俩人大眼瞪小眼看着小豆丁。

楚晚晚笑着打招呼,氛围倒还算融洽。

尽管三小孩都感觉楚晚晚已改头换面,但短时间之内依旧不会彻底接受她。

宁思南看向楚晚晚,微微咳嗽了一声,沙哑着喉咙叫夫人。

楚晚晚忙道:“下午就让人送了枇杷膏过来,你可吃了?”

宁思南憨憨的点点头。

楚晚晚伸手朝侍女索要,“剩余的呢?我看看。”那侍女忙不迭送了剩余的枇杷膏过来,楚晚晚大胆的尝了一口,“这什么啊?味同嚼蜡一般,我现做给你,你吃了就好了。”

旁边就有一口锅,材料一应俱全,楚晚晚当着几个小家伙的面儿做好了枇杷膏。

“明日,”楚晚晚故意在这里浪费时间,此举既能让宁奕修看出她是个不可多得的贤妻良母,还能躲避今晚的燕好,岂不是一举两得吗?

她继续叮咛,“不要吃红枣糕了,山药糕都不能吃,倘若果真嘴巴馋,吃绿豆糕就好了。”

宁思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楚晚晚前世是医科教授,炮制枇杷膏对她来说小菜一碟,不过刹那,已做好了。

她将调制好的枇杷膏送到了宁思南面前。

唯恐宁沉西不放心,楚晚晚自己尝了一勺子,并且还响亮的咂摸了一下嘴巴,看着很是津津有味的模样。

宁思南这才放心的吃了两口,“哎呀,”小豆丁赞不绝口,“夫人做的枇杷膏好好吃啊。”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楚晚晚看看窗外,苍穹上有星没月,庭院内氤氲出一种淡淡的黑黢黢的光,看着多少有点诡异。

最诡异的还是接下来的观察......

她发现平日里壁垒森严的天井内,不过寥寥无几数人。

这不符合规范。

难不成宁奕修故意撤了一半儿的人?

意欲何为呢?

她还在浮想联翩,该死的谭官已到了。

“夫人,主君让属下通知您,到他房子去一趟。”

“这深更半夜的,呵呵呵,能不能不去。”

谭官叹息,“那边的命令,倘若您不去,小人就要提着头过去,主君可是言出必践从来不会开玩笑的,您就可怜可怜小人。”

轮到楚晚晚叹息了,想不到在这里浪费了这许多时间,人家还没忘记那一茬儿呢。

她提口气,视死如归一般进入了宁奕修的屋子。

但才进来,就大吃一惊。

宁奕修坐在卧榻上,视线冰冷的锁定在门口。

“关门!”他吩咐。

楚晚晚诧异,这屋子此刻已部署了天罗地网,头顶的横梁上有一个巨大的木桶,木桶被绳索捆了起来,另一边设置了机关,巧妙的和门把手连接在一起。

只要有人从外面进来,这木桶就会从天而降,打的来人天昏地暗。

这还不算,地面上还放了一个套索。

这这这这这......

宁奕修武功盖世,忽的这样安排,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难不成......

一股压迫感扑面而来,楚晚晚刚刚关了门,宁奕修薄唇微勾,“熄灯。”

楚晚晚小心翼翼靠近烛台,吹了一口气,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她这才靠近宁奕修,咬耳朵,“你做什么呢?”

“等会儿要关门打狗,现在......”宁奕修习惯性的坏笑,听着那玩世不恭的笑,楚晚晚不寒而栗,只感觉后背的汗毛一根一根都起来了,他故意弄出来了声音。

实则两人并排坐在一起,宁奕修朝楚晚晚暧昧的吐口气,楚晚晚急忙表演。

兴许宁奕修感觉楚晚晚演技不到位,用力在她虎口上掐了一下。

这一下疼的楚晚晚险乎叫姥姥。

“如何?”

“您轻一点啊,是真的疼!”楚晚晚哭丧了脸。

真疼啊。

就在此刻,门吱呀一声开启。

楚晚晚的瞳孔已适应了黑暗,所以她看得清楚,有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偷偷摸摸推开了门,月光下,隐隐约约能看到男子手中的白光闪了一下,应该是携了武器而来。

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已惨叫了一声。

楚晚晚冷笑,你这菜鸟。

你到哪里行窃不好你到这里来班门弄斧呢?

那男子的足踝被套索弄住了,宁奕修用力拉了一下,男子准备用手中鬼头刀斩断绳索,哪里知晓这绳索完好无损,在她吃惊的时候,宁奕修已弹射出了一枚花生。

楚晚晚吃惊,想不到花生米也能当暗器。

对方如如不动。

宁奕修靠近那男子。

此刻楚晚晚已点燃了蜡烛,她定睛一看,发觉这是个面容凶狠的彪形大汉,两人还没开腔呢,这男子已气急败坏的吆喝起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怕你我不是英雄好汉!”

啧啧啧,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英雄好汉会私闯人家官邸?

楚晚晚看向宁奕修,宁奕修飘然靠近那被点了穴的男子,他将滚烫的蜡烛靠近男子的发髻,“我知道你是不怕死的,但鸡零狗碎的折磨却可以让人发疯,说吧,究竟什么人要你们前赴后继来杀我,今日这机会怎么样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