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全文小说楚晚晚,宁弈修目录

2022-09-23 14:17    编辑:地瓜软件园
  • 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楚晚晚,宁弈修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很好看。

    雪玲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 小说介绍

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男女主角(楚晚晚,宁弈修)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雪玲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 第1章 免费试读

“这么瘦的女人,哪里值3两?我看你们是疯了!”

“那你要多少?”

“就五十文,爱卖不卖!”

毫不客气的讨价还价,带着粗鄙的嫌弃。

楚晚晚后知后觉的张开眼睛,浑身剧痛的感觉让她疲惫不堪,但耳畔的声音还在继续。

“行,那就五十文,这个女人是你的了!”

蒙蒙细雨敲在脸上,直接把楚晚晚给淋醒,她后知后觉的张开眼睛,这才发现面前两个猥琐的男人正咧嘴笑得开心。

“别看这娘们儿瘦,但是身材好啊,大哥,这次你先享受!”

色眯眯的对话瞬间让楚晚晚醒神!

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

癌症晚期,虽然自己是救死扶伤的医科圣手,但却不能自医。

为了不给家人添麻烦,楚晚晚选择了安乐死。

可一眨眼,就浑身剧痛的睡在一张板车上。

突然,一阵剧痛袭来,楚晚晚的大脑里瞬间涌进了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楚晚晚。

架空的朝代,安梁,原主因为命格的缘故,成为了一代宦官奸臣宁弈修的对食,一招飞上枝头做凤凰,原主直接膨胀。

不仅对宁弈修的三个养子非打即骂,甚至还苛待下人,交横跋扈,直到这一天,她“一不小心”滑落水塘,被三个小家伙做主,直接卖给了人伢子。

淦,她堂堂中医天才圣手,居然就值五十文?

什么大怨种!

“赶紧把她衣服脱了,她吃了春香散,一会儿就会发作了!”

说话间,一双脏手已经开始撕扯楚晚晚身上的衣服。

桃花美眸一寒,楚晚晚手下猛地一把扣住那人的手腕,掐住其中一个穴位,狠狠一拧。

“啊啊啊啊啊——!”

那人伢子惨叫一声,立刻滚倒在地,捂着手腕嚎叫不止。

“臭娘们儿,还反了你了!”

另一彪形大汉一惊,立刻一巴掌招呼过来。

楚晚晚咬牙,强撑着身子躲闪开来,一把踹上那人的命根子!

“啊!”

凄厉的叫声传来,伴随着的却是楚晚晚冷厉的嗓音:“宁国府的人也敢碰,你有几条命?”

宁国府!

三个字,掷地有声!

这个名号,整个安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安梁上下尊崇文官管辖,到了晏宗一代,便已是宦官当道,权倾朝野,而宁国府的宁弈修,杀人如麻,阴毒狠辣,杀伐决断,从不留情。

声名在外。

可那人伢子闻言却恶狠狠的啐了一口,挣扎站起身:“呸,你就是宁国府卖出来的,你算个屁,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说话间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顿时,周遭无数人冲了出来。

不好。

楚晚晚暗骂一声,打不过就跑!

她不知道这些人到底给她喂了什么药,但是浑身的燥热提醒她,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纤细的身影在黑暗的街道中穿行,不断朝着热闹的街市冲去。

夜,又是雨夜,路上湿滑,集市的人寥寥无几。

该死的。

楚晚晚咬牙,眼见着不远处一个商户的后门还开着,干脆心一横冲了进去。

胭脂水粉的馨香瞬间好沁入心脾,楚晚晚这才看清,这哪里是什么商户,根本就是一家春苑!

自投罗网!

这特么的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

身后的怒骂声越来越近,情急之下的女人干脆直接冲到二楼,推开一间黑灯的房间,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

可才进门,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便迎面扑来。

有人?!

诧异之下的女人呼吸一滞,天鹅颈就被一只大手掐住。

“找死?”

冰冷的话语带着蚀骨的冰寒,杀机四伏!

巨大的力量瞬间让楚晚晚眼前一黑,她一把扣住男人的小手指,稍稍用力,原本应该一下就懈力的手段,在这个男人身上却一点用都没有。

楚晚晚颦眉,艰难吐字:“……救我……”

此时,门外鸡飞狗跳的声音适时响起。

黑暗中,一双狭长的狐狸眸警惕眯起。

手指间传来的滚烫温度证明,这女人,被灌了药。

“你让我救你?”

宁弈修薄唇嘴角一挑,他杀的人很多,每个人都求他不要杀他,但求他救的,却是第一个。

手下一松,但面前的女人却已经浑身瘫软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要投怀送抱么……”

楚晚晚手无力的捶了一下面前的男人,妈的,什么霸道总裁发言。

“救我,我……”

被下药了。

滚烫的感觉逐渐蔓延全身,浑身酸软的感觉几乎让她站不住脚。

宁弈修来了兴趣,他大手一把环住女人不盈一握腰肢,凑近,深深吸了一口气。

清新,甘冽的芬芳,却被雨水和泥土的味道混着。

他微微颦眉,反问:“凭什么?”

凭什么?

楚晚晚脑子晕乎乎的,小手揽住了男人的脖颈,他身上沉水香的味道很特别,甚至还带着几分神秘的荷尔蒙,让她欲罢不能。

反正嫁的也是个太监——

“你若不愿,那我就只能硬来了!”

说话间,楚晚晚已经捧住了男人的脸,踮起脚尖,红唇送上,然而——

“砰!”

房门被一脚踹开,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冲了进来,可还未等他看清,便眼前一花。

大手扯过一边的披风,将怀中的小女人笼罩了个严严实实,顺带抱她入榻,帘子才落下,那不知好歹的声音便传来。

“喂,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进来?”

宁弈修端坐在帘后,眼神冰寒:“滚。”

薄冷的一个字,却彻底惹恼了外面的人。

“妈的。不知好歹!”

那人愤怒中一把举起长剑,直直的便朝着帘子后的男人刺了过来!

“叮!”

修长的手指闪电般的夹住剑锋,稍稍一个用力,便让面前的人不能动弹分毫。

那人诧异的瞪大眼睛,才想再次用力,那剑锋便调转了方向。

“锵!”

清脆的响声,那长剑居然被生生折断!

楚晚晚被声音惊得转头,下一秒,眼睛却被大手蒙住。

“乖,别看。”

话落,断剑飞出,一把插进了男人胸膛!

那人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便闷头倒在地上。

紧接着,几名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冲了进来。

见到那地上的尸首,他们顿时脸色一白,立刻单膝下跪。

“大人,属下来迟,还望大人恕罪!”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