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凡人之躯主角为邓平安,邓光富免费阅读

2022-09-23 22:49    编辑:地瓜软件园
  • 凡人之躯

    《凡人之躯》本书我推荐一些比较喜欢小白文的书友,没有太多勾心斗角,主线也很有趣,总而言之就是我喜欢这本书,望作者零七度,加油!

    零七度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凡人之躯》 小说介绍

凡人之躯小说(主角邓平安,邓光富)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凡人之躯》 第1章 免费试读

东郡平城有三绝。

一绝,是平城出场的丝织品。

二绝,是平城培养的斗鸡。

三绝,则是平城首富邓光富的次子,邓平安的病。

据说,这邓平安自从出生后,长到而今十六岁,看病花掉的钱,足可以重新修造十座和平城规模一样的城池。

也有一种说法,若平城首富邓光富不是有这么一个病鬼儿子,那他就不会是平城首富,而是整个东郡十三州的首富了。

只不过,邓光富却从未嫌弃过自己有这么个儿子。

反而疼爱有加,但凡是听说什么地方有名医,便立刻不惜重金寻来为其诊病。

这一日,平城来了一个游方道士,在城北开设义诊,不收分文,宣称积攒修道功德。

短短数日之间,竟当真治好了不少顽疾。

邓光富亲自登门拜访,请求这位游方道人登门治病。

而今,邓光富如往常一般焦急的站在儿子的病榻前。

看着这或许是有真才实学的游方道人,为自己的儿子诊脉持续了小半个时辰后,却依旧没有停下。

这让他原本就悬着的心,越发的悬了。

只不过,出于一个父亲对于医生的尊重,他就算是急得满头汗珠,浑身大汗淋漓,却也不曾开口打断游方道人的诊脉。

终于,游方道人收回了诊脉的手。

“道长,您看犬子的病......”

不等游方道人说什么,邓光富立刻便一脸焦灼,满目渴望的询问了起来。

尤其是,这道人诊脉之后,并未曾像其他名医那样兀自摇头,这就让邓光富绝望的内心,升起来了一座希望的灯塔。

“善人可知,令郎为何自从出生至此,便会一直疾病缠身,几乎终日卧床,不能行走吗?”

邓光富大惊,浑身颤抖:“恳请道长赐教,我这苦命的孩儿,究竟是得了何种顽疾?”

病榻上,面色苍白,身体瘦小的宛若是小猫一样的邓平安脸上也猛然浮现一抹血色。

他虽然不曾说话,可这般激动的神情,却已经暴露了他内心对于成为一个健康人的渴望!

道长看了一眼满眼希望之色大作的父子两人,微微一笑:

“善人莫急,这是令郎与生俱来一种罕见的水行道体在作祟。”

“水行道体?敢问道长,这是我顽疾的名字吗?”

虚弱的少年郎强撑着躺坐在床上,苍白的脸上红晕升腾。

邓光富也一脸激动的看着眼前这道人。

道人看着激动的身体都在轻微发抖的邓平安,微微笑了笑,面色和蔼慈祥:“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所谓之水行道体,其实是道门之中,对于这种特殊体质的称呼。”

邓平安越发激动:“道长既然知道这病症的名字,定然有治愈之术吧?”

邓光富也急忙道:“只要道长肯出手救治我儿,我愿意以我邓家三分之......三分之二的家产相赠!”

他本想说三分之一的,可最后一咬牙,临时加重了筹码!

不等道人说什么。

房门外猛然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阿爹,你说什么呢?

这只不过是一个坑蒙拐骗的游方牛鼻子而已,能有什么本事治好二弟的病?”

一个俊朗的青年满脸怒容的走进屋子中来,厌恶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邓平安。

“阿爹!依照我看,这就是一个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你怎么可以让他给二弟治病?

还说什么给他我邓家三分之二的家常这样的糊涂话?”

“二弟这病,是能治得好的吗?”

道人一看这架势,顿时微微一笑,明白这是邓家大郎嫌弃自己二弟这个病鬼,虚耗家财啊!

有点意思!

此番尘世行走,竟还能看到这般精彩的戏码?

邓平安看到大哥邓平心的到来,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难过之色。

关于“平城三绝”的事情,他自己当然清楚。

也知道,这些年以来,自己究竟让家里花了多少钱给自己治病......

尤其是去年,大哥本可以和东郡郡守之女喜结连理的。

可,就是因为自己生有怪病这事儿传了出去。

东郡郡守担心邓家这个怪病,可能会遗传。

这一辈人在自己身上,说不定下一辈人,就到了自己的外孙身上。

就这般,让大哥错失了人生挚爱......

大哥心有怨言。

他也觉得自己不该生出责怪之心来。

邓平安脸上,挤出几分看起来颇为干净的笑容:

“大哥,或许这位道长真有办法呢?”

“我若是好了,总可以帮着大哥一起料理家中的生意,为大哥分忧的!”

“别扯这个,这些年下来,你花了多少钱治病?要真能治得好的话,早治好了!”

邓平心厌恶看着邓平安,随后转头怒斥起来那从始至终,都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道人:

“你这个坑蒙拐骗的牛鼻子,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请你出去!”

邓平安心中如针扎一般难受。

但他也只是强撑着脸上的笑容。

“平心!你怎么可以对道长如此无力!”

邓光富终于有些无可忍耐,大声训斥起来长子。

邓平心怒目与老父对视,怒意冲天:

“阿爹,老二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种......”

后边的话,还没说完,邓平心就被父亲一把推到房门外。

父子两人争吵的声音,骤然在屋外的院落里回荡起来。

此时候,邓平安脸上的血色尽数消失,苍白着脸,看向了身边的道人:

“道长见笑了。”

道人颇感惊讶,他修习玄门道法,已生出神识,可洞察周身一切,包括人的七情六欲变化,最是敏感。

但是眼下,他竟然没有从身边这个病秧子身上,感受到半点对于兄长的怨恨,反而是满心的愧疚......

若是换做常人,生于此等富贵之家,却又是这样一副身体。

少不得要变成心思狠毒、怨天忧人之辈,周身更是会缭绕怨毒的污垢之气。

但是,眼前这个病怏怏的少年,浑身通体透彻,却无半点污垢之气绕体。

实在是过于怪异。

“无妨,贫道也曾听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道人只是释然一笑:“小郎君,我这里其实并无能完全治愈你这水行道体的办法。”

邓平安面色越发苍白了几分,却强撑着笑了笑:“无妨,我这恶疾,不知难住了多少名医神医。

我那大哥本性并不坏的,反而是我拖累了他。

道长现在从窗户翻出去,后边有条小路,直通我家后门,你从那里走了便可无事。”

道人心中大惊,他方才已经用神识锁定了这少年郎浑身上下,却依旧不曾察觉出这少年郎是否有半点凶戾怨恨之气生出。

怪哉!

道人心中默念了一句。

反而,这少年郎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

只是,他不仅没有责怪自己方才“欺骗”的举动,反而还给自己指了脱身之路。

世间竟然有这般人?

房门外的院落里,父与子的吵闹声更甚。

床榻上病怏怏的少年眉宇间闪过一抹担忧和自责。

道人忽然道:“我虽然说,不能完全治愈,但是并非不能治愈......”

病怏怏的少年苍白的脸上,瞬间浮现红晕,可听着屋外的吵闹声,眼中方才生出的亮光,也是缓缓的黯淡了下去。

病怏怏的少年郎只是摇头笑笑,心碎的眼神婉拒了道人的良方:

“任何人来到这个世界,都不会想要全家上下,为了自己而闹得鸡犬不宁的。”

似乎是为了不想让这个江湖骗子背上什么良心债。

少年郎的脸上,露出来了与他身体不太相符合的阳光笑容:

“道长快走吧,我阿爹上年纪了,听声音,只怕是快要拦不住家兄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