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寒门状元陈慕柳思小说_寒门状元完结版阅读

2022-09-25 17:16    编辑:地瓜软件园
  •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_这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神作,我也看了四五年小说了,小说界的套路也都见了一遍。但看到这本小说却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我有一笔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重生
    立即阅读

《寒门状元》 小说介绍

寒门状元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我有一笔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寒门状元》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很快下半截便被褪的一干二净,油灯辉映,徒留两指青葱玉杵。

似是害羞,止不住的躲闪。

见隔街便是人家,柳思羞涩想要逃,但陈慕却轻笑一把又拉了回来。

夜半风雨忽骤,柳思人事初尝,依偎在陈慕怀中,静静望着窗外落雨,只感甜蜜入骨。

第二日清晨,陈慕二人再一次被大哥叫醒。

他在外边买了些包子回来,如今在城里唯有这一点极不方便,没有厨灶做不了饭,只得去街上买。

等吃完,大哥便跟自己谈起回老家重修房子的事儿。

见俩人皆是巴不得早点儿回去,陈慕也懒得多说什么。

于是便从包里给大哥拿了十两银子,让他去城里买些家具,顺带请村里人帮帮忙。

大哥倒是觉得十两银子太多了,忙推辞,但最终还是在自己的规劝下,收了下来。

吃过早饭,二人便踏上了归程,将两人送到城口,陈慕转身又回到铺子里边。

如今还是早点营业开张最要紧,倘若短时间不趁着名气将招牌打响,等时间久了,效果可就没那么好了。

就这样,陈慕静坐在窗前,又一次捻笔回忆起宁采臣与聂小倩的故事。

不过一日的功夫,陈慕便将该写的东西都给写完了。

纸张长宽同普通书籍无二,写了近百张,将近四万字左右。

故事仍是前世在电视里所看过的老概,前世书上电视里看了那么多版本,在陈慕眼里,这故事情节属实老套乏味的不行。

不过若是放在当下这个社会背景,这种人鬼相恋的新奇志怪著作一经出世,决是空前绝后的。

人都喜欢幻想,试问哪个日夜苦读的穷酸书生曾未幻想过,有个一心一意不图他家世能力的美女在深夜为他点灯研墨呢?

整理好书页,陈慕便在封面上提上——倩女幽魂,四个大字。

接下来便要开始搞这个活字印刷术了。

总体来说并不麻烦,但很费时,大哥会做木工,到时候让他雕纂字牌就行了。

待一切闲下来,陈慕细细琢磨了下日子,见明日便是六月六日,便知道今天怕是得回村了。

因为六月六日是天祝节,因为这一天,正是当年祖帝开创龙夏王朝的日子,这个节日在当今龙夏王朝的位置,可是比除夕春节还要来的重要。

倒不是陈慕入乡随俗,实在是因为当今朝廷要求得过这个节,不然算作违抗国家礼法。

临近正午的时候,陈慕便回到村子。

这一路上再碰见那些乡亲,都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见面就绕出大半远。

“陈慕回来了,躲远点......”

“幸好以前没招惹,说不准那天晚上就得被一块清算。”

只怕自己杀了刘掌柜,这些村民应该也知道了,不过有戚泽光在上头顶着,倒也不担心几个村民把自己怎么样。

很快陈慕便再次回到家中。

房子修建的并不复杂,常见的农家木板房,如今地基已砌的不多了,只还未开始搭建屋顶。

而院内仍有一人拿着个刨子不断刮平木板。

仔细瞧了瞧面容,原来是村东头的张木匠,应当是大哥请来帮忙的。

当下陈慕便走上前打了个招呼:“张叔过来帮忙呢?”

闻声张木匠先是转头,不过待瞧见陈慕这张脸,就跟见了鬼似的,后退两步。

那夜刘家去陈家闹事儿,本以为陈家要被折腾一顿,不过谁能料到,最后官府竟然来抓人了。

闹事儿的人全都被送上前线了,更甚那刘掌柜尸体,等被挖出来的时候,除了眼珠子脸上的肉全被剥了。

倘若不是亲眼见过刘掌柜的惨状,谁又能相信全是这个看着瘦削书生一刀刀剥下来的?

张木匠强颜欢笑:“呵呵......小慕回来了啊。”

陈慕才准备应声,却不想,下一刻柳思栓着个围裙,从厨房里边小跑出来。

“当家的回来啦。”

柳思一脸尽是笑意,但陈慕却突然发现自从那一夜之后,柳思不论是胸脯还是别的位置,都开始渐渐变的丰腴了起来。

光是在白天,都看的陈慕有些口干舌燥,恨不得立马天黑。

却也不知是吃的好,还是那伙计还有滋养的功效。

至于午饭,两荤一素很简单的饭食儿,张木匠一边吃,一边便跟大哥计划着下午铺盖屋顶的事儿。

语气小心翼翼,时不时还撇眼瞅自己一下,生怕突然来点儿什么事。

动作大一些,这老头甚至还往旁边闪一下,就好似自个儿要一筷子插死他一般。

看来刘掌柜被杀这件事儿,给全村人带来的阴影不小啊。

待吃完饭,陈慕便随着他们俩,一路去盖屋顶,大哥在房顶,而他们俩则在下边朝上递木板。

就这样一忙一个下午时间便过去了,待陈慕递完最后一片木板,一**便坐在地上喘起了气,属实给累的不行。

不一会儿,张木匠收拾好工具便要离去:“那个......小慕啊,房子都修完了,我也该回了。”

说罢便赶忙朝院外走去,看他那如释重负的样子,陈慕赶忙叫住。

“等等。”

闻声,张木匠先是一愣,随后转过身牵强一笑:“呵呵小慕......怎么了?”

陈慕走上前便从包里掏出二两银锭塞到他手中。

“这些天辛苦张叔了,这一点钱聊表心意了。”

“小慕你这......”

看到这银子,张木匠目光瞬间炙热了起来,可知二两银子足够他一家老小吃喝几个月了,但这么多钱,他又哪敢乱收?

陈慕笑了笑:“叔你放心收着吧,要不了几天估摸还得找你帮个忙。”

见他并未有开玩笑的意思,张木匠耐不住诱惑,还是给收下了。

“只要能帮的上的,小慕你来我家吱一声就行。”

待张木匠兴高采烈的拿着银子离去,大哥钉完屋顶,随后一脸肉疼的来到陈慕身旁。

“我说你小子,有俩钱就开始嘚瑟了是不是?整整二两银子,就这么给出去了?”

陈慕白了大哥一眼,随后便将包里那张画有活字印刷术的图纸甩到他面前。

“咱可不白给,主要是做这东西工程很大,一个人不一定做的下来。”

陈江河本还憋着一股愤,不过等看到这张图纸之后,神情瞬间一滞!

“这…你小子......”

陈江河可谓是越看越震惊,印刷板这东西说要做其实并不难,仅需人为雕刻出模板就行了。

但就是这看似简单的东西,几千年来却无一人能想到,只顾手动抄写费时费力。

想想若真将这上面的东西弄出来,只怕誊抄这个行业会在一夜间全部消失。

陈江河深深看了陈慕一眼,先是作画摘赏,如今又是这所谓的印刷术,身具如此才华跟智慧,眼前这个人......还是他那弟弟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