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主角为林梦秋沈彻姜衡的小说全文林梦秋沈彻姜衡免费阅读免费阅读

2022-09-26 09:38    编辑:地瓜软件园
  • 林梦秋沈彻姜衡免费阅读

    《林梦秋沈彻姜衡免费阅读》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提供林梦秋沈彻姜衡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

    姜衡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林梦秋沈彻姜衡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林梦秋沈彻姜衡免费阅读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姜衡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林梦秋沈彻姜衡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林梦秋沈彻姜衡免费阅读结局吧。...

《林梦秋沈彻姜衡免费阅读》 第33章 免费试读

林梦秋躺在被窝里,看不见女孩的打量。

配合沈彻这个身体素质,事后总是累人的很,没一会儿,她眼皮子有点打架。

林梦秋就闭上眼睛准备睡休息了。

女孩过来,那也不能影响她睡觉。

而女孩半天没见被团有动静,终于起了身,去找房间里的沈彻。

一进卧室,她就听到了沙沙的水声。

沈彻在洗澡。

女孩走过去,摁了门锁,浴室的门没锁,她大胆的打开了,可惜看见的是沈彻洗完穿睡衣的一幕,不过她还是隐隐约约看到点背影。他听到响动,懒懒的暼了她一眼。

女孩脸蛋红到不能再红,粉粉的,少女的味道。

沈彻也没有开口谴责她的行为,只是转身走了出去,女孩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客厅,她小声的开口说:“爸爸,我想喝水。”

沈彻微微挑眉,转身给她接了一杯。

只不过接水的时候,就有双小手搂住了他的腰,轻轻的、有意无意的摩挲着他的腹部。

“爸爸有腹肌。”她甜甜的笑,尾音上扬,显得有点色气。

那双手想往下走。

沈彻饶有兴致的看着,没有阻止,随口问道:“真是怕鬼?”

“怕呀,好怕。”女孩紧紧的抱着他,把头靠在他的背上,“好吓人,我一个人都不敢睡。”

沈彻淡笑道:“不是想跟爸爸睡?”

“跟爸爸一起睡觉,那我就不害怕了。”女孩的脸蹭了蹭他的背,说,“爸爸肯定很厉害。”

“嗯?”他心不在焉发一个鼻音的时候,撩拨人的意味就格外明显。

“爸爸,我好怕被你欺负到起不来。”

沈彻道:“你还小。”

他俩一直在对话,林梦秋根本就没有睡着。她自诩还算了解沈彻在拒绝和接受的语气差别。

这句“你还小”,拒绝看似拒绝,只不过,他语气里面的拒绝味道,却没有那么明显。女大学生,也不小了,干什么都合法。

沈彻这是给自己披上了正人君子的外套,他这么说,女孩要是还坚持,那就是是女孩非要的,他无奈配合。

只不过,林梦秋还以为,他俩早就有什么了,没想到居然没有。

擦枪走火的那张纸,到现在才算半破不破。

女孩弯起眼角,说:“爸爸,我可以用嘴。”

沈彻终于转过身,多看了她几眼。

“你是我爸爸,给我喂奶,天经地义。”女孩知道沈彻感兴趣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亮亮的,说,“我先去洗个澡。”

林梦秋一直到女孩进了洗手间,她才掀开被子,看到沈彻的脸时,微微一顿,他显然是感兴趣了,眼底有几分盎然。

她用被子盖着身子,问他说:“今天晚上我住哪?”

他俩动静闹得大,她肯定睡不着的。而且,虽然她跟沈彻也不咋清白,可当面看一个抱着她弄的男人,跟其他人干得天翻地覆,她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沈彻看了看她,沉思状:“给你另外订一个房间?”

林梦秋觉得可以,她小心翼翼的进了房间,把衣服给穿好了,沈彻坐在她旁边,看着她忙活一阵,然后在他面前站定,说:“走吧,订房间去吧。”

沈彻往洗手间扫一眼,注意力全在洗手间那位身上,淡淡说:“你自己去订。”

“好的,那你先把钱给我。”

沈彻道:“自己先垫。”

“那可不行。”林梦秋皱眉说,“你赖我帐怎么办?”

他对她那么抠。而且他不一定会记住这种小钱。

沈彻收回视线,终于认真的打量了她两眼,说:“看见我手机在哪了?拿过来,给你转账。”

林梦秋看了看四周,看到他手机以后,递给她,转了不小一笔。

沈彻意味深长道:“给你多少钱,就订什么档次的。别给一万订五百。”

林梦秋:“……”

她说:“我不会这样的。”

“订完把房间号发我。”

酒店不同档次跟楼层有关,通过房间号,差不多就能知道订的是哪一档。

林梦秋很快下了楼,订了间豪华大床房,就进去睡觉了。

女孩从洗手间出来时,沈彻正曲着腿,在沙发上坐着。

她披着个浴袍,里面真空。

“爸爸,我洗完了。”洗完澡,她的眼睛更加湿漉漉,然后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来。

她刚刚伸出手想给他解皮带,沈彻坐着居高临下看着她。

皮带开了,她手想往过分的位置移去,沈彻伸手挡了挡,说:“现在没兴趣。能喝酒么?”

女孩眨眨眼,说:“酒量不太好,上次一点就醉了。”

“上次那不是装醉?”沈彻道。不过装得挺到位,确实能激起人的保护欲。他倒是愿意配合她欲擒故纵的把戏。

女孩说:“怕我这次喝醉,唐突了爸爸。”

勾引这事,沈彻虽然看上去挺冷,但挺擅长,他微微勾着嘴角说:“爸爸愿意,让你唐突。”

几分钟以后,有人送酒上来。

沈彻醒完酒,刚喝一口,女孩就说:“我想尝尝爸爸的。”

他大方的把酒杯递给她,看着她看似在喝酒,眼神却柔柔的一直看着他,她喝完酒,把杯子还给沈彻:“爸爸喝过的酒真好喝。”

“上次也是故意喝我的酒杯的?”他虽然在问,却没有半点反问的语气。当然同样没有责怪。

女人凭本事钓男人,勾人兴趣,也是本事。

女孩弯弯嘴角,此刻两个人正坐在套房吧台的位置,她的脚在桌子底下,有意无意的撩拨沈彻,她娇滴滴的说:“因为我想跟爸爸亲近呀。我想跟爸爸形影不离。”

沈彻手机响了,扫了眼手机。

她把氛围拿捏得实在是太到位了。

只不过,女孩在套房的客厅的角落里,看到一个女人的行李箱,之所以认出是女孩子的,因为里头女人的衣物太明显了。

“爸爸身边还有其他女人么?”她有些委屈的说。

沈彻也往行李箱看去,没否认。

“她长得好不好看,身材好不好,年轻不年轻?”

沈彻道:“勾、人。”

“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沈彻漫不经心道:“说实话,她比你好看点。”

女孩撇撇嘴,委委屈屈,说:“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呀,我在这里,她会不会不高兴?”

沈彻嘴角略弯,视线又往行李箱看去,说:“爸爸为了你,把她赶走了。”

女孩从位置上下来,抱住沈彻,把头埋在他胸口,说:“爸爸,我想成为你身边唯一的。”

沈彻又扫了一眼行李箱,哄道,“你就是唯一的。”

女孩的手又往他的睡衣里面走,沈彻抓住她的手,说:“时间不早了,你既然害怕你那边,就留在这里睡吧。”

沈彻起身,要往外走。

女孩说:“爸爸要去哪?”

沈彻道:“出去抽根烟。”

其实沈彻这个人,不爱抽烟,目的也不是抽烟。他扫了眼手机上林梦秋发过来的消息,转身往楼下走去。拿了房卡,刷开了林梦秋房间的门。

林梦秋已经睡着了,房间里面灯都是关的,她这个人睡觉习惯很好,呼吸声也很浅。

沈彻掀开林梦秋的被子,朝她凑过去。

她睡得不深,主要有一点认床,在沈彻亲她的时候,就醒了。

林梦秋呢喃了一声,灯没开,但沈彻这狗样子她太熟悉了。

“这么快结束了么?”她问,下一句是,“洗过澡没有?”

沈彻道:“没什么兴致。”

他这会儿对她,也没有什么兴致,只不过是下来睡个觉。

“你下来,人家小姑娘等会儿又要闹了。”林梦秋说,“毕竟人家黏你。”

沈彻懒得搭理她,翻了个身,告诉林梦秋别越线,睡觉的时候,她不准碰他。

林梦秋也懒得管他,她自己也睡自己的。没过多久,就被沈彻手机一声又一声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她可太烦了,睡个觉也不能好好睡。

她推推沈彻,说:“沈彻,你手机响了。”

林梦秋扫了眼来电显示,是一个女生的名字,她虽然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但直觉是那个女孩。

估计她一个人,还是害怕。

沈彻扫了眼,接了电话。

女孩在那头说:“爸爸,你现在在哪?怎么还没有回来?”

沈彻淡道,“在外头睡觉。”

“另外一个女人那里么?”她的声音都哑了,声音听上去特别可怜,说,“爸爸,你回来好不好,我想跟你一起睡。”

沈彻就没有搭理了,他的视线在林梦秋身上扫了一眼,把手机丢给了林梦秋,用眼神示意她说。

林梦秋觉得这个手机烫手,沈彻自己不说,要她说,得罪人的事情都她来做了。

沈彻已经闭上眼睛休息了。

那头还在不依不饶的喊:“爸爸。”

林梦秋温和的说:“你爸爸他睡觉了,你也赶紧睡吧,你应该是等不到他过来了。”

那头突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林梦秋叹了口气,尽管她是真的好好在跟人家说,但这会儿她开口,不论说什么,人家也觉得她是故意挑衅。

“早点睡吧。”林梦秋说,“我也要睡了。”

她把电话给挂了,那边到底是没有再打过来。

林梦秋正打算睡觉,沈彻却从身后搂住她,稍微一转身,她就在他身下待着了。

这一回倒是挺猛的。

林梦秋望着天花板,抱着沈彻的腰,说,“你不是说楼上那个带感,怎么不在楼上待着?”

沈彻道:“你林梦秋也别妄自菲薄,你也带感。她爸跟我爸是朋友,这种碰了麻烦。”

林梦秋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跟女孩发生什么。有兴趣,但不能随便碰。但暧昧是可以的,所以一直挺有兴致的陪她撩骚。

看来沈彻玩女人,也得顾忌对方的身份。

“专心点,嗯?”沈彻的鼻息贴着她的下颌线。

林梦秋可没觉得自己不专心,她不一直都这样么。

第二天,林梦秋起的很早,因为有一顿免费的早饭,而且很好吃,她就没打算浪费。

至于沈彻,一大早就不在了。他今天被临时安排到国外某家医院帮人做手术去了。沈彻因为是专家,又正好在这个城市,秉持着不能见死不救的原则,他几乎是一口就答应了。

林梦秋在这边,其实大部分时候也都是一个人待着,今天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就是,隐隐约约听说,今天救治的对象,是一位大人物。

听沈彻的某位同事说,挺严重的手术,一场下来,估计格外耗精力。

……

手术很漫长,整场下来差不多九个多小时,沈彻走出手术室,也觉得有些疲惫不堪。

病房外的是他叔叔,手术的对象,是他婶婶家的一个外戚,亲近也不亲近,只是利益涉及颇深,自然不希望对方出事。

沈彻一家向来团结,所以他才亲自操刀。

“怎么样?”他一出来,叔叔就围上来问。

沈彻道:“挺过今晚,一般来说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总体来说,手术还算成功,风险不算大。

沈叔叔道:“大半年没见面,晚上一起吃个饭吧,今天你也辛苦了。叔叔在这里先谢过你。”

沈彻微微颔首,跟着周遭的亲戚一起往外走,疲倦归疲倦,但这么多年来,沈彻已经习惯了。

只不过走到门口时,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林梦秋,脚步微微顿住。

她手里提着个保温罐子,满满的一大盒,因为最近医院进出不太方便,她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缩着手,整个人估计挺冷,兴致也不太高,看上去应该是等了挺久了。

不出意料,她是来给他送饭的。

“沈彻,你在看什么?”沈叔叔的视线随着沈彻的眼神看过去,也看到了林梦秋,不由得纳闷道,“你跟那姑娘认识?”

不是女朋友身份,沈彻不愿意往家里人面前带。

一是他以后总要结婚,家里亲戚对于他的绯闻佚事大概率会嚼舌根,未来的妻子要是知道他身边也养过女人,难免会夫妻隔阂。

承认是女朋友,他又觉得有点掉价,毕竟她是姜衡前女友,他捡姜衡剩下的货,自然不太好听。如果是喜欢的沈彻倒无所谓,但他不喜欢她,不值得他不顾自己的名声承认她。

二是怕养出林梦秋的野心,他不怕林梦秋半路找上别人,只不过要是认识他的其他亲戚,沈彻叔叔还有个花心的儿子,未必能受得了林梦秋的诱惑。他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家族之间的关系,最忌讳家宅不宁。

沈彻跟姜衡家的关系没有那么深,所以他才会任由林梦秋撩拨自己,但要是他跟姜衡家族联系也密切,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不认识。”他最后收回视线,淡淡的跟着人群从林梦秋背后走开。

他本来想发条消息要林梦秋回去的,但亲戚热情,问他的都是一些切关实际利益的话题,沈彻也就把林梦秋给抛在了脑后。

没等到人,她自己肯定也就回去了。

而且,沈彻要是没猜错,她送饭也不过是在他面前做做样子,讨好他的手段罢了。

……

林梦秋等了四个小时,也没有看到沈彻的身影。

她也不知道自己得等到什么时候,正好吃饭的时候加了沈彻的一个同事,就问他沈彻什么时候结束。

那边先是疑惑她为什么给沈彻送饭,林梦秋想不出理由,只好说自己是沈彻的追求者,看不得他太辛苦了。

“沈彻带了个同事去给他打下手的,这会儿还没有回来,估计还没有结束。”

她就继续等着了。

林梦秋来给沈彻送饭的原因,一方面的确是有点讨好的嫌疑,毕竟他饿了一天,她想让他知道,她起码还记着他。另一方面,因为沈彻做的是好事,救死扶伤挺伟大,林梦秋是真心不想他饿着。

何况这几天沈彻胃口也不好,每天吃饭就吃一小口,而且她感觉他似乎是有胃病,经常会捂一下肚子。

沈彻这人吧,又渣又有贡献,说实话,真的很难以评价他。

等到日落西山,林梦秋也没有等到沈彻。

再次问沈彻同事时,那个人说打下手那位已经回来了,手术早就结束了。

“打下手的那个同事说他看到你了,就是没敢确定是不是你。”

林梦秋就不淡定了,给沈彻打了电话,后者没有接。

她自己先打车回了酒店,路上她让沈彻同事问问那个打下手的,沈彻是不是从其他路走了。

同事的语音很快发了过来,说:“他说沈彻就走的那条路,在他前边一点。他说沈彻当时还看了你好几眼,然后当没看见,从你背后走开了,好像是有事。”

林梦秋一听,整个人的脸色就变了,有事那不是也可以发条消息告诉她,让她走么。也不至于让她等这么久啊,这天寒地冻的。

沈彻晚上回来已经很晚了,他喝了点酒,扫了眼床头的保温饭盒,到头就往床上睡:“买了个保温饭盒回来了?”

林梦秋知道沈彻故意装傻呢。

所以她也配合装傻,浅浅笑说:“我觉得挺好看的,所以就买回来了。”

过了片刻说:“我今天去给你送饭了,怕你饿着。”

沈彻道:“是吗?”

林梦秋说:“你不是知道么?”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