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全文小说迟来的深情狗都不理周予苏墨湛北,无弹窗免费阅读

2022-09-26 16:15    编辑:地瓜软件园
  • 迟来的深情狗都不理

    主人公是周予苏墨湛北,无弹窗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迟来的深情狗都不理》,推荐大家阅读。

    时一月半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迟来的深情狗都不理》 小说介绍

迟来的深情狗都不理(主角周予苏墨湛北,无弹窗):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迟来的深情狗都不理全文。...

《迟来的深情狗都不理》 第1章 免费试读

砰,厨房门猛地敞开,夹杂着丝丝冷意。

正在煲汤的周予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拉扯得转过身来,滚烫的汤尽数洒在她的手背上。

痛的她整个人都是狠狠一颤,死死咬着的唇瓣一片苍白。

墨湛北眉头微蹙,目光落在她通红的手背上,却只是冷冷吐出五个字:“周予苏,解释。”

她绝望又茫然的盯着墨湛北,无助的摇了摇头。

嗓子眼发不出一句声音,她抬起手,艰难的比划着手语:【解释什么?】

锅子里的鸡汤咕噜咕噜地翻滚着,蒸腾的雾气润湿了她的双眸。

墨湛北的目光骤然森寒。

“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

墨湛北脸上覆着一层薄冰,修长的指尖狠狠钳住了女人纤瘦的下颌。

“周予苏,我可以给你墨夫人的位置,但清涵,是我的底线。”

周予苏死死咬住下唇,想要别开目光,却被钳制得动弹不得,只能被迫与他四目交汇。

“清涵照顾了我三年,将我从植物人的状态救醒,不管是谁,都不能动她!”

周予苏漆黑的瞳孔里划过一丝震惊。

不,不是的。

不是顾清涵治好的你。

周予苏动了动喉头,头一遭觉得无法开口是如此无力。

对上她泛着水光的澄澈眸子,墨湛北指尖一顿,鬼使神差地松弛了几分。

他漠然看着惊慌失措的周予苏,眉头微蹙:“现在去医院跪着给清涵道歉。”

周予苏瞬间如置冰窖,浑身上下连血液都似要被冻结。

他......他竟然让她跪着给顾清涵道歉?

【是......是我照顾的你,我......三年】

她手足无措的比划着,却是一团乱麻。

对手语并不精通的墨湛北眉头微蹙,面色不耐:“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周予苏手指顿了顿,明白了什么,无力的垂了下来。

他一早便认定了是她的错,说什么都是徒劳。

唇边泛起冷笑,周予苏决绝地一把推开男人,扯下冰箱上的便利贴。

啪嗒。

眼泪落在纸上,融了墨色的笔迹。

周予苏死死咬住唇,口中一片腥甜。

【墨湛北,你还记得我的嗓子为什么哑了吗?】

字迹模糊一片,墨湛北却莫名看懂了。

他惊疑地拧眉,抬眸看向忍着泪的女人。

“我为什么要知道?”

那一瞬间,周予苏听到了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

痛意袭来,单薄的身子晃了晃,无力地倚在流理台边。

他不记得了。那她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

一切不过是她一厢情愿。

唇瓣微颤,干涩的喉头涌动。

一股撕裂般的声音从泛着血色的单薄唇瓣中泄出,带着藏不住的决绝。

“离......婚......”

墨湛北一怔,眉头锁得更紧。

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他凤目微敛,声音骤然凌厉:“不要跟我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周予苏苦笑一声,笔尖转动飞快。

【反正当时就是我挟恩图报,逼着墨老把我嫁给你。我现在醒悟了,所以......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看着上面娟秀的小字,墨湛北的脸色瞬间阴沉如墨。

周予苏却眸子清冽,不悲不喜地望着他。

墨湛北攒了攒指尖,沉声应下:“好。”

他早已拟定好了离婚协议书,这段没有感情的婚姻,与两个人来说都是一场荒唐。

还是早些结束的好。

周予苏痛苦的低头,他醒来才三个月,一直在忙工作,离婚协议书却早就准备好了!

灶台上的鸡汤还在兀自翻滚着,香气四溢,肉酥骨烂,若不是精心烹饪,做不到这个效果。

香气在鼻尖萦绕,让墨湛北莫名有几分触动。

他眯起眸子,鬼使神差地开口:“或者你现在去给清涵道歉,看在爷爷的面上,我可以过往不纠。”

周予苏羽睫微颤,唇角勾出一抹嘲弄。

【顾清涵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不应该给她一个名分吗?难不成要让她一直做一个地下的情妇?或者是上不得台面的三?】

最后一笔落下,屋子里的空气骤然僵持。

墨湛北眼中泛起彻骨寒意,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这上面的财产足够你一辈子的富足生活,或者你有什么别的要求,我会尽量满足。”

财产?

周予苏勾起唇,目光灼灼。

那双眸子中有太多墨湛北看不懂的东西。

在他惊疑的目光下,瘦削的女人拾起地上的协议书,轻轻在赔偿的那一页画了个大大的叉。

墨家的这些破烂,她看不上。

【明天八点,民政局见。】

看着决绝地走出厨房的背影,墨湛北下意识攥紧了指尖。

他微微敛起眸子,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给我查一查,三年前,周予苏是怎么哑的。”

周予苏缓缓走回自己的房间,只觉得脚步有千斤重。

她的嗓子无论如何针灸都发不出声音,心理医生说心里郁结导致的。

而现在,她想通了。

银针轻轻刺入穴位,凌迟般的痛楚顿时凝聚在喉头。

尽管薄唇已被咬出血珠,可周予苏的手依旧稳得可怕。

半个小时的治疗,冷汗早已浸透了被褥。

她躺在床上缓了一会,才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家里人发了一个语音。

“哥哥们,我打算回家了,你们谁来接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