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夏薇薇厉致尧全本免费小说目录试读

2022-09-27 13:40    编辑:地瓜软件园
  •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

    看过了《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才知夏薇薇厉致尧之间有这么细腻的情感,很高兴读到这本书,我喜欢。

    月上柳梢头 状态:连载中 类型:豪门总裁
    立即阅读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 小说介绍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男女主角(夏薇薇厉致尧)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月上柳梢头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 第9章 免费试读

第9章

“别做梦了,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辈子,致尧哥哥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夏薇薇痛苦地闭上眼睛,悔恨的泪从眼角滑落,可惜呀,一切都晚了,她不能再回到从前了。

“来人呐。”夏秋诗又道:“把她指甲给我拔下来,给致尧哥哥送去,他大约明早就会回来了,看到这个礼物,想必会很开心。”

一声又一声,残忍到极致。

黑衣人甚至有些不忍,拿出了钳子,可看着那双干枯的手,他怎么也下不去手。

“没用的东西!”夏秋诗冷喝一声,将他推开,夺走了钳子,自己动手。

夏薇薇的指甲很漂亮,粉粉的,虽然手已经枯萎,可指甲依旧明亮。

“姐姐,反应你也快死了,留着这些指甲也没什么用,让我取下来,留个纪念吧!”说完,夏秋诗狠狠用力,夹向夏薇薇的小拇指。

惨痛袭来,夏薇薇浑身抽搐,痛到极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小拇指已经一片模糊,鲜血滴滴答答的掉下去,夏秋诗满意地扯下她的指甲,丢进托盘。

然后,是下一个。

夏薇薇已经痛得晕了过去,脸色灰败,似乎下一秒就会死去。

黑衣人不忍的背过身,最毒妇人心呐!

他没忍住,沉声问了两句:“床上这位未免忒惨,她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劳你这么费心的对付,虐完身又虐心?”

他一个常年游走在城市角落的下层人民,自己生活都一团糟。

可此时此刻,他竟然觉得自己比床上的人幸运一千倍一万倍。

夏秋诗狰狞地笑:“你只见我这般欺负她,又何曾见过这**夺走我的一切!别被她那人畜无害的愚蠢模样欺骗了,她可比你想象得恶心多......”

话说到一半,夏秋诗忽然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似的,对着黑衣人招招手。

后者附耳过去,几秒钟之后,他猛然皱眉,“这不行,她都快死了,承受不住的!”

这个恶毒女人,竟然唆使他强了那个半死不活的女人。

夏秋诗脸色一变:“再给你加两百万,干不干,刘哥,我知道你胆子大,没什么事情不敢做,你想想看,两百万,够你挥霍多久了?”

黑衣人眼睛一亮,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出气多进气少的夏薇薇,最后略略咬牙,“成!”

夏秋诗满意的拿出手机,又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快点噢,她一个半死不活的,可别你还没搞完她就死翘翘了。”

黑衣人慢吞吞地逼近那张床,整个人身上流露出一种极端的纠结。

他这是在造孽啊,人都快死了,还要被他这么糟蹋,会不会,这女的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他?

黑衣人心里直打鼓,特别是看到夏薇薇那双绝望又哀伤的眸子,他心里的忐忑更加剧烈。

“怎么,你不敢了?”夏秋诗催促:“赶紧的,少浪费时间!”

黑衣人狠狠咬牙给自己打气,心想不就是玩一个女人嘛,算什么东西!

“滚......”夏薇薇眼角溢出泪水,这一刻,她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真的能活下去吗?

她还有希望吗,她的身体已经腐烂,她的灵魂已经空洞,她还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吗?

谁有她这样惨烈,用半副不死不活的躯体,苟延残喘。

黑衣人越来越近,他宽大的手已经触碰到她的衣领。

夏薇薇绝望地闭上眼睛,用尽全力攥紧拳头,已经做好与这个**同归于尽的准备。

黑衣人看到她这副凄惨模样,也是一愣。

伸出去的手,抖啊抖。

轻轻扯开衣服,他怕自己稍微用点力,这个可怜女人就会瞬间香消玉殒。

正要再紧张下一步动作时,目光所及的一幕,吓得他连退了好几步,差点瘫在地上。

“她,她身上泛着青色,伤口,伤口全溃烂了,几乎,几乎能看到骨头啊......”

黑衣人咬紧牙关,这些可怕的字眼就从他喉咙里挤了出来。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够狠辣无情,可他起码不会这么变态的折磨一个人。

这个女人,太作孽了。

“废物!”夏秋诗冷冷一笑:“你不行,我就换别人来!”

她看向那几个黑衣人,可他们纷纷避开她的目光,大家都低下头,谁也不想做这么造孽了事。

夏秋诗气得脸色发黑,狠狠一巴掌甩过去,打得夏薇薇嘴巴都破了。

“**,都快死了还能勾引男人,你这怎么这么贱,真是个天生的**坯子!”

从她有记忆开始,夏薇薇一直都是人群中的焦点,读书时成绩永远第一,长得永远是最漂亮的那个,再加上她多才多艺又活泼开朗,从来都是那个最受欢迎的女孩儿。

就连父亲母亲也最偏心她,好吃的好喝的总给她,她就是个公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甚至还抢走了厉致尧。

可是她夏秋诗呢?

从来从来,都如一只蟑螂,一只臭虫,一只狗,活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活在她夏薇薇的光环里。

云泥之别,说得就是她们两个。

可是,凭什么?

她偏要天上最闪亮的星星陨落,偏要把这个**拽到淤泥里,让她像蛆虫一样恶心的活着!

......

厉致尧八点下飞机,萧山前来接他。

“怎么回事,找到绑匪位置了吗?秋诗安全吗?”一连三个问题抛出来,个个都是炸弹。

萧山忐忑的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小心翼翼道:“厉总,今天早上,有人送来了这个。”

厉致尧眉头一拧,盯着那盒子上的一点血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他犹豫了一瞬,而后拿过盒子,打开。

一团血肉模糊的物什映入眼帘,厉致尧目光一痛,险些将盒子扔出去。

他胸口剧烈起伏着,忍了好久,才咬牙切齿地问:“这指甲,是谁的?”

说是指甲,可明明不只有指甲,指甲上带着肉,肉上混杂着发黑的血迹,隐约弥漫着腥气,可怖得让人心里发寒。

萧山仍低着头,支支吾吾道:“这,这我也不知道......”

“废物!”厉致尧额头青筋暴起,微微低着头,盯着那团黏在一起的指甲看了许久。

可几个指甲根本不能确定到底是谁受了伤,厉致尧忧急如焚,耳边又不断响起夏秋诗的呼救声,叫他心痛如绞。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