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第6章完整版阅读

2022-09-27 13:41    编辑:地瓜软件园
  •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这书不错。只要月上柳梢头不断更,我与各位书友同在。月上柳梢头不要让我失望。

    月上柳梢头 状态:连载中 类型:豪门总裁
    立即阅读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 小说介绍

主角叫夏薇薇厉致尧的小说叫做《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它的作者是月上柳梢头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迟了!厉少,夫人心已死》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意识陷入混沌之前,夏薇薇耳边突然响起男人振聋发聩的呼喊。

是厉致尧?

不,她一定是听错了,厉致尧只怕恨不得她马上去死。

她自嘲一笑,临死前的几十分钟,她终于彻底放下了这个男人,终于解脱了。

身体越来越冷,也出奇地轻松。

可下一秒,她忽然被人抱起,呼吸之间,全是厉致尧身上独特的清竹香。

夏薇薇一度以为将死的自己产生了幻觉,可当她模糊的视线对上他的脸,她才意识到自己竟不是在做梦。

真是讽刺,她奢求了几年的拥抱,竟然在临死之前得到了。

可她不想要!

“滚,滚开!别碰我!”她咬紧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恶狠狠地抓挠他的手臂。

她不想轮回的时候,身上还沾染着他的气息。

“别动,我带你找大夫!”厉致尧强忍胳膊上**辣的痛,强行将她抱紧。

可她明明已经气若游丝,却还在奋力推他打他。

厉致尧眉头紧蹙,这女人简直不知好歹!

他气得恨不得掐死她,冷声斥责:“不想死就住手!”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呵斥起了作用,她不再动手,反而粲然一笑,唇角勾起凄美的弧度。

厉致尧刚想冷嘲,就听她咬紧牙关,赌咒一般说道:

“来生......我......再也不要......遇见你......”

眼睁睁看着她闭上眼睛,他的心脏猛然一揪。

深深的沉闷感从骨头缝里蔓延出来,就连呼吸也异常沉重。

他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不愿意这个恶毒女人死?

不可能!

厉致尧咬咬牙,将心里莫名的思绪挥走。

他不过是想让她继续活着,好时时刻刻折磨她!

“致尧,快把姐姐送去抢救啊!你还愣着干什么!”

耳边响起夏秋诗尖锐的叫声,厉致尧这才如梦初醒。

他低头看了一眼怀中人凄惨绝美的面孔,大步冲向急救室。

夏薇薇,你的罪还没偿还清楚,就算你半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我也要把你拉出来!

急诊室的红灯亮了起来。

楼道里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再无别人,气氛压抑得厉害。

厉致尧烦躁地走来走去,偶尔停下,透过玻璃小窗看一眼里面,也是面色冷凝。

他不由得在想,夏薇薇到底怎么了,怎么会流那么多血?

这个念头一出来,他便迅速挥走,甚至冷冷一笑。

她那么会演戏,那么会撒谎,谁知道是不是她装出来的?毕竟她手段向来龌龊,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致尧,你没事吧,胳膊痛不痛?”夏秋诗满脸伤痕地走过来,抓住厉致尧的手,担忧问道。

可当她余光瞥见紧闭的急救室门时,眼底的目光瞬间变得怨毒,止不住在心里诅咒:去死,夏薇薇!去死!

那抹怨恨的视线,也猝不及防地钻进厉致尧眼底。

他微微皱眉,却也可以理解,谁让夏薇薇把她的脸伤成了那样。

他道:“我没事,都怪我来的太晚,让你受委屈了。”

说完招来一个小护士,让她带夏秋诗去处理脸上的伤。

而后,他亲自去找检验科的医生,这一次,他想验证自己的猜想。

没多久,几张薄薄的化验单就被递到他手里。

厉致尧脸色倏然一沉。

他迅速浏览了前几页内容,很快锁定最后一页中的两个字眼。

胃癌。

他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凌厉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两个字,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不可能,那女人一定跟医生串通好了糊弄他!

“厉先生,夏小姐的身体在牢中已经被严重透支,之前抽了那么多血,后来又没日没夜的熬,今天又受了那么重的打击,恐怕......”

“闭嘴!”医生话还没说完,就被厉致尧冷冷打断。

他的眼睛变得猩红,咬紧牙关,将那份检验单撕成碎片。

“你收了夏薇薇多少好处,她明明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竟敢跟她一起骗我!”他抓起医生的衣领,恶声道。

可与此同时,他的心脏也揪到了极致,森森寒意也从内心深处涌出来,几乎将他淹没。

医生苍白的解释着,可不管怎么说,厉致尧始终不愿意相信。

两个小时之后,急救室的门终于开了。

“她怎么样?”厉致尧一个箭步冲过去,攥住主治医师的肩膀,急迫的问:“她没事对不对?”

他整个人身上浮现着阴冷的低气压,令人胆寒心惊。

“厉先生,您先冷静。”主治医师勉强安抚住他的情绪,这才沉声道:

“夏小姐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只是暂时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而已,至于能不能活下来,还得观察......”

“她没事对吧?”厉致尧只听到她没死这个关键信息,提起的心霎时间松了下来。

好,很好,没死的话,就留着命来还债!

接下来的几天,夏薇薇的情况很不好,有几次被拉去急诊室抢救,差一丁点便会活不下来。

就连护士都在说,她的命是靠仪器吊着,脆弱得稍微懈怠一下就能灰飞烟灭。

主治医师也无奈:“厉先生,很抱歉必须告诉您一件事情,夏小姐她......求生意识很弱,她在自己放弃自己。”

“滚出去!”厉致尧猛然起身,将病房内其他人都赶了出去。

而后,直直盯着床上人苍白的面孔,冷声道:

“夏薇薇,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话音刚落,夏秋诗敲开房门。

“致尧哥哥,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两天滴水未进了,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禁不住这样折腾呀。”

她带着些吃的进来,打开一碗粥,想喂给他吃。

厉致尧的视线终于有了焦点,握住夏秋诗的手摩挲片刻,却没说话,显然情绪不好。

夏秋诗怕他有所怀疑,低头思索片刻,试探着问:

“致尧,我们是不是误会姐姐了,她真的生病了,很严重的,我问过大夫,她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这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说着说着,眼泪涌了出来,我见犹怜。

“这跟你无关,是她咎由自取,我会把她治好,让她还债!”厉致尧转头,阴冷的目光刺向床上的人。

可不知为何,他这心里总莫名其妙的难受,心都揪在半空,叫他坐立不安。

这时,他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是公司执行董事打来的电话。

厉致尧看也没看,按了拒接。

“致尧哥哥,姐姐这里有我守着,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你去处理公司的事吧,我听你助理说,澳洲分公司那边出了事......”夏秋诗低声劝着。

他已经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公司那边已经乱成一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