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祁筠茵写的小说暗恋是一场盛大的告白了小说全文阅读

2022-09-27 23:40    编辑:地瓜软件园
  • 暗恋是一场盛大的告白了

    《暗恋是一场盛大的告白了》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祁筠茵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言情
    立即阅读

《暗恋是一场盛大的告白了》 小说介绍

主角叫祁筠茵蔺彧的小说叫做《暗恋是一场盛大的告白了》,它的作者是祁筠茵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暗恋是一场盛大的告白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夏末的雨,不似春雨的温润,不如秋雨的凄凉,却驱散了夏日的高温。

正是课间撒欢儿的时候,小孩子们在走廊上嬉戏打闹。

老师们的办公室在教学楼的最边上,学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是传进了办公室里。

祁筠茵放下手中的红笔,按了按自己的脖颈,准备站起身活动一下略有些僵硬的身子。

刚伸了伸腰,一个小姑娘哭喊着跑进了办公室:“老师,郝云天拽我的辫子。”

祁筠茵立刻端正了姿态,垂眸果然看到小姑娘的辫子已经变得零散,叹了口气,回头一看,一个小男孩正扒着办公室的门在往里张望。

是祁筠茵的视线对上,小男孩立刻转身就跑。

“郝云天。”祁筠茵先一步出声,“你过来。”

郝云天见跑不掉,只好磨磨蹭蹭地挪进了办公室。

祁筠茵坐在椅子上,让小女孩站在自己身前,解开她零散的辫子,动作轻柔帮她重新编辫子。

祁筠茵并没有说话,只是睨了郝云天一眼,郝云天立刻说:“我没用力的,老师。”

小女孩哭得抽抽搭搭的:“你用力了,你拽疼我了,我的辫子都散了。”

郝云天许是见小女孩儿哭得实在伤心,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你的辫子好看。”

小姑娘哭着并不搭话。

祁筠茵手脚麻利地重新给小姑娘编好了辫子,拿出小镜子:“看看,是不是跟原来一样了?”

小姑娘擦了擦眼泪,慢慢点头。

祁筠茵这才看向了郝云天,招了招手,让他走近些。

“云天,你把同学弄疼,她都哭了。而且,她并不喜欢你拽她的辫子。别人不喜欢的事情,是不可以做的,知道吗?”

郝云天颓废地垂着脑袋,眼睛看向地面。

“我知道了。”

祁筠茵摸了摸郝云天的小脑袋:“同学都哭了,你该怎么做?”

郝云天看向小姑娘,一脸真诚:“对不起,我以后不拽你的辫子了。”

小姑娘呜咽着:“没…没关系。”

祁筠茵把他们两个人交叠放在一起:“好了,握了手就算是和好了,以后要好好相处哦。”

两个小团子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祁筠茵又摸了摸他们的脑袋,才笑着说:“快回教室吧。”

小团子手牵着手跑走了,祁筠茵锤了锤自己有些酸涩的腰肢。

本以为这个课间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结果,三分钟后。

一个小男孩跟小旋风一样跑进了办公室。

“老师,老师,蔺杭翊和贺小洪打起来了!”

祁筠茵一愣,额头上青筋直冒。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就一个二十五分钟的课间操时间,就能发生六七场矛盾?

要么是抢东西,要么是拽辫子,要么是吵架的。

现在更离谱,还来了一个打架的!

祁筠茵深呼吸了两次,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活不过这个周末了。

所以,她当时为什么要脑子抽了,主动代班这个班主任?

祁筠茵平复了一下心情,低头看小男孩:“他们为什么打架?”

小男孩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呀,我们就在玩,然后不知道怎么他俩就打起来了。蔺杭翊的表情好可怕。”

祁筠茵再次深呼吸,所以原来的班主任给她留了那么一大箱的太太静心口服液是这个意思吗?

她起身朝着教室走去:“走吧,老师去看看。”

听小男孩的描述,他们两个撕扯得还是很厉害的。

怕两个人再出什么事情,祁筠茵不禁加快了脚步。

穿过喧闹的走廊和人群,躲过各种小孩子们不经意的碰撞踩脚等小事故。

祁筠茵终于平安地来到了自己代理班主任的班级门口。

还没推门,祁筠茵就听到了吵吵嚷嚷的声音,有劝架的,有起哄的,还有……

“老师,老师,你怎么还不进去啊?”

去找祁筠茵通风报信的小男孩站在她身边,仰起脸疑惑地看向祁筠茵。

祁筠茵闭了闭眼睛:“老师在做心理建设。”

没等小男孩问心理建设是什么,祁筠茵就推开了教室的门。

吵闹声直冲祁筠茵的天灵盖而来,她也根本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见之处全是一颗颗黑乎乎的小脑袋瓜,一个摞一个的,祁筠茵莫名就想到了俄罗斯方块。

尖叫声和哭喊声叠加在一起,祁筠茵觉得房顶马上就要塌了。

“老师来了,老师来了。”

刚刚去找祁筠茵的小男孩现在冲进人群中大喊。

“安静一下。”

祁筠茵的声音被淹没在声潮中,她只得再次加大了音量。

“都安静,不准再吵了!”

外圈的孩子们听到小男孩和祁筠茵的声音,一个个都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乖乖地坐着。

人群四散,祁筠茵这才看清楚核心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被小男孩说表情很可怕的蔺杭翊,反而被另外一个小孩儿骑在身上,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住手!”

祁筠茵站得远了些,只能看到蔺杭翊满脸的红色,并不能清楚地辨别那红色是什么。

祁筠茵立刻冲了过去:“贺小洪,你给我下来。”

贺小洪听到祁筠茵的声音,屁滚尿流地从蔺杭翊的身上滚了下来。

祁筠茵把蔺杭翊扶起来,闻到一股鲜血的味道,当即脑仁就有些晕晕的。

蔺杭翊那一脸红色的,竟然是血。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