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良人向北我向南「精彩小说」江语安唐逸云大结局阅读

2022-09-27 23:49    编辑:地瓜软件园
  • 良人向北我向南

    良人向北我向南_这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神作,我也看了四五年小说了,小说界的套路也都见了一遍。但看到这本小说却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唐逸云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良人向北我向南》 小说介绍

名字是《良人向北我向南》的小说是作家唐逸云的作品,讲述主角江语安唐逸云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良人向北我向南》 第2章 免费试读

地球的另一边,在德国南边巴伐利亚地区,一片清新明快的巴洛克式建筑的街道上,有一群中国人,身着由设计师专门量身定做的西装和领带,仪表堂堂,谈吐非凡。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西装革履中又带着一抹温柔,正是唐逸云朝思暮想的江语安。

此时,江语安刚刚结束掉自己与外企的一场商业谈判,一脸轻松,步伐矫健而有力,显然是成功拿下了这边的供应商,他正准备坐车返回酒店休息。

黑色的宾利车正优雅地停在路边,江语安的助理刘也正在车边拿着刚刚结束的会议报告等着老板签字。

签完字后,江语安上了车,熟练地打开了车上的酒柜,准备犒劳自己一杯罗曼尼康帝。

这个牌子的红酒,酒香浓郁,回味悠长且酒的质地清澈,入口强劲,层次鲜明,江语安一直都非常喜欢。

刘也处理后事情后,也上了车,吩咐司机返回卢塞恩丽笙酒店。

江语安凝眉总觉得少了什么,他突然问刘也道:“没有别的事了吗?”

刘也大气也不敢出,大脑飞速运转,赶紧想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事情。

他把今天江总的行程过了一遍,又把明天的安排想了想,确定自己没有漏掉事情,也没有别的事情需要向老板汇报里的,于是他一脸坚定,说道:“没有了。”

但是江语安微微凝起的眉头并未舒展,他望了一眼窗外深寂的夜:“现在国内几点?”

刘也看了看表,心中算了算时间,回道:“上午十一点。”

江语安没说话,但助理还是感受到车内气压在这一瞬间变低。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老板一眼,不知是自己哪里说错话。

回到酒店,像往常一样,江语安脱下西装就去书房加班,随行的助理和智囊团们,一应也跟着他后面熬夜。

可能在别人看来江语安是一个绝对的天才,短短十年间就把江家打造成了一个国内最顶尖的集团,但是只有离他最近的人才知道江语安工作起来是有多么的疯狂,几乎不分昼夜。

在书房里面从夜晚一直熬到快天亮,一旁的助理和智囊团们终于熬不住了,想要回去休息。但是江老板不说散场,谁也不敢主动说要走。

他的贴身助理刘也仗着自己跟老板关系近,硬着头皮进书房提醒老板该睡觉了,但是却被江语安一个皱眉给瞪了出来。

酒店房间外面的会议厅,江氏集团的员工们哀怨地坐在一起。

温晴看了一眼屋内,眼里露出担忧。

她在江氏集团做了很久,甚至当年江老爷子还在掌管公司的时候她就在了。

她能看出来,江少爷这般自我虐待式的加班,与其说他是在工作,不如说老板心情不太好。

温晴若有所思:“对了,老板今天一天都做了什么?”

众人皆摇头:“开了一天的会,晚上欧方宴请,吃完饭咱们就回来呀。”

刘也想到今天签文件时候的事:“对了,今天让老板给签文件的时候,老板突然问我当时国内是什么时间。”

温晴察觉:“哦?还问别的了没有?”

刘也摇头:“嗯,没了,我很确定。”

众人一脸迷茫,不知道什么事情,纷纷看向温晴。

温晴苦苦思索脑子里突然想到什么,一闪而过:“国内,对了,最近唐家有电话打过来没有?”

助理:“昨天先生母亲打电话过来,问了一些近况。”

直觉告诉温晴不是这件事:“不是这个,还有别的事情没?”

助理:“嗯,前几天,纪修也给老板打过电话,问老板什么时候回国。”

温晴眼神突然跳了一下:“纪修?对了,唐逸云呢?老板的未婚妻呢?她有没有打电话来?”

众人面面相觑,连忙去翻通话记录。

想起唐逸云以前的电话频率,温晴发现最近她好像没有打过来:“她这几天应该来电话了啊?仔细看看有没有。”

刘也还没听出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没有。”

温晴抚额:“那她上一次给老板打电话过来,是什么时候?”

助理:“额,是十天前,你忘了,上次她打过来的时候,老板正在开会,我们就给她挂断了。”

温晴额头上一阵黑线,她好像明白老板为什么不高兴了。

温晴赶紧吩咐刘也,“快,打过去。”

......

桌子上的电话锲而不舍地响着,要是搁以前,她接到江语安的电话,肯定能当成宝一样,偷着乐好几天,但是现在,她只觉得厌烦,于是她利索的把手机卡拔了,换成了新的电话卡。

装上新的电话卡后,她给好友于素心打电话。

虽然于素心也是跟江语安一个圈子的,她是个标准的官二代,但唐逸云可不是通过江语安认识的她。

她跟于素心是大学同学,还是一个宿舍睡出来的情谊。

于素心这边刚听说唐逸云从江家搬出去,正准备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

可谁知道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于素心莫名其妙接了起来,电话一听,才知道是唐逸云,于是于素心好奇心起来了,连忙问着:“嘿,我说,这是打算干嘛?逼婚吗?”

作为唐逸云的好友,于素心曾经放话,只要她能把江语安放下,自己一定给她找一个比江语安更帅,更有钱的。

但是自从进到大学,于素心发现想要把唐逸云的视线从江语安身上转移一会都不行,她最后也是放弃了。

所以这次她一听说唐逸云从江家搬出去,她下意识就以为又是唐逸云在作什么妖:“唐小姐,这次又是什么计谋,好不好跟姐妹说一说?”

唐逸云在电话这头自嘲地笑了笑。

于素心好像感觉到了电话那头好友的认真,她放心手头的工作,语气开始变得正经起来:“怎么了?你不会真的打算离开江家吧。”

唐逸云在电话里深吸一口气,隔断心里的不舍:“嗯呐,我决定跟江语安分手了,我累了。”

于素心咯咯的笑着,没当回事:“你知道么,之前你每隔一个月都会跟我说一遍的。”

她当然不信,在于素心看来,除非江语安死了,否则,唐逸云肯定不会放手的。

唐逸云也笑,似乎也是不相信,摇摇头,岔开话题:“对了,明天我要去上班了,你把我的办公室给收拾一下。”

于素心稀奇:“你干嘛?你这种消极怠工的老板也知道来公司看看了?”

唐逸云慢慢走到小公寓的阳台上,轻笑:“总得挣钱嘛,我都搬出来了,不工作哪来的钱吃饭啊......”

于素心白了白眼:“你真别闹,江语安那么有钱,还养不起一个你?”

唐逸云:“我跟他没有关系了,我也不会再用他的钱。”

很明显,电话那边的于素心明显是愣了,随后:“姐妹,你这次来真的?”

唐逸云住在江家,吃穿用度都是江家的。

虽然大家都觉得江语安虽然不喜欢她,但她顶着未婚妻的头衔,江家对她很是大方。

前几年唐逸云为了能融入他那个圈子,拼命地买奢侈品包装自己。

后来才知道,那段时间纨绔圈里他们背地都叫她拜金女。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也真是可笑。

唐逸云颔首:“是的,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

于素心沉默了几秒:“不是我不信,你真的肯放手么?”

唐逸云苦笑:“你也不信吗?我看起来就这么爱江语安?”

于素心说:“不然呢?谁会爱一个这么冷漠地男人爱了八年?你为了她忍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却说走就走了,别说我了,你自己能信吗?

唐逸云本来很伤心,被于素心这句话逗笑了:“哎,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没了他就不能活了呀?”

于素心毫不犹豫地说:“当然!”

唐逸云:“……”

跟于素心又聊了会家常后,慢慢地月亮也爬了起来,路灯也亮起了昏暗的光。

小公寓内唐逸云也打开了客厅的主灯,她开始打扫卫生。

其实在她入住之前,地板已经被原主人擦了很多遍了,干净明亮。

但是唐逸云像是心里有事一样,固执地擦了一遍又一遍,像是要把心里的那个人磨平。

‘丁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不过这回不再是电话了,而是微信的视频。

唐逸云去水池边洗了洗手,擦干净后,拿起手机,竟然是江语安的微信头像一直在跳动。

唐逸云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次应该是第一次江语安主动给她发视频电话吧。

犹豫了很久,久到电话自动挂掉了,但江语安依然固执的又打了过来,她终于决定接起电话,不过她在接通之前,把视频换成了语音。

那头接通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为什么不接视频电话,你现在在哪?”

江语安说话向来都是言简意赅,直奔主题,从来不会绕弯子。

譬如现在,他不问唐逸云为什么搬出去,而是问她在哪儿,所以他真的一点都不关心她为什么会搬出去吗?

“在外面。”

“现在,回家去。”

江语安的语气很平稳,似乎没有把唐逸云搬出来这件事看的太要紧。

唐逸云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或者解释一下她现在的心情。

江语安:“我在欧洲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在家要乖乖听话。”

没等唐逸云反驳什么,江语安就自顾自的挂了电话。

唐逸云不知道自己接起这样一种电话该表现出怎样的感觉,她知道自己还是在乎江语安的,但是她却从来没有在江语安那里感受到有一丝被重视的感觉,她也不知道,江语安到底是否真的喜爱自己。

江语安在纨绔圈里面,正是最优秀的那个,年纪轻轻,但是能力出众天赋强,短短几年就把家族企业做大做强,最近几年又开始涉足海外产业。

但也正是因为江语安太优秀,所以很多女人也讨厌唐逸云,她们讨厌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不要脸的缠在江语安身边,纪修这么针对自己,也是这个原因,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妹妹纪瑶应该跟江语安是一对才对。

不论是家世还是才貌,纪瑶才是最适合江语安的女人。

在他们看来,唐逸云是配不上江语安的,一个画画的怎么可能会攀上一个商业巨子。

如果没有唐江两家几十年前的约定,现实生活里,恐怕江语安连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其实之前唐逸云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她一心觉得只要她爱着江语安,那么江语安迟早会爱上自己,门户之别也并非不能打破。

唐逸云又拿起抹布慢慢擦拭着地板,丝毫没发现,自己的眼泪一颗一颗的落到了地板上。

原来伤心只是爱一个人的附属品罢了。

......

第二天一早,唐逸云吃完早饭后就去了工作室。

其实自从大学毕业她跟于素心创立这所工作室之后,她几乎是没怎么来过的。

她今天来到公司,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公司里的人她大多都已经没见过了,甚至还有公司门口的前台主动拦住了她,问她有没有预约。

她有些不好意思,拿出自己的员工卡,示意自己也是公司员工。

接着,就在前台诧异的眼神下,唐逸云把员工卡贴在公司门口的打卡机上打卡,‘滴’的一声,上面清楚的显示出,本月打开天数:0。

唐逸云闹了个满脸通红,就在前台好奇的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这时候于素心从门外进来了,一脸惊奇的看着脸都红到耳根的唐逸云,“不会吧,你竟然真的来上班了?”

于素心看着一脸好奇的前台,哈哈笑着,“这是公司的老板唐小姐,你以后可记住了啊。”

看见前台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唐逸云现在就想扒开地缝自己钻进去,她连推带攘的把于素心推进了办公室,然后厚着脸皮将早餐递过来:“好了,以后我会每天都来得。”

于素心接过早餐,看了眼是自己爱吃的,咖啡也合她的口味。

于是她满足地咬了口三明治:“哎,我真是搞不懂你啊?爱的时候轰轰烈烈的,要离开的时候又这么犹豫不决,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嗷,你真的决定不做江太太了?”

唐逸云看她桌子上的设计稿,有几幅已经是成型了的。

于是她并没有回答于素心的话,而是看了眼上面的数据:“嗯,这个做的是什么?”

于素心看她聊起了工作,于是也放下了早餐,说道:“是啊,是一个艺术展的内饰。”

不过好奇心还是打败了事业心,她接着问道:“哎,姐妹,你真的分手了?”

唐逸云认认真真地看着画,没抬头,嗯了一声。

随后,身后有一股巨大的力道拍在她的背上,唐逸云差点被于素心的手劲拍出血来。

于素心:“唐逸云,真的不是我不相信你嗷,实在是你每次说分手的表情都太tm一样了。”

“而且,每次你都会被江少一个电话乖乖地就给叫回去了,啧啧啧。”

“......他昨天就给我打过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