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叶大力叶兰兰的小说叫《绝色香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叶大力叶兰兰小说讲述了:告别了叶兰兰,叶大力刚到家门口,还没进院子,就碰见正要出门的老爹叶军山。“爹,你干啥去?”叶军山披着件泛白的格子衫,黝黑的皮肤上满是汗珠。“下地干活去!”“我都干完了,你咋还去?”
 
《绝色香村》精彩试读:
 
叶军山神色有点慌张,白了叶大力一眼。
 
“我……我出去打牌,晚上不回来了!”
 
眼看就要后晌,晚饭咋整?叶大力寻思又要吃方便面充饥了。
 
谁想叶军山说道,“一会你嫂子来给你做饭!就别管我了!”说完,急急忙忙的走了。
 
叶大力站在门口,看着老爹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不解。
 
今天爹这是咋了,还去打牌?他会打牌吗?
 
叶大力钻回屋里,拉上窗帘,从被褥底下翻出一本发黄的旧书,兴奋的翻了几页,眼睛里透着光。
 
这本书可是叶大力的宝贝。
 
传授叶大力男人本能的各种技法!
 
正看到激烈的时候,门忽然响了,叶大力一抬头,看到了嫂子许涟漪。
 
他连忙把书藏到身后。
 
“嫂子,你咋来了?”
 
许涟漪是镇上的小学老师,一副细边眼镜也遮不住她的柔美,正站在门口笑吟吟的看着叶大力。
 
“表叔今天有事不回来,让我来做饭。”
 
叶大力脸上一红,见床铺还没收拾,有点不好意思,连忙站起身。
 
“我屋里太乱了,等我收拾下。”
 
正要叠被子,许涟漪抢先一步。
 
“大力,你去一边歇着,嫂子叠就成,你们男人都笨手笨脚的!你屋里咋还拉着帘?赶紧打开透透光。”
 
叶大力见到嫂子,莫名的紧张限制了四肢,脑袋也木木的,连忙去拉开窗帘。
 
一回头,发现嫂子看到了那本书,正翻着。
 
“这是啥书?”
 
叶大力夺也不是,不夺也不是,两只手不知放哪好。
 
“没啥,嫂子,这个不好看……”
 
许涟漪一开始也没看出啥,越往下越不是滋味,这个……咋这么不对劲呢!棍子是啥玩意儿?瀑布又是啥?还有什么长虫……完全对不上号。
 
看到第二页才意识到什么,脸上一热,红彤彤的,连忙放下。
 
“大力……嫂子去做饭。”
 
叶大力见许涟漪红着脸就出去了,连忙把书收起来。
 
心里暗自想道,嫂子脸红的样子,挺好看的!
 
家里有了女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屋里还残留了好闻的味道。叶大力恍惚了下,小跑着进了厨房。
 
“嫂子,用帮忙不?”
 
许涟漪下班就来了,身上的衣服还是教师特有的制服短裙、丝袜、小跟鞋。
 
光是看着她的后背,就够叶大力浮想翩翩的。
 
“帮啥忙,不用!男人咋会做这种活呢?你大哥在家都不进厨房。”许涟漪边切菜边说道。
 
叶大力站在厨房门口,恍惚有种错觉,就像是自己老婆在厨房里忙活一样,一股温暖到不行的滋味缓缓涌上心窝。
 
“听俺爹说,大哥要去城里打工。”
 
“过几天就走,这两天在家拾掇拾掇。”
 
叶大力走到跟前,盯着嫂子细长的脖子,白皙的肌肤,像奶油一般细腻,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男女主角叶大力叶兰兰大结局在一起了吗_绝色香村全章节阅读
许涟漪没发现他炽热的目光,只顾着手里的活,头也不抬的说道,“大力,给我拿头蒜。”
 
放蒜的地方在底下的柜里,叶大力蹲下身子,随便拽了几头,一转头视线里都是腿部完美的线条。
 
套着丝袜的白嫩,隐约可以看到裙底的小花底。
 
眼睛都看直了,叶大力舔舔嘴唇,生怕口水流出来。
 
“拿好了不?”
 
叶大力这才回过神,连忙站起身将蒜递过去,碰到了嫂子细长的手指。
 
像触电一般的感觉,电的叶大力头皮发麻。
 
指如削葱根,说的就是这种!
 
“大力,这里油烟太大,你去屋里歇会,马上就好。”
 
叶大力哪舍得走?光是看就能看饱,他一动不动。
 
“没啥,我在这还能陪嫂子说会话。”
 
许涟漪平时在家做饭,都是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听到叶大力这么一说,心里挺感动,回过头对他一笑。
 
“还是大力贴心。”
 
这一笑,把叶大力的心都甜化了。
 
真好看!细细的发丝下,嫂子美的不可方物,充满了知性的美,让人恨不得钻进温柔乡里。
 
“刺啦”
 
菜入热油,一股白烟冒出,香喷的味道充斥了厨房。
 
“大力,快……快帮我摘下眼镜,我都看不见了!”
 
因为热气,许涟漪的眼镜上蒙上了一层白雾,什么都看不见。叶大力连忙上前。
 
嫩滑的脸蛋,像剥皮的鸡蛋般光滑,翘挺的小鼻子,粉嫩的嘴唇……第一个跟嫂子这么近的接触,心脏咚咚的跳个厉害,连手都不听使唤,一颤抖眼镜腿挂住了头发。
 
“嫂子,挂住了,你别急,我给你弄下来。”叶大力手忙脚乱。
 
许涟漪两只手都占着,腾不出来,努力向叶大力的方向伸头。
 
“你把头发弄弄!”
 
叶大力的手插进松软的发间,柔软的发丝撩过手指的酥痒,点点打在心涧。
 
许涟漪侧着头,几乎要贴上叶大力的肩膀,温婉好闻的味道被叶大力吸个痛快。
 
终于把眼镜摘下来了,叶大力这才舒口气。
 
嫂子摘掉眼镜的模样,更是令人心动不已,叶大力都要看呆了,脸上一阵阵发烫,站在原地看到入迷。
 
两人吃过饭,看着电视,嫂子没有要走的意思。